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 P 對待前柯粉的方式】攻擊是最好防禦!柯文哲掉粉不啟動修正機制,先給對方戴「1450 帽」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台北市長柯文哲近日頻上媒體 專訪 ,他 9 日又說,如果總統蔡英文連任,台灣不至於「亡國」,但就是「過苦日子」!即便外界對他攻擊綠營已習以為常,但最近他頻失言,早讓他 臉書粉專 掀起退讚潮,柯對此 回應 ,退讚現象好像一個人突然胖、突然瘦,對健康不好,並指這狀況類似「極端氣候」的「極端政治」,不是一個比較穩定社會該有的現象。

但為何個人掉粉,還要牽連「台灣社會不穩定」?來看這篇從柯文哲的「好鬥性格」分析起。(責任編輯:黃梅茹)

台北市長柯文哲,首圖來源:中央社

文/ 發達資本主義時代的打油詩人

今天(9 月 7 日)當然還發生了另一件事,就是柯文哲的臉書掉讚掉破兩百萬了,而且向下貫破整數支撐以後似乎還掉得更快。

對於跌破兩百萬的事,據報導,柯文哲的反應是「我要是怕的話,就發重陽敬老金」、「我討厭台灣社會選舉一到,就舉國瘋狂」。另一方面,有柯文哲的支持者指出,1124 的時候柯文哲大約有 195 萬讚,從那時候到後來的高點 212 萬,多了十幾二十萬,這些可能都是綠營灌的讚,現在再把當初灌的讚退掉,製造柯文哲失去支持者的假象。

雖然不意外,但我看了還是蠻遺憾的。

柯文哲用不服輸精神面對政敵,也好鬥人民

柯文哲有個特點,就是他很不服輸,好鬥。他自己在從政以前就以狗大便自居,笑稱「誰要是敢踩我,我一定讓他鞋子臭的要死,最後一定要換一雙鞋子」;到前兩天,也還在跟新潮流「要打我一定跟你對打」。聽他談論別的政治人物,很少聽到稱讚和感恩,怨恨的倒是不少。就連組個黨要推立委,也念茲在茲就算選不上也要拖別人下水。

這些都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柯文哲有多少政敵、要給自己製造多少政敵、對政敵要多睚眦必報,那是他的事,是他的人德,他不煩惱那就留給他的幕僚或粉絲去煩惱——事 實上他的粉絲對此顯然也不甚煩惱,為此感到苦悶的終究只有幕僚而已。那重點是什麼呢?

重點是,柯文哲面對人民時,其實也很好鬥。雖然他很難對數量龐大、經常不具名的批評者實踐他睚眦必報的狗大便哲學,但是 面對民調下降、臉書掉粉這種事,他的反應都是「攻擊是最好的防禦」。批評他、退他讚的人不是拿錢辦事的 1450,就是為了選舉而瘋狂。他不在乎、討厭這些人,不管他們為什麼批評、為什麼退讚、為什麼在民調裡改支持他人,對他來講都不重要。他根本不在乎這些人在想什麼,反正對他不利的數據都只是小波動,發瘋,或者根本是假的。

柯文哲沒有修正機制,但有強烈的「反擊機制」

而我疑惑的是,對柯文哲或柯粉來講,這個世界上有任何「真正的」對柯文哲不利的指標,會讓柯文哲覺得需要檢討自己嗎?掉了十幾萬個讚不需要反省,因為台灣社會到了選舉都瘋了,或者因為這十幾萬人是 1124 以後綠營灌出來的;那再掉十萬呢?柯文哲大概還是說,你看,果然越靠近選舉越瘋狂;柯粉大概還是說,哎唷,原來 1124 前那 195 萬裡也有假粉啊。

換句話說,柯文哲這個人似乎缺乏一種修正機制,在受到批評或是聲望下滑時會啟動,讓他開始檢視自己是不是錯了。相反的,他啟動的都是反擊機制,讓他趕快去檢討人民是不是錯了。

這樣的政治人物,不但是糟糕的政治人物,而且一點都不科學。Karl Popper 給過現代科學哲學一條經典的定義,說科學的核心是「可證偽性」(falsifiability),也就是說,一個科學的命題必須符合這樣的條件:該命題必須讓人知道,若是怎樣的情況發生,則該命題是錯的。

換句話說,能夠自己知道「若是某某情況發生那就代表我錯了」的,才是講科學的政治人物。那些不管遇到什麼批評、支持度掉多少,卻還是好像永遠都對的人或理論,就不知道該叫什麼了。

It’s (philosophy of) science.

延伸閱讀

【柯 P 狂打蔡英文的背後心理】柯文哲努力不懈!但仍無法追上「真正絕頂聰明的同學」

【看柯 P 受年輕一代支持,我黯然淚下】柯文哲稱台灣人文化上可稱中國人,牧師引聖經批「他骨子裡仍是奴隸」

【柯 P 臉書停留在戒嚴的 1982】柯文哲貶抑女人、對人權輕視,反映出 45-64 歲「一整代人的落後」

(本文經原作者 發達資本主義時代的打油詩人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 中央社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