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韓國瑜出來選,咱們一起蓋給他」作家如何靠「反串」,說服不同政治立場的朋友?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日前因麥克風沒關,被抓包批評韓粉「比較不理性」,後來高雄又發生一家煎餅店店家,因推廣罷韓活動,引來韓粉顧客不滿 稱店家「去死」;這回還有韓粉號召,要在國民黨總統初選民調出爐當天 「包圍」藍營黨部 ,說是為了確認民調公平。

面對韓粉情緒激昂,本文作者想用自身經歷表達,就算面對與自己政治立場不同的支持者,也不必感到絕望,只要溝通方式對了,他們還是可能被撼動的!(責任編輯:黃梅茹)

國民黨 7 月 7 日在凱道舉辦「反鐵籠公投,凱道大會師」活動,大批國民黨支持者齊聚,以行動表達力挺。首圖來源:中央社

文/  粘拔的幸福碎碎念

每個人的現況,都是一連串的選擇決定的,從早起決定打盆洗臉水的溫度開始,我們用一連串的抉擇,展開我們的一天、一週、一年,乃至於一生。

約二十年前,我剛退伍,選擇在台中的仁愛醫院的安寧病房,幫忙父母分擔壓力照顧哥哥,當時可以說身無分文、日子過得很窮、手頭拮据,但多年後回頭看,卻是過得最有意義的一段時光。

關於時光流逝,在安寧病房中特別能感受,外人很難想像那感覺,該怎麼說呢?有時秒針的跳動,慢到彷彿時光是以年計算,譬如隔壁床的病友,過世前一天,整晚的不甘嘶吼,喉嚨發出的低沉顫動,聽過那種掙扎之語,會讓人腳跟發軟,彷彿眼前看見從病房陰暗處,伸出了一隻隻暗無血色的蒼白之手,手指努力勾著,想著揪到誰的靈魂,並試圖拖回幽冥之中。

時間,讓人深刻感覺到流逝,是因為人與人的認識與關係,往往剛建立沒幾日,鄰床病友就因為某個併發症狀,上一秒跟你才聊著天呢!下一秒突然口冒血泡,兩眼上吊,護理站的護士湧進來時推開了旁人,緊急處理後伴隨著家屬哭聲的漸漸隱去,只剩下病房內的一片寂靜,跟一地的沾血白巾,在這邊,死亡是隨時降臨帶走某人,因為這樣,所以也練就了我,只能選擇把握當下,因為你不趕緊認識別人,也許明天這個人,就無聲無息地消失在這世間,而為一撮黃土伴隨一炷清香。

與陌生人交流:讓他換個角度看待人生,緩解對方逆來順受的抱怨

禮拜二,又往高雄跑去,進碼頭交貨前,照例要通過檢查哨的員警,那天高雄的天氣依然酷熱難當,低頭填資料時,一個員警走出哨站靠過身旁看,我抬頭後看到他,估計也是 40 來歲,黝黑的皮膚,襯著剛換裝完畢的新制服,微笑跟他打個招呼,他對我報以笑容,轉過手腕上的錶,看了看時間,提早到了十五分鐘,我選擇跟他聊一聊。

「大哥,新制服很帥耶!新制服好穿嗎?」

他楞了一下,然後很誠實地說:「新制服的口袋比較多,是比較方便,不過這天氣穿長袖的太熱。」

我看他穿的是甲式服裝,安慰他:「台灣的天氣差異挺大的,北部還滴滴答答的在下雨,高雄卻熱得半死,不過放心,五月一日就換穿乙式短袖制服了,就涼爽多了。」

「哎!新制服顏色,如果可以淺一點就好,穿深色的在外頭值勤,蠻吸熱的。」他稍稍抱怨了一下

「對!深色的比較吸熱,這顏色是比較不怕髒,你們在外頭值勤變成要注意補充水分,不過這新制服有沒有什麼優點,是你欣賞的?」我笑笑地反問他。

「跟以前的制服比起來,這套比較好活動不會綁,如果要追外籍逃工,一定比較好跑。」他這麼回我。

「唉!那也是有好處嘛!再適應一下吧~新制服我覺得不錯,感覺起來很專業又有朝氣。」他聽我這麼一誇,不自覺挺了挺胸膛,似乎滿意一點了。

「不過制服剛改時,我第一次遠遠看到,還以為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換成是特勤在守哨。」我又追加這一句。(靠!阿就真的跟霹靂小組的制服挺像的。)

這句話不曉得戳中他哪個笑點,他大笑著說對對對,臉上線條整個柔順了,就這樣幾句話,看得出他對制服沒那麼反感了,換個角度欣賞改變,勝過於逆來順受的抱怨,我揮手跟他說再見,跳上車發動通過哨站,花了不到十分鐘,跟陌生人來一段交流。

「恭喜新市長出來選總統」,我如何逼不關心政治的人開始動腦、睜開眼睛

進了碼頭後,前頭交貨的車不多,過一會兒等到了海運的人來點貨,因為後頭也沒幾台車,所以他陪著我,把貨品打成兩各棧板,這是一各五十幾歲的大哥,怕我分貨時出錯,他競競業業的拿著板子,一樣樣的點,臉上一副認真的神情,我刻意跟他打鬧了幾句,他才回我個一兩句。

看他今天心情似乎不太好,我故意丟出這一句,看看他的反應。「恭喜捏!你們新市長要出來選總統了耶!」

這句話果然有用,他嚇了一跳說:「甘烏?甘烏?阿~酸總痛?伊昧中啦!」

我故意慫恿他:「會啦!會中捏!高雄給他做四個月,就已經全部改變了,他沒啥好做的了,來啦!明年他出來選,咱們一起蓋給他。」

他聽到我這麼說,下意識地苦笑搖了兩下頭,大概覺得盛情難卻,他趕緊推了一句:「唉!我對政治沒啥興趣,我攏沒有在投票的,投誰攏同款啦!」

「沒有喔!明年你不出來投,以後免投啊!你沒看檯面上多少人在鼓吹統一,換他們上台後,和平協議會過喔!以後台灣是北京政府管。」我趁機加碼跟他說。

「哪烏可能啦!某可能啦!」這句話肯定顛覆了他腦袋中的什麼,他突然大聲起來:「咱自己作主習慣了,自己當家這麼久,咱們怎麼可能會選擇讓北京來管?」

「怎麼不可能?這個又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你也知道,是最上面那一個人決定的,明年換人當,立法院全部過半,和平協議就會弄一弄跑去簽了,那是打合約捏!你合約都打了,怎麼反悔?」我反問他,「而且人家有反分裂國家法等著伺候你,就差和平協議而已。」

他一時語塞了,有點沮喪的揮了揮手上的板子,嘴巴喃喃著說:「哪烏可能啦!某可能啦!」可是我知道他腦子在轉了, 我的目的很簡單,讓不關心政治的人腦子開始轉,從麻痺的日常中睜開眼,看看這世界。

很多人都問過我,怎麼跟不同立場的長輩與朋友談政治?

什麼是溝通?

溝通並不是電腦開機然後放個光碟進去,就灌好程式,而是真正透過實際交談,幫對方把選項拉出來,然後交給對方自己去選擇,你認為我講得有幾分道理,你就改,你當下想不通,可以不改,重點是思考,不用告訴他答案,而是觸發他去找到要改變的慾望,只要用對方式,去觸發身旁的人思考,他自會找到答案。

其實,溝通就存在於聊天之中,先反思自己是怎麼跟人聊天,怎麼跟孩子聊天,怎麼跟伴侶聊天,你願意聽人抱怨嗎?還是忙著對別人抱怨?你是在宣布政令嗎?還是願意蹲下來直視著他人的眼睛,並給予尊重與關懷?

你也被滿滿的焦慮感與亡國感困擾嗎?

不如,先把你身旁的關係能處理的處理好,把你的家庭、夫妻、親子、愛情關係都嘗試處理好,就像最近那部彈手指的大戲中所描述的一樣,只有你去跟過去的自己和解,你才會催生出來自於本能中,那股無止盡的勇氣,為維護自由體制而奮鬥不懈,盡力去發揮自己的影響力,努力挽救他人。

譬如,在十字路口停下來,為了讓阿婆能早點下班,花 30 元買串玉蘭花、拿罐冰涼飲料給辛苦送件的郵差、給勞苦功高的員警說句體己的讚美之話,你能做到的事情其實不少,不是嗎? 關於交談,你得先聊對方的生活,才有機會談政治,然後才能討論政治會影響未來生活模式。這道理很簡單,因為你我當下的生活方式,其實就實際反映了政治,你是希望藍綠對抗繼續?還是希望溝通交流,一起對抗危機?

我始終相信,一個人真誠的溫度,能打破政治認同的藩籬,唯有每個人都努力變好,你的城市才會好,台灣才會更好,這次,我們不需要立什麼征服宇宙的偉大志向,先不忙著試圖改變別人意識形態,光去叫醒那些還睡著的人,其實就夠你忙的了。

鑰匙,就掌握在我們的手裡,當你一次又一次的選擇開啟與他人的交流,你就會發現人與人之間,其實沒什麼不同,對於幸福的渴望都是一樣的,大家就盡管把自己的日子過踏實了,關懷他人的溫暖,就會像風一樣吹進森林裡,將溫度由一棵樹稍傳至另一棵樹稍,最終傳遞整片森林。

有空,關上電腦走出房門,走到尋常裡,改變國家的力量來自於市井,去平淡而自然地去影響他人,你也能決定你的人生。

加油!

延伸閱讀

全球局勢雜誌《外交政策》花 3 個月追蹤「韓流」,查出中國騰訊 3 員工創立韓粉粉專

【你不懂韓流,或許是不懂集體失落】韓粉的 3 種類型都有等待韓國瑜「救贖」的集體意識

【網:看到眼眶都紅了】作家以自身經驗告訴你,自己如何衝破同溫層、打動韓粉朋友

(本文經原作者 粘拔的幸福碎碎念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 中央社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