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問題在我的課堂上演】日本老師回「台灣跟中國不同」遭撤換,旅日台人淚:台灣退讓好像變世界定律

(本文經原作者 比鬼故事更可怕的是你我身邊的故事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BO》編輯攝影。)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不論是面對外國人挺香港反送中,或是有國家在國際上為台灣發聲,中國國台辦常以 「這是中國内政,堅決反對任何外部勢力干涉」 為由反駁,而這樣的思考模式,也影響中國留學生。

以下是一位旅日台人的真實經歷。(責任編輯:徐子捷)

日本語言學校
圖片來源:《BO》編輯攝影。

文/比鬼故事更可怕的是你我身邊的故事

我在日本語言學校的真實經歷

#就說一個外國人
#憑什麼干涉我國事務

我在日本上語言學校的時候,班上有 6 個台灣人、1 個香港人、5 個韓國人、1 個菲律賓人、1 個越南人、1 個中國人。

在這個裝滿世界各地學生的校園裡,大家忙著享受在異國的快樂,一切是那麼的和平、又令人期待,直到那一堂課之後,冷酷的現實卻又跨海撲來,殘忍的與空氣合而為一,成為一片不得不與之共存的黑霧,我們必須活下去,同時再也揮不去。

我還記得,那是那天最後一節課,因為快放學了,大家心情都很輕鬆,日本老師也挑了個大家都好發揮的題目,請大家講講自己國家的特殊文化。

(以下對話原文皆為日文)

班上唯一一位的中國同學,分享中國的祭祀文化,提到一個用語時,坐她旁邊的台灣同學驚訝說:「這個跟台灣不一樣。」

這時坐在我對面的越南同學舉手了,越南同學:「為什麼不一樣?台灣跟中國不是同一國嗎?」台灣同學 A:「不是!」越南同學:「你們不是講同一個語言?」越南同學看向我。

我:「是同一個語言沒錯,但⋯⋯」台灣同學 A 搶過話:「美國英國都講英文,也不同國啊!」台灣同學 B :「台灣跟中國不一樣!」台灣同學 C:「我們不同國!」

越南同學驚慌的眼神落到老師身上,越南同學:「台灣跟中國,不同國?」 日本老師溫柔地回答:「不一樣喔!」

原本一直很安靜的中國同學終於激動拍桌站起,指著日本老師,我還記得她的指尖劇烈發著抖、手指後方則是咬緊的唇牙:「老師!妳一個外國人憑什麼干涉我國事務?」

「憑什麼干涉我國事務?」
「憑什麼干涉我國事務?」
「憑什麼干涉我國事務?」

轟!我聽見理智斷裂並熊熊燃燒的聲音。我:「什麼意思?」、「為什麼用『我國』?」、「為什麼說『干涉』?」、「老師表達自己的意見,不行嗎?」

台灣同學 A:「哪裡來的『我國』?」
台灣同學 E:「老師的言論自由,有什麼錯?」

中國同學:「你們為什麼每次提到這事就激動」、「仗著我一個人欺負我嗎?」、「中國是有多壞?」、「就這麼不想跟我們有關聯!」

台灣同學 A:「你們整個國家平常欺負台灣還不嫌多嗎?」
台灣同學 D:「明明一直打壓我們,現在說我們欺負你?」
台灣同學 C:「這個重量均等嗎?」

唯一的香港同學也加入戰局,香港同學:「雖然香港跟中國是一國,但香港人,跟中國還是很不一樣的!」

越南同學:「怎麼這麼複雜?」

中國同學:「有話不能好好講嗎?為什麼要一直罵我的國家!」語畢,中國同學抓起書包衝出去。

中國同學一句「憑什麼干涉我國事務?」──築起了一座高牆

尷尬的教室裡,方才燒起的餘燼仍未完,但燃起的煙與灰,卻參雜著些許後悔。畢竟她的國籍、她所受到的教育與思想的確與我們不同,我們又怎能將一直以來受到的國際壓力變成刀劍般的話語刺向她?

更何況,在這一天之前,我們曾是朋友,一起學習、一起為彼此的夢想應援。下樓想找她道歉,卻看見她整張臉漲紅在老師辦公室裏比手畫腳,而裡頭的日本老師們,使出日本人一慣的點頭與誠懇傾聽著。於是我們就離開了學校,以為可以繼續迎來日復一日的日常。

直到隔週,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同學、同樣的教室,走進來的老師卻不一樣了!

全班同學集體安靜,包括那個中國同學。我:「老師怎麼了嗎?」新老師雙手合掌、露出滿臉抱歉,一股寒意升起。

我:「所以,老師去哪了?」

新老師拉拉衣領,用禮貌裝填已經掩飾不了的事不關己:「台灣跟中國的事本來就比較複雜,身為一個老師,應該要平息紛爭才對。我們把老師調走了,學期結束前換我來上課。」新老師對著我們深深一鞠躬,造成你們的困擾,真的很對不起。

我們怔怔地看著老師平整的背脊,與沒有一絲毛躁的頭頂,究竟什麼時候,才可以不用再看到有人因為台灣跟中國的事低頭?

從此以後,課堂上再無「文化差異」、「國家特色」等討論,我們再也沒機會暢談自己的家。而「就說一個外國人,憑什麼干涉我國事務」中國同學這句話,終於築成為一堵牆。

「有一個國家,到底是什麼感覺?」

放學後,我在打工的地方處理標籤貼紙,對面坐著的是來賺零用錢的日本媽媽「藤田桑」

藤田桑:「是?」
我:「有一個國家,到底是什麼感覺?」
藤田桑:「誒?什麼意思?」
我:「講得出自己是日本人,到底是什麼感覺?」

我手上的標籤紙滴上了水漬:「可以平平淡淡的,說出自己是哪一國人」,我把滴濕的標籤紙翻面,在褲子上拚命按壓著:「到底,是什麼感覺?」

標籤紙滑落,飄到藤田桑剛擦乾淨的地面,我哭了。今天我們失去了一位老師,獲得了一個妥協的低頭。

我們的存在,什麼時候才可以理所當然?

無能為力!在國外,事情更容易發展成不是自己想得那樣,那種無力感以及沒有歸屬的感覺、沒有支撐的感覺,空的很孤獨。

這個世界那麼大,為什麼總是能活成同一種縮影,而且總是縮得讓人措手不及。 明明是孩子氣的爭吵,卻在象徵大人的老師處理下,升格成國際問題。更糟的是,似乎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台灣的必須犧牲與退讓,彷彿成為世界的一種定律。

我們跟中國同學曾經要好,我們曾經一起學習,一起為彼此的夢想應援,但現實卻讓我們感受到彼此的差異、世界對我們的差異、事不關己的人對我們的差異。我們都知道,已經回不去了!那一堵牆,在任何有光的地方烙下黑影,我們從此再也不能心無芥蒂的笑。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

推薦閱讀

【網傳 CASIO 8 月的一中聲明】中國網友不買單酸「蹭啥熱度」,企業磕頭已非贏得民心萬靈丹?

全球最紅 YouTuber 引網友暴動!被中國封鎖後廣送「翻牆軟體」促銷碼,鼓吹中國人體驗自由風氣

「中華民國不是誰的專利,台灣也不是誰能夠獨佔」──蔡總統國慶演說跳脫民進黨論述,也解構國民黨意識形態

(本文經原作者 比鬼故事更可怕的是你我身邊的故事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BO》編輯攝影。)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