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堅持的不是共產主義】為何北京不踩死香港?港作家:中共只算政治帳「最後靠資本主義收拾」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曾任重慶市長、目前為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的黃奇帆近日 指出 ,就算其他大城市的經濟規模達到香港的 5 倍,香港因「一國兩制」所取得的國際地位仍無可取代。

本篇作者就從黃奇帆的這段談話,分析了北京當局對香港問題,以及中共統治高層長期以來的自相矛盾。(責任編輯:詹益昀)

首圖來源:中央社

文/顏純鈎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最近的一個內部講話, 強調香港對中國的價值,痛斥那些不知輕重要踩死香港的高低端五毛。 黃奇帆做過上海副市長和重慶市長,是辦實事有能力的封疆大臣,他說的話代表中共內部清醒的一派,話不是隨便說的。黃奇帆現職是閒職,但他任重慶市長時,也是位高權重的封疆大吏,他的講話代表了中共內部理性一派的聲音。

早前一位叫龍永圖的退休高官,也曾呼籲理性處理香港問題。龍曾任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談判代表,黃、龍二人都是前總理朱鎔基的舊部。

黃奇帆的談話,主要精神是重申香港對中國的利用價值。中國再開放也不會實行資本主義, 北京、上海、深圳,GDP 即使超過香港,它們也無法取代香港特殊的國際地位,中國不管如何還是需要「一國兩制」的香港

左派政治捅婁子,右派經濟收殘局

但為什麼中國需要香港,中共又不惜踩死香港?主要原因是, 在中共心目中,政治永遠高於經濟 ,中共習慣算政治帳而不算經濟帳。 在他們看來,經濟只是吃飯問題,政治才是權力問題 ,因此中聯辦港澳辦這些具體負責香港問題的官員,包括老懵懂、梁振英、林鄭等香港特區官員,對中共的統治模式心領神會,都視政治為身家性命,而經濟只是從屬於政治的附庸。

政治上寧左勿右通常都吃大虧,毛時代大躍進造成大饑荒,文革造成大浩劫,直至今日香港的大麻煩,中共要吃多大的虧,也還不知道。但劉少奇糾大饑荒之錯,胡耀邦糾文革之錯,他們後來也都吃大虧。為什麼做了正確的事,卻又在中共內部被清算?因為 中共永遠服膺革命鬥爭的哲學,黨內左派總是佔優勢,大勢不妙時,讓右派出來收拾殘局,但到最後,還是左派得益

中國人民為共產主義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中共仍對共產主義「傾心」如此,莫非中共真是馬列主義的忠貞信徒?最近,俄國普京政府正式通報中共,說俄國已經將十月革命定性為「暴亂」,將列寧定性為「俄國的歷史罪人」,也就是說,在共產革命的老祖家,已經徹底拋棄了「共產主義的偉大理想」,反而共產革命的小老弟中國,還在追慕那個被時代潮流拋棄的「初心」。

以共產主義之名,行資本主義之實

其實, 中共堅持的根本不是共產革命,他們是以共產主義的偉大口實,來掩蓋權貴資本主義的實質。 竊鈎者賊,竊國者侯,外人都明白,只有中國人自己不明白。

中共極左勢力,一向都以宣傳部門為主,因為宣傳部門不需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講了過頭的話,忘記就好了,沒有人去清算他們。相反的,主管經濟部門的官員,才會理性一點去看政治問題背後的經濟代價,因為經濟出了大問題,也是會動搖統治基礎的。

環球時報胡錫進口氣很大,彷彿很有來頭,但林鄭一句「撤回」,顯然無須和他商量,打了他一記悶棍,搞得他相當狼狽。所以我們看到胡錫進、梁振英之流,看到外交部發言人在那裡窮凶極惡,口出狂言,都不必太當真,因為他們胡言亂語都是不必付出代價的。 中共需要恫嚇中國人,需要對外擺出不認輸的架勢,但論到生死存亡,他們還是徹頭徹尾的機會主義者。

黃奇帆說中國需要「一國兩制」的香港,這固然是大實話,問題的要害是,何為「一國兩制」? 在中央眼裡,「一國兩制」可以上下其手,抽象肯定,具體否定,抽去靈魂,留下空殼,外人不明底細,很容易蒙混過關。

可惜 中共忘記香港人都不蠢,也不習慣被人恐嚇 ,欺負到我們頭上,總有一天我們會坐不住,拍案而起,和你們講點道理。管你極左極右,來硬的來軟的,只要危及我們的切身利益,我們就不答應。

中共目前處境不妙,黨內理性聲音會逐漸佔上風,外部壓力山大,內部危機四伏,考慮到政權的存亡,中共會不會暫時作政治讓步,還取決於內外局勢的變化,但到目前為止,我們還不必太悲觀。

文章轉載自 顏純鈎 facebook 作者專頁。

延伸閱讀

【網笑:吃飽就是人權】為人民謀幸福!中共公布執政 70 週年《人權白皮書》稱「推動全球人權發展」

【最衝擊中國人的台灣景點】中國旅客訪完景美人權園區嘆:台昨日白色恐怖,是我祖國今日真實寫照

【中國留學生已成「黃禍」】雇人寫作業、恐嚇圍毆同學,西方大學開始意識:收大量中國生恐傷學術自由

(本文經原作者 顏純鈎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左派亂搞 右派收拾—中共統治模式歷來如此 〉,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 中央社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