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台灣人在中國做的「小動作」,滾成不斷「被道歉」的大麻煩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本文作者藉由一次中國旅行了解到,在中國,只要稍講錯話,就會被政府當作擁有「極端的思想和破壞社會和諧」的嫌疑人,他的「失誤」也導致他幾天下來,只能不斷向中國政府「道歉」。他究竟遭遇了什麼事?(責任編輯:黃梅茹)

首圖來源:作者提供。

文/小鄧

這一篇是我在這趟旅行中,最想跟大家講的故事,但因人在中國不想有爭議,所以回到台灣時才敢跟大家講,他讓我更珍惜台灣的自由與民主,也讓我體悟在國外(尤其是專制的中國)對身旁的人還是要有警覺心的。

我放下戒心在中國暢聊政治,卻換來意想不到的後果

還記得我到中國西安住青旅時 和房客聊政治 的那篇文嗎? 在那時我覺得對方很年輕,思想理性開放,會一同聊兩岸的政治,然而在之後還有後續。之後當我在整理行李時,他看到我帶的國旗及彩虹台灣旗,我也跟他解釋是離開中國才會掛的,我自己也不想在大陸惹事。然後我就跟他共住在一間長達三天左右,這三天我們有說有笑,分享旅行景點,在他離開時還互相祝福道別,沒想到一切的事就在他離開後發生⋯⋯

隔天晚上我逛完博物館回到青旅休息時,有個公安突然找上我,說有個山東的年輕人舉報我有極端的思想和攜帶破壞社會和諧的旗子,當下我整個傻住了,但我立馬反應過來趕緊否認,說明是誤會一場,公安就簡單的問我的行程就離開了。

結束後整個緊張起來,自己也害怕起來,身邊的德國朋友知道後也很震驚及憤怒,我們便決定立馬把旗子銷毀,於是我把旗子包在垃圾袋裡丟到遠處的垃圾筒裡,覺得事情可以告一段落。

但沒想到回到青旅洗完澡後公安又來了,這次他們說要做個完整的筆錄,甚至要檢查包包,我就在晚上十一點在青旅大廳和警察告知所有訊息, 當然我只能不斷重述「兩岸一家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完全就是壓力下的違心之論 ,筆錄做完後又來一個移民署的官員,直接惡狠狠的威脅再做多餘的事就試試看, 我當下只能不斷說抱歉都是誤會一場!

當天晚上從凌晨一點到六點,我沒辦法好好睡覺,一直突然驚醒,想說警察會不會又突然找上門把我帶走,那一晚的恐懼不知道尾隨了我多久,即使到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有緊張的感覺!

但最讓我感到驚訝及失望的是那位把我舉報的室友,在相處得這三天中他沒有異狀,彼此有說有笑,然而他卻在離開後反刺我一刀。這件事讓我對中國人的信任降到最低,也對自己的鬆懈感到恥辱,旅途中任何人問我兩岸的政治時,我也直接說不清楚、沒興趣,因為我知道,身邊的人無法信任!

中國可能會善待台灣人,但前提是你要先接受「一國兩制」

我認為任何地方都有好人壞人,台灣有,中國也是如此,但是在中國專制的環境下人民間是很難有信任,就算有那也是充滿前提和被河蟹(和諧)後的結果!就像 很多台灣人的經驗是只要說自己來自台灣往往都會獲得更多的友善,但這個友善的前提下就是要你接受一國兩制、兩岸一家親的概念。

經過這趟旅行後,我可能這幾十年內都不會再去中國了,我依然會對在這趟旅行中幫助過我的中國人充滿感謝,但除非這個國家開始有全世界公認的民主及言論自由時,我才會覺得這裡的人民是可以信任的。

最後常有人問說言論自由可以吃嗎?走了一趟中國我可以篤定的說,它不可以吃,但言論自由可以讓你吃得安心、睡得放心,你不用害怕自己突然被信任的人舉報被公安抓走,這就是民主、是言論自由!

延伸閱讀

【天空真的出現大彩虹】三讀通過!台灣成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國,5/24 就能丟紅色炸彈

【彭博社:台灣領導人押上政治生涯】無懼選票流失壓力,府院聯手拜託綠委投下「同婚贊同票」

中國教授電話連線批習近平遭公安破門而入,被消失前最後一句話:「我有我的言論自由!」

從《還願》跟中國道歉看台灣:如果我們一步步退讓,未來能否有言論自由就很難說了

【許瑋甯的道歉信盲點】表態反台獨要當中國人,台藝人拋棄人權自由後還有權利反狗仔嗎?

(本文經原作者 小鄧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作者提供。)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