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房價所得比 20 年飆升 240%】無殼蝸牛運動 30 周年後,蝸牛不只無殼還因「3 關鍵」更沒希望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2019 年 8 月 26 是無殼蝸牛運動的 30 周年日。時間回到 1989 年 8 月 26 日,當時近 5 萬人夜宿忠孝東路、抗議房價飆漲,當時民意讓房價回到合理、可負擔範圍,但 30 年後的今天,房價不只不跌,還反攀升更高。

究竟是什麼樣的社會問題,導致「高房價」問題長期無法解決?(責任編輯:徐子捷)

文/高詣軒
攝影/李景濤

無殼蝸牛運動 26 日適逢 30 周年,居住問題依舊未解。OURs 都市改革組織、台灣勞工陣線等團體 26 日便指出,政府應將「青年安居」視為國安問題。(攝影:李景濤)

無殼蝸牛運動滿 30 年,但台灣的居住問題有改善了嗎?

無殼蝸牛運動 26 日適逢 30 周年,居住問題不但無解,情勢還更為嚴峻。OURs 都市改革組織、台灣勞工陣線等團體,26 日舉辦無殼蝸牛 30 周年記者會指出,政府應將「青年安居」視為國安問題。

無殼蝸牛運動屆滿 30 周年,1989 年 8 月 26 日,近 5 萬人夜宿忠孝東路抗議房價飆漲,讓房價回到合理、民眾可負擔的範圍,然而 30 年後房價卻更高不可攀,北市房價所得比也從 30 年前的約 8 倍漲至 15 倍,問題更為惡化。

薪資成長了,但為何青年還是買不起房?

OURs 都市改革組織指出,近 20 年來(2002-2018),25-29 歲青年的平均薪資僅由 30,133 增至 34,217,僅成長 15%,對比於時期台灣整體房價所得比增長 178%,台北市房價所得比卻飆升 240%,即薪資完全無法跟上房價的上漲 ;對照世界銀行所提出發達國家正常的房價收入比上限 5.5,2018 年(Q3)台灣整體房價所得比為 8.82 倍,台北市更漲至 14.07 倍,遠超過此一標準。

OURs 都市改革組織強調,多數青年世代已不再有其父執輩那種「儲蓄存頭期款」、「薪水繳房貸」的進場機會。其次,已擁有住宅的長輩們,多期許房價持續增長累積財富,形同要求青年世代支付更高價格以解決居住需求,是世代剝削。

青年買不起房不只是居住問題,更可能成為社會問題的根源

OURs 都市改革組織認為,居住世代不公將進一步惡化社會階層不公,出身富有者可透過「財富代間移轉」獲得住宅成為人生勝利組,致使社會階層分化加劇;更加劇人口出生率持續探底,台灣恐終因人口負紅利反噬經濟與社會的未來

此外,據台灣勞工陣線 2018 年發表的《六都基本工資租屋能力調查》,顯示在雙北都會區租屋負擔沈重,台北市基本工資者的房租所得比高達 58%,甚至僅有 4.9%的租屋為其可負擔(租金低於 30%所得);另外,根據 2018 年內政部住宅需求動向調查,無自有住宅中未來一年內有租屋搜尋打算者,六都為 26.2%,台北市更高達 37%,顯示租屋族在租屋更替速度極快,租屋穩定性明顯仍顯不足。

巢運發言人彭揚凱便指出,30 年來因住宅改革不敢面對市場結構性問題,隨著經濟成長趨緩、薪資凍漲,「青世代」如今成了最苦的一群; 無殼蝸牛運動的總指揮李幸長更感嘆,高房價問題仍然未解,年輕人買不起房沒有希望,不是國家社會之福。對於撼動不了金權政治,充滿了無力感

無殼蝸牛運動 30 周年,繼 1989 年近 5 萬人夜宿台北市忠孝東路抗議房價飆漲後已逾 30 周年,如今問題卻依舊無解,房價更加高不可攀。

OURs 都市改革組織、台灣勞工陣線等團體於 26 日便對此提出訴求,認為應將青年安居問題上綱國家重要議程,除了政府需面對現今購屋市場扭曲問題進行制度改革;也應將相關住宅資源作居住使用,讓青年世代有可負擔安居樂業之所。

|青年安居重中之重,制度改革無可迴避!|-…

Posted by OURs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on Sunday, 25 August 2019

推薦閱讀

四海遊龍創辦人如何在 1989 年,號召五萬人逼李登輝成功打房?

【當你節衣縮食付房租】西門町店王一個月收 3000 萬房租,直接打趴了 70%上市櫃公司

房價貴到你我買不起,為何總有人能笑呵呵數鈔票?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上報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無殼蝸牛運動 30 年】北市房價所得比 14.07 倍 近 20 年飆升 240%〉。首圖來源:上報攝影 李景濤。)

更多上報好文請看:
 學區房價一定保值? 這些大學周邊不能碰 
 中美貿易戰引發全球降息風?  房價回不去了?
【央行金融穩定報告全文】台灣家庭債務 15 兆 都是高房價惹的禍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