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播就洗版我的臉書】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舔拭社會傷口,揭露媒體的「再次謀殺」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優質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以「無差別殺人」為主題,隱射過去發生的「鄭捷隨機殺人案」和「小燈泡事件」,被鄉民 大推 :「是部值得省思的戲」。(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臉書粉專 我們與惡的距離 The World Between Us

《報橘》徵才中!和我們一起讓台灣變更好 >> 詳細職缺訊息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即將在公視、CATCHPLAY 與 HBO Asia 平台播出的台灣職人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由金鐘編劇呂蒔媛取材自台灣社會事件,號召了賈靜雯、溫昇豪、吳慷仁等台灣優秀演員共演,要角之一溫昇豪日前接受《上報》專訪,分享參與此劇拍攝的心得點滴,也展現了身為知青演員的真誠一面。

《我們與惡的距離》從無差別殺人案講起……

溫昇豪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所飾演的報社創辦人「劉昭國」是一個既理性又具理想性的媒體從業人員,和當初他在《敗犬女王》所飾演的學長形象不謀而合。面對這份已經深植在觀眾心中的那個暖男形象,溫昇豪表示自己私底下是個會為了群體好而去努力的人:「《與惡》是從一個無差別殺人案開始講起的故事,有時候戲拍一拍,場面變得很緊繃,情感太過飽滿需要抒發,拍攝現場就需要開點玩笑、讓氣氛稍微鬆一點,我就會開始練肖偉,舒緩現場。」但笑言自己是端看現場所需:「如果劇組氣氛狀況較輕鬆,我反而就會變成比較嚴肅的那個人」。

溫昇豪與賈靜雯飾演一對在無差別殺人案中痛失愛子的父母,這份巨大的家庭變故也影響了這對夫妻的婚姻狀況 劉昭國藉由投入工作度過喪子之痛,常常睡在報社沒有回家,被同事過度關懷也一度被老婆懷疑他精神出軌 ,難免讓觀眾聯想到溫昇豪在《犀利人妻》裡所飾演的瑞凡一角。

對於這個走到哪裡都會被看作是「台劇至今最成功的負心漢角色」,溫昇豪苦笑回應:「最近在路上拍戲的時候,還被圍觀的人們用《犀利人妻》的瑞凡呼喚我,同事跟我說,『一個演員一輩子有演到幾個能被記住的經典角色很不容易,是很成功的事。』想想也對。但我也很希望能再演出另一個可以這麼被觀眾記這個久的角色。」

或許就是因為如此,我們可以看到溫昇豪非常游刃有餘地在《我們與惡的距離》演出劉昭國一角,他讓觀眾既熟悉又感到親切,是全劇中重要的療癒靈魂人物。

《與惡》觸碰台灣社會議題!溫昇豪讚:很少一口氣看完整個劇本,幾乎沒找到破綻

雖然《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故事核心議題觸碰的是台灣近幾年也有發生的社會事件傷口,但劉昭國在整齣劇而言是個溫暖的存在。不諱言「劇本」與「人設」都是溫昇豪接演此劇的重要原因之一:「這劇本是我近幾年來看到最好的,能接演這戲很開心, 覺得台灣觀眾能有不一樣的戲劇選擇,打開不同視角。我常常覺得歐美戲劇可以辦得到,台灣應該也可以,《我們與惡的距離》搞不好可以帶動台灣觀眾的審美和價值觀的提升。 這讓身為劇組一員的我感到參演很榮幸」。

坦言自己接戲的原則不外乎是「劇本喜不喜歡?有沒有時間?以及和劇組團隊能夠合拍嗎?」溫昇豪自覺是個理性的人,但看了《我們與惡的距離》幾分鐘眼眶就泛紅:「我很少一口氣看完整個劇本,但《我們與惡的距離》我是一開始看,就一口氣看完整本。我是個吹毛求疵的人,但看完劇本,幾乎沒找到破綻。」所以也就順理成章接演此劇。

另外,溫昇豪和導演林君陽亦是多年好友,面對這位北藝大研究所的同學林君陽,溫昇豪很佩服他在拍攝《我們與惡的距離》時的冷靜表現:「一般戲劇的敘事立場都是較為單一的,但《我們與惡的距離》很複雜,劇中人物每個人的立場都不一樣,林君陽在拍攝現場時的運籌帷幄,表現得像是個法官、外星人或上帝,他真的是很客觀地在現場調控每一個演員的。」

除了溫昇豪,本劇還延攬了賈靜雯、吳慷仁、周采詩、林予晞、施名帥、洪都拉斯、陳妤、曾沛慈、林哲熹、于卉喬、檢場與謝瓊煖等重量級演員共演,能在這一群戲精和新銳演員陣容中,把每個人都調度在同一水平之上,林君陽的導演功力確實不言而喻。

台灣媒體生態圈正在改變,資訊爆炸變得「人人神經質」

出現律師、醫師、記者等職業角色的《我們與惡的距離》不僅只是一齣職人劇,也是一場情感和解的公路之旅。劇中溫昇豪與賈靜雯所組成的中產記者家庭中,還有知名網紅小女孩喬喬飾演他們的女兒、以及大兒子相伴,理當是個夢幻家庭的組合。然而一切卻因為天外飛來一宗無差別殺人案,讓這個家庭痛失愛子,留下了一個小女兒,一家只剩三口,面對著過了兩年依然無法痊癒的傷口。

回憶當初與賈靜雯討論此劇時,兩人私底下都不敢想像自己的小孩若真的遇到這種事會怎麼樣?但他們會大聊社會觀,聊孩子的教養、彼此的工作狀況、台灣的治安,還有父母經。

「我們都還算是很相信台灣的治安是不錯的。像這樣的社會事件,我不確定以前是不是真的沒有?畢竟台灣媒體生態在改變,以前我們資訊較缺乏而且社會習慣隱惡揚善,大家容易有種安居樂業的社會氛圍。現在資訊發達了,事情蓋不住,有好有壞,好的是我們更全面知道整體社會狀況,壞的是可能會變得人人都神經質。

但說到底,我還是我相信我自己,身為父母親,我們自己還是要負責任,把孩子照顧好。」溫昇豪舉例自己平常帶小孩若在公園內,可以容受女兒在自己視線範圍內十幾二十公尺,更遠就不行了。

提到劇中飾演自己女兒的喬喬,溫昇豪說:「這個小朋友才五年級,卻有個老靈魂。她很理解大人世界,世故也早熟。這特質很適合她在《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演出,她飾演「天晴」本來就要有超齡早熟的表現。」喬喬所飾演的女兒角色,在劇裡有一些挑戰父母的戲份(開始想談戀愛、不理爸媽),也有各種嗆辣台詞。

面對這樣的戲中女兒,溫昇豪也跟賈靜雯和導演林君陽認真討論過:「我們的結論就是,這女孩因為父母沈溺在哥哥死去的傷痛裡走不出來,她小小年紀就被忽視,所以才會刻意叛逆,想要『討拍』!」這一家人必須從家庭巨變中走出來,一切並不容易。畢竟,能挽救愛的裂痕的方式,也還是愛。

為戲刻意瘦了幾公斤,蓄鬍、駝背,表現出受害者家屬的形象之餘,溫昇豪仍不忘提及《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故事性才是觀影重點:「這故事劇本很好,不需要演員使用太多力氣。我再演出時不需要強加情緒,因為故事本身已經夠強了。只是演戲時的精神狀況有比較緊繃。」

強調此劇難得著墨的加害者家屬視角:「很多事情,我們都沒有為加害者家屬想過。她們得背負家人的罪一輩子,被社會敵視。被害者雖然也痛苦,至少還會得到社會的關懷。」《我們與惡的距離》於三月底問世,用不卑不亢的戲劇姿態,與觀眾一起舔拭社會事件的傷口,或許才是當代台灣最所需要「溫暖力量」。

推薦閱讀

寫在鄭捷執行死刑那天:當社會把錯都推給一個人承擔,就隨時可能出現下一個「受害者」
那些媒體報導沒說的事:一場鄭捷、受害者家屬、與辯護律師的三方對話
NCC 終於要處理媒體亂象嗎——小燈泡母出席公聽會,痛陳孩子遺體被輪播難道是自己犯法?

作夥伴 上報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專訪《我們與惡的距離》溫昇豪:希望演出另一個跟瑞凡同樣經典的角色 〉。首圖來源:臉書粉專 我們與惡的距離 The World Between Us。)

更多上報好文請看:
《我們與惡的距離》首映記者會  賈靜雯盼大家停下批判好好看戲 
 公視台語時代劇《苦力》殺青 蔡昌憲拍好拍滿 6 個月仍離情依依 
 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首播倒數 賈靜雯真喝上戲演活酗酒母親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