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白綠互攻!我們要學會利用柯文哲,而不是傻傻中了『境外勢力』的分化」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突然驚鴻一瞥,才發現原來距離上次選舉也已經過了四年,細數過往,四年下來台北有了多少轉變?「我們」—— 這股尋求公平正義的中堅力量,盤踞於太陽花學運過後的公民社會之中,「我們」今年又該如何做出抉擇,才能算是對台灣負責任、清楚明暸地將聲音傳遞給全世界?(責任編輯:黃梅茹)

首圖來源:柯文哲 粉絲專頁。

文/maxmaster

對於這次選舉,其實對於大部份從太陽花一路走來的公民社會,是一個很複雜兩難的決定。

「我們」這些人是誰?

從太陽花一路走來的鄉民, 事實上是一群尋求公平正義,尋求對抗境外勢力的中堅力量,這股力量也是臺灣這 4 年最大的影響力。 細看太陽花、柯 p 旋風、民進黨 2016 的大勝,其實都是這一個 20~40 歲網路世代力量之展現,這個世代最大的特色,就是我們從不屬於任何一個陣營。這個世代,擁有高度自主意識;這個世代,希望力求公平正義。

因此在退回服貿時,我們自主團結。還記得那個時候,我們一起在 ptt 提醒鼓勵彼此。提醒鄉民,立法院哪個地方需要值班;提醒鄉民,哪邊可能會被攻陷;我們自主提供物資,我們自己運過去。這時候他們說,我們是太陽花學運。在柯文哲冒出來時,我們覺得這阿伯非常認真,他帶給我們藍綠以外的選擇。

當柯文哲一日雙塔時,我們彼此提醒大家,現在阿伯去到哪裡,大家趕去支持。這時候他們說,這是柯文哲旋風。在民進黨 2016 對戰國民黨時,是我們彼此提醒彼此,一定要回鄉投票。

還記得 2016,0115 從下午到晚上,大家不停於八卦版回報各地搭車狀況。我們不停鼓勵彼此,一定要回去投票,我們也不停鼓勵大家把餅一起作大,最後民進黨於 2016 贏到會怕。這時候他們說,這是民進黨全面大勝。事實上,這不是什麼旋風,也不是什麼大勝。

事實上這就臺灣年輕世代,特別是不停行動、不停運用 ptt 運用網路自主串聯,最後鄉民就這樣一點一點積沙成塔。 從在學校的你妳,從在打工的你妳,從在上班的你妳,從在台灣的你妳,從在世界各地的你妳,是我們這些在臺灣各角落的小鄉民所帶來的。

我們有人騎了 1、2 小時的車回家投票,我們有人站了 3、4 小的火車回家投票,甚至有許多是買了機票回台參戰,是我們撐起太陽花,是我們撐起柯文哲,是我們撐起民進黨。因為,我們希望可以建立一個「公平正義的國家」。是我們給了柯文哲力量,是我們給了民進黨力量。

人民對政黨釋放出權利,卻沒得到相對等的對待

但坦白講,在一例一休時、在勞工正義時民進黨偏離了。民進黨未落實我們公民主人對他的要求, 我們這個世代,其實目標很簡單 —— 就是「建立一個公平正義的國家」。 民進黨沒意識到這點,這個關鍵點是民進黨在今年選舉面臨全面困戰主因。一例一休、勞工權益被民進黨偏離了我們的要求,這是我們鄉民不再撐民進黨的原因,而這點也是後來境外勢力成功從我們防線上撕裂的突破口。

民進黨這時才發現,原來我們不是黨工可以帶起來的,也就在這絕佳時刻 境外勢力集結五毛,全面攻陷臺灣。相對上,我們賦予在柯文哲身上的力量並未減少太多,因為柯文哲在扮演我們交付的工作上算盡責:還債、調整資源、成功將臺北帶出一個高峰,所以柯文哲聲勢一直都非常高,高到部份民進黨人開始炮轟柯文哲。

開始,連那幾台原本鄉民支持的政論節目,也開始炮轟柯文哲。他們開始價值上錯亂,將重炮轉向夥伴。部份民進黨人以為消滅柯文哲就能重掌這股力量,但問題不是柯文哲,問題在於公民的力量決定誰強誰就會強。

所以對今年的選舉,我個人本來想法非常單純:就是利用柯文哲來當我們台北市民的公僕來服務我們,其他選區反正,也就隨便。 因為一例一休後,我們就打算給部份民進黨人知道,天下不是你們打的。

你們的天下,其實是我們這些小人物,這些年輕人,一步一步、一張一張投出來的。我們也許卑微,我們也許平凡,但我們就是改變歷史的人。

但現在說真的,真的非常兩難,因為境外勢力已大軍逼近。說真的,我認為,我們年輕世代的鄉民,對於誰是網軍誰是五毛,我認為我們是可以很清楚判斷的。這幾個月,從網軍分析網站科學化數據,還有這幾天 ptt 不斷出現假柯粉攻擊綠粉、假綠粉攻擊柯粉;事實上我認為,這背後就是要造成,白綠互相開火。

利用此點,將可使境外勢力大幅擴展勢力。因此我認為,說現在沒有五毛、 沒有中國共產黨在背後網攻的人,可能是他真的看不懂,或是其實他看懂,但他不能或他也不願說出來。

就連美國都能看穿,境外勢力如何干涉台灣選舉

另外, 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 都明確提到有境外勢力在影響選舉。

事實上莫健是職業外交官,我們也白話說,美國在台協會,差不多與美國政府是同等詞。一般職業外交官是非常小心用詞的,特別是對於一個國家選舉,可能美國也看出,這次選舉的嚴重性,特別是會牽連到目前美國對中國的全面壓制。所以, 他們特別想提醒我們,否則一個美國職業外交官不可能在選舉前講白話 的。

有人也會說境外勢力如果有網軍,為什麼會特別拉動南部選舉,而不是全面拉動呢?

事實上境外勢力的主敵人過往策略一般都是這樣,他們不管是戰爭、網攻戰,他們貫常會先選一個直接震動到你心深處的點。

從國共戰爭時期,共產黨首先就是先在孟良崮,直接滅掉國民黨第一王牌部隊整編 74 師。因為他知道從那以後,其他國民黨部隊都會想,第一王牌都輸了,何況是我。因此,境外勢力在台灣發動攻勢,挑選南部。我認為其效果是與孟良崮滅掉整編 74 師,是一樣邏輯。用電競說法就是,直接滅你本家,讓你心理整個震動。

這也是為什麼另一個 美國前外交官 Robert C DeWitt 會跳出來說高雄並不是又老又窮,其實,我估計美國也很明顯看出:共產黨直抄本家讓你心理崩盤的策略。

否則不會是這種鋪梗手法,接下來就這幾日特別是從昨天到今天的,不斷製造假綠粉假柯粉,讓白綠互攻,柯綠兩邊不斷交戰。這其實就是境外勢力及五毛在這幾年之進化,當然,我們也可以就傻傻跳進去跟著一起戰。反正最後台北、新北、台中、高雄都輸光,看是綠粉高興還是柯粉高興。

導演傅榆的一席話,讓我轉念

但就在 11 月 17 日,一個平凡無心之人,她帶著害怕、緊張,又勇敢地說出:「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生為台灣人最大的願望。」傅榆這句話,我認為也是為這選舉又投入了一個震撼彈。

我建議各位可以多重看幾次,因為說真的,我也問了我自己很多次,如果是我,我會講嗎?因為如果傅榆不要講這句話,在她未來,她是可以到中國去賺人民幣;在眼前的巨大利益,事實上會因為這句話而失去的。但傅榆還是緊張,卻有充滿勇氣地結巴說出,我們這代人心中最大的願望。

因為傅榆這句話讓我整個回想,到底當我們這些年的努力是為什麼?不就也是,「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

因此我開始陷入兩難,究竟是要讓民進黨這個公僕知道痛,還是要讓境外勢力哈哈大笑?最後我思考,如果我們要跟中國共產黨對抗,就要學習中國共產黨的戰略,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去對抗境外勢力(白話來講就是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

我們應該誠實去看一件事實,就是我們還不夠強大,我們還不夠強大到可以先分裂後再去戰勝境外勢力,所以在台灣很多縣市選舉,我們並沒第三個選擇。我們如果不先團結一切可團結的力量去打擊主要敵人,我們根本就無法抗衡境外勢力對我們的影響,如果連境外勢力都對抗不了,是又要如何公平正義。

因此雖然我們可能對於這位公僕的表現不是讓我們公民很滿意,但我們實在更不能接受中國共產黨五毛可以左右我們國家的選舉。 我認為,我們必須靜下心,全局思考,如果有較具優勢對抗境外勢力的候選人,我們應該力挺。臺北市部份我後面再提,先說其他選區,要請各位靜下心,思考如果 1124 票開出來,若主要對手大獲全勝時,會比前夥伴勝利來得好嗎?

如果你真的心過不去,我建議可以主戰場(縣市長)應團結老夥伴,先擋住境外勢力;次戰場(縣市議員)就看你怎麼選擇了。

另外也奉勸台北市某些老朋友及老夥伴,選票是一張一張,加減出來的。按照歷史數據來看,沒有團結的夥伴,是從來都贏不了的。你可能不是非常喜歡柯文哲某些言語,但腦子請清楚一點,在對抗境外勢力的道路上,本來就是需有鴿派與鷹派。更不用說這幾天,在 ptt 大量出現的假綠粉假柯粉真分化的戰術,面對台北市他們不停鼓吹說,要作個堅定臺灣人,票投某某。

面對高雄市他們不停鼓吹跳出藍綠,但其實他們就是要將票源進行分散,所求目的就是利用言語來分化對抗境外勢力的統一陣線。 我們要學會利用柯文哲,而不是傻傻中了境外勢力的分化。

由台灣民主先驅的例子,讓我們明瞭:對抗境外勢力應為首要目標

如果你還想不懂,那就思考在臺灣民主化的過程中,有兩個關鍵領導人,一個是 李登輝前總統 ,一個是 黃信介黨主席

在推動過程中,李前總統,事實上說得可是國家統一綱領,因為他知道不這樣去準備,他是對抗不了當初的非主流派。事實上也就是用這一招,李前總統才可以取得國民黨領導權。而這時民進黨最聰明的領導人,信介仙,亦正確地在戰線上協助李前總統,將炮火對準主要敵人。

就因為他們兩一鴿一鷹,最後才真正避免臺灣落入非主流派(在那個時候的部份民進黨人也被分化,甚至批評信介仙勾結中國、出賣臺灣,跟目前那些被分化洗腦的深綠對柯文哲說得差不多)。如果當初信介仙也是像現在部份激進獨派,要求李前總統不能講國家統一綱領才能合作,那對不起,各位現在可能還在唱著黨國偉大,部份節日還得高喊領袖萬歲。

所以麻煩靜下心,因為 第一目標是:對抗境外勢力 。不要一股腦兒衝,世界上的事有時要衝,有時要緩,要先思考清楚是先活下去,而不是一路衝。都已經被兵臨城下了還要求說一定要穿什麼顏色的衣服,才是戰友。

如果你不換衣服那就一起死,這不叫價值,這充其量就是義和團的程度。如果你是真心要對抗境外勢力,絕對不是那麼單純,如果你不懂,聯合次要對手打擊主要對手,那你投的每張選票都是在協助主要對手。

因為數據跟歷史都告訴我們,怎樣才可能在台北市取得勝利,我們還沒強壯到可以分裂取勝。所以麻煩所有有看到本文的你與妳,在投票櫃前投票前時閉上眼,想像一下當開票後,每張叫票都是你的老對手 xxx 一票、xxx 一票時,最後你的老對手開開心心慶祝當選,老共也必定宣稱是大勝利時,然後對抗境外敵人統一陣線的兩邊夥伴各自落寞,這真的是你喜歡的?這就是所謂臺灣價值?

想想李登輝,想想信介仙,他們兩個最有臺灣價值吧?但若要單純就語言與文字去評斷,那個時候的他們,有符合現在規定的臺灣價值嗎?我估計是沒有,但也因為他們會利用鴿派鷹派,他們會拋棄成見團結對抗非主流派,所以才有臺灣民主化過程。

為什麼他們可以懂得團結對抗主要對手,我們就不懂?

面對境外勢力大軍來臨,大家是不是該先放下本位主義,思考結果。 整體策略應該是,1124 要團結選擇會贏境外勢力的公僕,在整個對抗境外勢力的夥伴,不管是在台北、新北、台中、高雄,我們合則兩利,分則兩敗,只有團結一致,才可能險勝。

先補個八卦,有些網友一直在研究到底有無境外勢力影響臺灣。其實不要說網軍五毛,事實上在這幾年,境外勢力是全面在發展。

以本省掛兄弟圈來講,這幾年也開始出現說北京話朋友的介入,一些本來混得不怎樣的角色,去了中國回來,突然就實力大增。做兄弟核心重點是資金,有資金你就可以實力大增,這些年我都懷疑起是不是有些資金有目的性的在招安部份角頭、陣頭,其實其背後用意是在培養友中勢力。

所以你問我,有沒有境外勢力在影響選舉?現在真的已經兵臨城下了嗎?如果連兄弟圈都有人在串聯,你認為呢?

有人說我們臺灣人愛錢、怕死、愛面子,但傅榆告訴了我們,也告訴了全世界:事實上,我們或許平凡,或許不高貴,但 1124 讓我們會同傅榆一樣勇敢。 告訴全世界,我們必須也會一起勇敢、聰明地、有策略地與境外勢力對抗周旋下去。

最後請各位去投票,我們也許是小人物,我們也許平凡,但我們歷史往往就是由我們這些平凡小人物一票一票投出來的。最後一段話,說給所有 ptt 那些共同對抗境外勢力的夥伴,1124 我認為台北、新北、台中、高雄都是一樣的,1124 合則險勝、分則慘敗。

也在此提醒各方陣營的夥伴們,這最後 36 小時,境外勢力會拼了命要白綠對抗,因為只有運用這招,境外勢力就真的可以全面擴張勢力。所以不要中了計、著了套,只要是互相攻擊的文不要去回。有堅定地走在一起,我們才可能暫緩境外勢力的影響,1124 麻煩戶籍在臺灣各地的夥伴們,都請回鄉投票。

就像過去一樣,不要受分化走在一起。1123 麻煩在大台北地區的夥伴們,讓我們也來嘗試一個偉大夢想如何?

我一直在想,如果陳其邁、韓國瑜都可以有 12 萬人站出來,為什麼我們大台北的青年,會讓一個為我們省下 530 億的孤獨阿伯,孤獨地一個人走在前面。就算 1124 阿伯的實驗會因為我們自己分裂而失敗,但我認為 1123 晚上,我們是否應該全部站出。謝謝阿伯,也記錄在台灣曾經有一過一個政治人物,帶給我們不一樣的路線。

另外也提醒大家, 台灣選舉,人潮是會影響投票意願,我們所有的夥伴不要只在家等投票 。1123,13 萬青年站出來,光榮四四南,謝謝阿伯曾經帶給我們一個路線,也許後天會因為我們分裂而結束;但明晚,四四南,讓我們團結光榮一役。

延伸閱讀

【網軍對台灣民主的傷害】「你仔細觀察會發現,這兩週柯文哲的批評聲浪增加但護航的人變少了」
柯文哲能靠政績輾壓藍綠嗎
【柯文哲笑姚丁不會用 Google】台北最大鹽商手把手指導,如何網路搜尋台北四年施政
台北市府替代役男:只有柯文哲在,市政才極有可能闖入台北人盲目的眼中
【居然有案子拖 48 年都沒人理】看完柯文哲搞定的八大「懸案」,再來說改變有沒有成真

(本文經合作夥伴 maxmaster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 柯文哲 粉絲專頁。)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