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衝擊中國人的台灣景點】中國旅客訪完景美人權園區嘆:台昨日白色恐怖,是我祖國今日真實寫照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許多中國遊客喜歡來台灣玩,究竟台灣哪些因素最吸引他們?本文作者是位中國人,他今天不談台灣美食與壯麗的山海景色,而要分享台灣帶給他的「震撼教育」!他在這個許多台灣人沒去過的景點 —— 景美人權文化園區中得出什麼省思?(責任編輯:黃梅茹)

首圖來源:作者提供。

文/  若葉(在日本工作的中國工程師)

相信我們很多中國人去台灣旅遊過,給你留下最深的印象是什麼呢?相同的語言交流暢通,人情溫和,熱帶水果,夜市美食,數不勝數。

今天我要向大家介紹的是台灣讓我深感衝擊的先進之處,它不是吃喝,不是娛樂,也不是看山觀海,而是這個社會就在不久前是何等的黑暗殘酷獨裁,而今天經過台灣各族人民長期不懈的抗爭以及國際社會(主要是美國)的壓力,終於可以公開自由地直面過去的殘暴非人的一頁,不會讓那個歷史塵封,更不會讓它重演。

有機會去台北,大部分中國人知道 228 事件,知道綠島(我在 80 年代初因為《綠島小夜曲》而知道這個地名),然後很多人不見得知道景美這個地名。景美,位於台灣台北市南端,大約位置在文山區的西半邊,鄰近新北市新店區。

該區開發甚早,日治時期為台北州文山郡深坑莊的萬盛與興福二個大字,1968 年,台北市升格同時,納入台北行政區劃,1990 年,台北市重新調整行政區域後,景美區與原來東邊的木柵區合併為文山區(有著名的文山包種茶,這是一種輕度發酵的烏龍茶,茶色類似綠茶,初泡有較濃的花茶清香,我比較在夏季用日本的軟水自制冷泡茶)。合併後的該地區許多街道名,甚至行政機關名稱,仍多沿用景美。

令他著迷、讓他見證台灣先進民主意識的,是景美人權文化園區

下面隨著我的相機鏡頭,一起去景美看看吧。

相信很多去台灣旅遊過的中國人,甚至台灣人也許都有人沒去過。 看過了景美,相信誰都不得不服台灣是個真正以史為鑒的先進國,甩西朝鮮這種大話假話的國家 8 條大街都不止。

景美,多麼美的地名,當我來到這裡,看到了《景美人權文化園區》這幾個字時,並沒有體會到,這裡曾經是台灣人人皆知的一個多麼殘酷的代名詞。可是,當我的目光沿著這堵墻逐漸抬高時,映入眼簾的是高墻上的鐵絲網。

只是今天這堵墻已經是特意保留著的一段離開現在只有 10 年左右的歷史,民主化了的今天的台灣,這堵墻已經不再圍困無數的政治犯,中華民國台灣從一個全世界關押政治犯最多的國家,一舉走上了民主的道路,不再有政治犯,不再有因言獲罪被秘密逮捕拷問。

這就是從這所曾經的政治犯監獄轉變為人權宣傳陣地的景美之震撼所在。然而我更關心的是,誰轉變了它,國民黨現在雖然不是執政黨,但也是合法的現役政黨,國民黨人(藍營的人)又是如何看待現在景美的存在的呢?畢竟揭他們瘡疤不是一件舒服的事吧。

看看這個,10 年前還存在政治犯監獄的台灣,這變化有多大,不僅是我,想必我們很多人都會有深切的感受,感受到台灣人民抗爭的能量,今天正在不斷地普及先進的公民意識。

看看,這可不是單純的民間設施,是國家層面的反思歷史,我不知道建立這樣的設施,台灣的不同政黨團體之間有過怎樣的鬥爭。身為中國人,無論昨天他們有過多麼的黑暗,比爛有餘,民主化了的今天也依然存在各種不成熟的問題,但國家制度上保障了言論和思想的自由,不得不令人對之肅然起敬,同文同種人,台灣為什麼沒有因民眾的素質論而否定民主呢?

邊參觀景美人權文化園區,也讓他陷入省思

景美監獄從長期關押政治犯,至 2007 年改為人權文化園區歷史建築,每個人可以思考一下,2007 年我在幹嘛?十年對於一個人的生命歲月來說不算短,對於一個國家來說,不就是昨天嗎?

艱苦卓絕的抗爭,終於在內外復雜的環境下,台灣人民獲得了轉機,1987 年,台灣解除了戒嚴令,隨後解除了黨禁報禁,1992 年修改了憲法 100 條,解除了言論自由的枷鎖,徹底結束了白色恐怖時代。如此看來,其實也就是不太遙遠最近的事情。

看了一下初步的展示資料,接著設施內的導遊,一個台灣女孩帶我們去設施各處參觀,她說,這個設施一共有 5 名導遊,不是誌工,是國家公務員。也就是說,這裏現在是一個靠國家經費支持的免費參觀設施,導遊介紹說,中國有很多遊客對這裏感興趣,可能是他們聯想到自己的處境,比台灣人多了一份感觸,其實我又何嘗不是呢?看看台灣昨天的白色恐怖時期,也就是今天我的祖國的真實寫照。

參觀中途來了另一批遊客,一名老者是當年這裏被關押過的受害者,正在為年輕人現身說法,控訴國民黨當年踐踏人權的罪行。這裏的 6 坪一間的牢房,要關 30 幾個人,幾乎每人一塊睡覺的面積都無法確保,只能輪流睡覺。

1950 年代是台灣最黑暗的時代,因政治犯數量成為全球之最而受到國際社會關註。中間的一個運動場地,圍繞這個運動場,周圍是各種牢房設施和輕刑者有技能者的勞動場所。

看看白色恐怖時代的受害狀況調查,數據都是精確到個位數的,而不是今天 20 萬明天 30 萬那麼隨心所欲。除了槍斃了大量政治犯,景美這樣的監獄關押的政治犯最長超過 30 年。

昔日以保衛國家的名義建立的政治犯監獄,現在被定義為不義遺址,台灣人的中文挺溫柔的,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激烈抨擊,但不管怎麼說,可以公開清理這段歷史,對我來說,只有一種羨慕和尊敬,在我的祖國的今天,是絕對不可能的。

軍事法庭本來是處置軍人犯罪設立的,為什麼大量的平民百姓政治犯會遭到軍事法庭的審判呢?軍管時代下的台灣的現實,從今天的價值觀評判,的確是嚴重踐踏了基本人權的國家犯罪。當然大量沒有現代民主自由價值觀念的西朝鮮百姓,不能理解這些不足為奇,他們在被「金家王朝」的長期洗腦下,只能怨命不好。

柏楊這個名字不僅在台灣,在西朝鮮大多數人都知道,但是他的案子很多人不一定清楚,來了景美,我也長知識了。看上去當時有法律,有審判,但是那只是形式,審判後,老蔣過目,可以直接批示:「該殺!」這人就死定了。世界上的獨裁的表面文章有五花八門,但其本質都一樣。

當年被判處死刑的政治犯們的遺書真跡。但朝鮮的政治犯,也許連這樣的遺書都不讓留下就被消失了,因為他們也知道自己做惡的程度已經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怕被歷史清算。

被判處死刑的政治犯槍決是由多名執行者同時開槍殺死的,那樣劊子手是誰沒有人清楚,據說因為佛教文化習俗在台灣根深蒂固,開槍的人怕遭報應,從這一點上說,他們還有宗教信仰上的人性顧慮,不像西朝鮮是首先從信仰上直接摧毀,只能信它。1993 年起,台灣在當年各處埋葬政治犯的地方挖掘歷史,作為讓後人永世牢記的紀念場所。

台灣的官民共舉建造了景美這樣的紀念設施,旨在以史為鑒,反省過去的黑暗,是從制度上向國民許諾一個不再重蹈復轍的未來。

但是,我個人覺得它還是有美中不足之處的,比如名稱叫景美人權文化園區相當滑稽牽強,如此黑暗恐怖的一段歷史怎麼能稱為是文化呢?監獄也不是什麼園區,盡管它已經成為歷史。

但我知道,現狀還有很多沒有理清的歷史糾葛,每個台灣人都有他自己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牽扯葛藤,無論是自己曾經信仰過的理念,還是曾經受過的利益,沒有人願意把承認自己的過錯當作一件快樂的事去面對,況且今日台灣還有藍綠截然不同的政治立場和多黨之爭。

但人民已經有了獨裁與民主的實際比較,一個多元化包容的社會,即使它存在種種問題,也是可以得到及時糾正,而不會被人無視法律批示一句,「此人該死」就剝奪生存權的,這就是民主社會的偉大所在。

本文所有照片攝於台北的景美。

延伸閱讀

【吳釗燮再宣布斷交逐字稿】5 天斷 2 國!吉里巴斯想跟索羅門一起走,吳:我去留由總統決定

【KMT 刻意美化的歷史】國民黨稱 3000 台女自願加入「軍中樂園」,真相是逼未成年少女當軍妓

【我被 2012 落選的小英感動】中國人挺蔡總統!她能讓台灣經濟正常化,不受「流氓」威脅

【原來台灣離一國兩制這麼近】歷史老師揭「台版」一國兩制前身,蔣公差點「賣台」
(本文經原作者 若葉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昨天臺灣白色恐怖,今天沖破了黑暗 〉。首圖來源:作者提供。)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