「和女友從交往到娶回家,整整花了 18 年」── 台灣青世代 2 大擔憂,讓 65% 人選擇晚婚或不生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結婚、買房和生孩子」也是你的人生計畫嗎?但在台灣買房需要花幾年時間來儲蓄?

2019 年是無殼蝸牛運動的 30 周年,但台灣房價不只沒跌,還反攀升更高。究竟是什麼樣的社會問題,導致「高房價」問題長期無法在台灣獲得解方?(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今周刊》攝影吳東岳。

文/今周刊編輯團隊

65%年輕人為了買房,不惜晚婚或不生小孩

38 歲的鴻鴻是電腦系統工程師,他很早很早就想結婚了,和女友從交往到娶回家,卻整整花了 18 年。鴻鴻苦笑說:「是啊,我晚婚,一切是延遲了。」

他花了 8 年時間,準備好自備款,買下了一棟在新店安坑、7 百萬元左右的老房子。那 8 年,他都和女友蝸居在台北市民生社區的一間小小套房裡,兩人收入破 10 萬元,但每個月只能用不到 8 千元當伙食費。「小套房月租 1 萬 1,是一層 30 幾坪的房子隔出的隔間,大小只有 4、5 坪。」

沒有任何娛樂、沒有任何休閒生活,鴻鴻靠非常了得的忍功和時間換取他的未來,「為求未來穩定,我只能拖長整個結婚生子的計畫。」他還想生孩子呢,鴻鴻笑笑地說,「就是熬。」也只能熬,一個好的住所、結婚、生孩子,對年輕世代來說,真的只能用極其清苦的生活去換。

「真的是晚婚,有點晚了……」他又哈哈苦笑說。

《今周刊》委請波仕特線上市調網進行問卷調查,台灣 20 至 40 歲年輕世代最深沉的憂慮,就是「低薪資」(82.3%)與「高房價」(81%),近 6 成 5 年輕人,曾因買房而想過要晚婚或不生小孩,較 6 年前本刊調查比率(5 成)更高 ,調查也顯示,高達 9 成 5 的年輕人都認為,政府應更積極推動政策,合理化房價,開展完整的「住宅政策」

台灣房價貴,30 年來面對的只有「漲、炒、貴」

台灣房價貴,房價所得比更一路向上攀升。今年是「巢運 30 年」,但數十年間歷史沉痾猶在,政策假球又還在飛,年輕世代更加無力了。

談到住宅政策,內政部政務次長花敬群嘆了口氣,「房市問題,一是貴,一是漲,另外一個是炒。」接著他又皺眉:「最近 3、4 年,『漲』沒有整體上發生。『炒』也還好。」然而「貴」呢?他攤手點了頭。

10 月 3 日,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一如往常,站在立法院財政委員會上,他捲起襯衫袖子,緊盯著對面男人的瞳孔問:「總裁,房價指數在過去 3、4 年間,不斷地在攀升,這樣情況下,您認為到底是供需面?還是制度面出了問題?」

「我覺得我們的房地產,供給面、需求面、制度面都有些問題。」被質詢的人正是央行總裁楊金龍,他慎重緩慢地說出,「供應面上,我們的矛盾在於,房價這樣走(指不斷往上攀高),但我們的空屋還很多。」其實,央行會開始注意房市,絕對不是沒有道理。

《經濟學人》分析,港人對中國不滿的原因不僅來自於自治權遭破壞,也因貧富差距情形在中國介入後急遽擴大,尤其體現在節節攀升的房價上。分配不均與遙不可及的居住正義,在香港年輕人心中埋下不滿現狀的種子,成了「反送中運動」深沉的社會經濟結構因素。

香港房價所得比高達 20.9 倍,香港年輕人不吃不喝 20 年才買得起一棟樓。香港狀況看起來怵目驚心,但事實上,台北年輕人的處境其實也不遑多讓。 台北 14.15 倍的房價所得比,在全球主要都市中,僅次香港。更何況,台灣房地產還擁有獨特的「虛坪制」,北台灣去年整體大樓、華廈建案,平均公設比高達 32.4%,若算淨坪,台北的房價所得比與香港也不相上下。

「反送中」背後的引信!高房價、低薪都是台港青年困境

1989 年「無住屋者團結組織」發起台灣史上首次以都市議題為訴求的社會運動——「無殼蝸牛運動」,當年 8 月 26 日,5 萬人聚集在台北忠孝東路,為了爭取居住權益夜宿街頭,希望用行動改變無殼蝸牛的處境。

30 年後的今天,台灣人的居住狀況不僅未改善,還更加嚴峻。1989 年,台北市房價所得比按房地產政策專家張金鶚等人估算是 8.58 倍;經過了 2008 年金融海嘯,隔年政府大降遺產贈與稅到 10%,吸引海外資金回流,從此房價井噴。

到了 19 年,房價所得比竟飆至 14.15 倍、新北市房價所得比也高達 12.03 倍。

根據內政部營建署資料統計,全台有高達 86 萬餘屋,但房價沒有下降。今年第一季,內政部住宅價格指數衝到 101.09,創下統計以來的新高。主計總處租金指數除了在 2009 年回跌到 95.88 以外,已連續 9 年呈現上漲;到今年 8 月,更高達 102.84。比起 1989 年的世代,現在的無殼蝸牛們背負著的,是比當年更沉重的居住壓力。

囤房稅淪空殼!地方政府放水,不願課徵累進稅

「囤房稅」就是一個徒勞的好例子,台灣其實早有「囤房稅」,而且至今已施行五年。

「囤房稅 1.0」將「住家用」房屋區分成「自住」或「非自住」,為了增加「非自住房屋」的持有成本,「囤房稅 1.0」將「非自住房屋」稅率從過去的 1.2%調高至 1.5%到 3.6%,個人擁有第 4 戶房子以上,就將被課徵差別稅率,房子愈多繳稅愈多,量能課稅。

目前除了台北市、連江縣、宜蘭縣有差別稅率,新竹縣非自住的房子課以 1.6%稅率,桃園市非自住課以 2.4%稅率之外,其他地方政府全不分戶數,將非自住的房子都用最低的 1.5%稅率課稅。

舉例來說,若有一地主,在全國 22 縣市各擁有一棟房產,他總共持有 22 戶住宅,在這種狀況下,由於地主的房產不在同一縣市內,地方政府竟無法課徵其囤房稅。

社會住宅踩煞車!柯文哲以「空屋多」為由停蓋公宅

住宅政策這個賽局中打的假球,恐怕還不僅於此。

北市府 107 年度連續預算新建社會住宅基地有 4 處,編列工程經費約 142 億元;108 年度連續預算新建社會住宅基地有 4 處,編列工程經費約 71 億元。到了 109 年度,送議會尚未通過確認的編列工程經費,縮水剩下 26.7 億元。

北市都發局人員坦言,「我們現在預算確實不比前 4 年,這是現實狀況。因為現在最難找的是土地。」雖然市府轉以「包租代管」、「租屋補助」方式衝量能,但這兩項都由中央付錢買單,北市府的決心顯然一退千里。

「社會住宅」雖已小有成果,但若無法持續量能,過去從國民住宅、平價住宅、合宜住宅的失敗歷史歷歷在目,社會資源若再虛耗,恐怕再讓公宅政策陷入黑暗期。

關於台灣的居住正義,那些飛在空中的假球,是否能好好的用手套接起來?我們需要的絕對不會是「假球」,而是真正的「決心」。

推薦閱讀

【台灣地主是依附在企業下的吸血蟲】一個支持囤房稅的理由:「3 %不動產持有稅」無傷地主,讓他降價賣才是真損失

【台北房價所得比 20 年飆升 240%】無殼蝸牛運動 30 周年後,蝸牛不只無殼還因「3 關鍵」更沒希望

【綠黨專欄】「囤房稅」根本無法打房!別忘了供需的基本原理:房東能直接把「稅金」轉嫁到租客上

(本文經合作夥伴 今周刊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居住正義喊假的!全台 86 萬空屋 房價卻降不下來 65%年輕人為了買房 不惜晚婚或不生小孩 〉。首圖來源:《今周刊》攝影吳東岳。)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