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的誤區:跟中國做生意真的能「互利」嗎?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許多台灣人懷抱著「發財夢」前進中國投資經商,當他們看到中國大興土木、建設大型公共項目時,總認為中國經濟發展得比台灣好。身為中國人的作者就要用他的觀察告訴你,這些都只是表面假象!(責任編輯:黃梅茹)

首圖來源:enriquelopezgarre, CC Licensed。

文/   若葉(在日本工作的中國工程師)

台灣人的誤區:跟中國做生意真的能互利嗎?

這次在台灣一周,欣賞到了不少多次在東海岸地區遺漏的美景。環島一周的行程中,也見到了不少熱情的台灣臉友。在跟台灣的臉友們相會中,我很少說話,大都在聆聽大家的意見,感受到各種不同的台灣人的觀點和理念,很欣慰能見到那麽多熱愛台灣的人。

在言談之中,台灣臉友們的觀點有不少讓我共鳴的,但也有我無法贊同的,不過不同意的部分,我不太直接當面反駁,一來初次見面礙於禮貌,二來台灣人的價值觀和看世界的視野,遠比我聆聽他們表面的聲音來得不那麽單純。

台灣人對中國經濟抱有幻想,讓我很不安

比如,有一名臉友有去過中國一些地方,也讀過一定程度的關於 1949 年後的中國發生的各種政治運動。但是他認為中國現在經濟發展很快,盡管政治上有種種問題,但獨裁治國有它好的一面。這令我非常不安地感受到了台灣人存在著一種比較代表性的幻想,那就是政治上對中國不認可、有一定的警惕感,但覺得經濟上又離不開中國這麽大的市場的吸引力。

比如建設大型公共項目相比台灣速度很快,但他只看表面,完全無視了這背後有多少權貴勾結中飽私囊的事雖然眾所周知,卻沒有健全的司法和自由的媒體可以干預,即使有零星的自由媒體干預,也會被強大的國家機器取締,禁言禁網幾乎達到了空前瘋狂的地步。

在中國,更有無數強拆強遷和侵犯私人權益的事每天都在發生,台灣一個軍公教 18 趴問題就能鬧得全島震蕩,族群世代分裂,為什麽卻同時會無視,比 18 趴問題更嚴重的中國大地上發生的侵權行為呢?從來就沒有哪個國家的經濟能跟政治完全隔離的,經濟決策都是在政治框架下運作的。當兩岸一家親成為國家層面的統一,這些侵權行為同樣隨時降臨到你們每個人的頭上。

我認為,這不外乎被侵權的中國百姓的死活利益問題,目前的確與一般台灣人也沒什麽關係,就像今天香港人在流血,台灣人並不疼痛。台灣人無論是在中國旅遊,還是經商,他們只看到與他們自己的視覺感受有直接關係的,至於這個社會即使用還不成熟的台灣民主社會標準來看有多麽荒唐,台灣有些人他們不關心,而且視覺過濾,因為他們現在是中國統戰時期暫時的座上賓,而這座上賓,是由中國政府操縱的無數損害中國民眾利益來換取的。

我任職於日本公司,是當年唯一一位,反對去中國開分公司的中國人

1990 年代初,當時中國政府極力想引進外資,制定了針對外資和港澳臺資企業的諸多優惠政策,我也曾參與過日企在華的一些投資調查運籌活動,因為 8964 問題西方對中國經濟和技術的封鎖,日資和港澳臺資救活了困境中的中國經濟,很多臺資也的確在互利中賺得了第一桶金,不少日資中小企業也在本國的泡沫經濟時代似乎也在海外找到了一條續存的活路。也因為這個原因,是我同時期經常出差中國,為一些在華日資企業提供設備服務的契機。

但是,今非昔比,經歷了多次中國的反日運動高潮,由於政治環境的不穩嚴重威脅了當初想不問政治只賺錢的不少日企,他們紛紛縮小規模,不少還抽資返回本土或轉向東南亞其他國家。

因此在 1990 年代當時我就職的日本公司,高層內部曾有過進入中國擴展海外事業的打算,在征求我的意見時,他們完全沒有想到公司內唯一的一個中國人居然會反對去中國建立分公司。

當時的公司社長問我,為什麽反對?我說,我是那個國家出來的人,我比你們任何一個日本人了解那個國家,如果你只是想做個 5,6 年的生意,我不反對,但是你想長遠眼光的開展什麽事業,你們在那個國家必輸無疑。日本古代深受中國文化影響,但是在今天,日本人可以在自然科學領域遙遙領先中國,在謀術面前,無論是政府還是個人,你們日本人絕對不是中國人的對手。

豈止是日本人,台灣人也不例外。為什麽日本或台灣做生意發展會與在中國不一樣呢?很簡單,因為中國是個人治社會,盡管它的法律條文可以多如牛毛,甚至超過大英帝國,今天他的法官律師已經普及到了鄉村一級, 中國共產黨不僅有自己嚴密的黨的委員會,還有黨內的紀律檢查委員會,但看看中國大地的現實,實現了法治了嗎?官方媒體自己都說,到 2020 年要實現法治,有人看出明年能一下子實現的兆頭嗎?

從日本無印良品吃大虧的例子來看,台人怎會相信中國有法治?

且不說刑事案件在基層可以隨意買通,吃了被告吃原告,檢方控方一家親,依靠法律中飽私囊的事例比比皆是,更有一種所謂「人權律師」,這種稱呼在別的國家是不存在的,因為人權是憲法保障的基本權益,不需要由律師中專門還分出一種特殊的「人權律師」來保障,而且中國被消失被失蹤最多的就是「人權律師」,大部分成為非「人權律師」的律師在強大的國家專制獨裁下,大部分只是賺錢的拜金主義的機器而已。

在中國,違法的成本極低,低到在城市酒駕撞人可以付點錢私了不用遭受刑事處罰坐牢。在農村,因為鄰里糾紛,花一塊錢買包毒藥毒死鄰居一池塘的養殖魚而不受任何法律追究處罰,但同時,如果在中國如果你批評獨裁體制則隨時會有生命危險,這種一低一高的奇怪的社會環境,台灣居然還有人幻想能做生意互利?

日本有家叫無印良品的商店,日語商標叫 Muji,很多台灣的年輕人都非常喜歡,在中國也有分店,並深受中國年輕人喜歡。但這世界上,就有一個不知廉恥的國家,凡是有形的東西不僅馬上就可以山寨,而且可以堂堂粉墨登場,更衝擊性的是, 中國法院還判決了山寨的無印良品勝訴日本 Muji,令正宗日本 Muji 賠償山寨 ,這種天大的笑話,全世界都知道,難道台灣人不知道嗎?

眾所周知,任何一種體育比賽,必須建立在每一個參賽者承認並遵守的規則的前提下才能成立,如果有參賽者口是心非不斷違反規則,那麽裁判就會吹哨判其違規動作失效,甚至處罰,直至終止其比賽甚至被罰當場退場。

國際間打壓中國經貿活動,不是沒有道理

國家之間的經濟貿易活動的互利,也是建立在類似體育比賽的共同遵守規則前提下的。美國為什麽要打了中興又打華為?其本質不是單純的懲罰某一家公司的商業違規,而是中國在加入了 WTO 之後不斷的國家違軌。從侵犯知識產權的山寨,到強制技術轉讓,合資比率中方必須達到 50% 以上,再到外資企業因勞動成本上漲撤資時遭受當地政府的種種行政鉗制刁難等等。

相比其他外資而言, 台資企業或許享受的待遇是最好的,但這種優惠,任何人都知道完全是基於兩岸政治考量的特殊對應,也就是中國方面對台灣的緊鑼密鼓的統戰術的重要部分,其目的就是為了從台灣內部建立分化動搖的勢力,讓唯利是圖的一些台灣人來充當中國的吹鼓手,明眼人都能看出是中國的放長線釣大魚。

川普政府在經濟貿易關稅上連續重創中國,在美國社會也引起了極大的震蕩,由於美國企業也有不少與中國市場有著各種千絲萬縷的連繫,因此從結論看,中美貿易戰當然也會對一些美國企業的眼前利益產生負面影響,但在國家層面說,是殺敵一萬自損八百,日本的情況也類似,但是由於產業結構的不同,沒有中國市場,美國企業完全可以找到其他轉型的替代,這方面,日本企業很早就已經開始,所以這次中美貿易戰對日本的影響並沒有那麽嚴重。

如果只是為了眼前的那些經濟利益,那麽看看日韓之間最近發生的事,其實要比中美之間更嚴重,韓國經濟由於太傾向幾家類似三星和 LG 這種巨頭公司,因此日本只是恢復實行了對韓國出口一些半導體耗材的審查手續(並非禁售),就已經對韓國 GDP 造成了致命性的打擊。

要知道,韓國可是日本半導體耗材的大客戶,難道日本企業就不會因為失去了這麽個大客戶而嗷嗷叫嗎?國家政治,是一種理念,這種理念,如果用用唯利是圖來解說,那麽日本企業當然知道,你今天一家企業能賺的錢,最終是在替危害自己國家的行為在出力,從長遠來看,是撿芝麻丟西瓜的事。

郭台銘的富士康在中國賺了不少錢,可是它的資本 8 成被扣在中國動彈不得。 日本也有不少企業在中國,但幾乎沒有一家公司的核心技術被中國掌控的,甚至日企在中國工廠的成套生產設備都是由日本本土廠商提供的,這些設備從日本本土出口到中國前都要經過日本產經省和美國相關法律的雙重鑒定,因此,中國雖然可以掌控一些台灣的糊塗蛋,卻掌控不了歐美日,這是非常令每個台灣人深思的一種現象。

一個從來就沒有信用,也沒有法治,更沒有獨立司法和自由媒體監督的地方,你要幻想跟他互利,最終結果不言而喻,跟肉包子打狗一樣,有去無回!如果台灣人之間做生意偶爾會遇上無賴,那麽我可以告訴你,你們台灣的這些小無賴在大無賴面前都可能連個屁都算不了什麽。

延伸閱讀

「我不是為當韓國瑜副手,才幫他規劃國政的!」無黨籍的張善政當政策顧問,到底圖什麼?

【最衝擊中國人的台灣景點】中國旅客訪完景美人權園區嘆:台昨日白色恐怖,是我祖國今日真實寫照

【抨擊綠營鎖國,自己卻想把台灣鎖進中國】韓國瑜當總統,比強推服貿的馬英九更高風險

【我被 2012 落選的小英感動】中國人挺蔡總統!她能讓台灣經濟正常化,不受「流氓」威脅

(本文經原作者 若葉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臺灣人的誤區:跟中國做生意真的能互利嗎?〉。首圖來源:enriquelopezgarre,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