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已提告葛特曼——器官移植風雲,演變成一堂給台灣人的邏輯與道德倫理課

首圖來源:中央社。

10/2, 《屠殺》一書的作者伊森·葛特曼 來台開記者會 ,記者在會中提問「是否認為柯文哲是騙子?」,葛特曼也以「Yes!」回應。因為葛特曼未在 24 小時內「騙子」一事道歉,今早 10/4 柯文哲的委任律師與柯文哲競選團隊赴台北地檢署按鈴申告,為任律師也在柯文哲的聲明稿中提到,「對一位講究誠信、正直的政治工作者來說,名譽與誠信是柯文哲的底線,不容退讓。而如果這不是對台灣醫療與對柯文哲人格的屠殺,什麼才是屠殺?」

其實,無論柯文哲與葛特曼,雙方各有支持者表態,演變到後來,對台灣人來說像極了一門速成邏輯與道德倫理課,怎麼說呢?

回歸 Ecmo 這件事本身,它不是拿來救人的醫療器材嗎?

網友 實在看不下去,對於 Ecmo 葉克膜本身,他不懂為什麼有些人就是無法理解:葉克膜的主要功能就是急救,而且也只能急救!

他也提到,醫療上有很多器材是拿來維持生命的,但是葉克膜的功能不是慢性的維生系統,也就是説葉克膜僅能為病人維持短暫的心肺功能,暫時讓患者度過生命的危險期。

另外,葉克膜還會有相當多的副作用,包括慢性器官衰竭、血溶、組織壞死等,根本只會用在最後一道防線。他也質疑,活著什麼都不做,臟器新鮮度 100%,結果花幾十萬架設葉克膜,臟器新鮮度剩 50%,怎麼會有人以為葉克膜是可以拿來保存器官新鮮度的呢?且人在過世後,開葉克膜讓逝者血氧流通,提高死後器捐的成功率,又與活摘器官有何相關?

就連柯文哲於昨天的受訪時也再次解釋,「葉克膜是一種很高端的科技,其實用在器官移植是很小的一部分,主要還是心肺功能的支持」,當然他也為自己抱不平, 自己揭露台灣有人帶有病人去中國接受器官移植,卻演變成「柯文哲帶台灣的病人去中國接受器官移植」,真的很冤。

當記者詢問柯文哲,是否明確表態不支持葉克膜有可能被濫用?柯文哲回答:「我們是在亞洲地區主要發展葉克膜這種技術的人,但是要用在哪裡,這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就好像核子能、原子彈,難道你要怪愛因斯坦,發明這個 E = mc^2?」

於是,柯文哲道德標準檢視聲浪襲來

作家溫朗東不認同柯文哲在這次事件上的態度。

他在臉書中 撰文 寫道,葛特曼對柯文哲的質疑,並不是說柯文哲仲介活摘器官買賣,而是說柯文哲「客觀層面」助長了中國活摘器官,所以核心的問題在於:如果柯文哲現在得知葉克膜技術會助長中國政府活摘器官販售,柯文哲有沒有要譴責中國政府濫用醫學技術?

葛特曼認為,只要你知道你的技術,被用在不好的地方,即使你當初不知道,你現在知道了,你就應該對抗這件惡行。但溫朗東覺得柯文哲自認己身就像愛因斯坦,不必為相對論造成核子彈負責。

所以溫朗東不認同柯文哲因自己的技術被拿去助長惡行時,卻沒有做到一個偉大科學家應該做到的事:譴責施行惡行的國家強權、做出反省與試圖彌補傷害。

比對完葛特曼跟柯文哲的說法後,兩者說法並沒有明顯的衝突。用較高的道德標準來看,柯文哲有問題;用較低的道德標準來看,柯文哲稱不上惡。 葛特曼說柯文哲對「葉克膜的技術,被用到活摘中國異議人士器官,助長中國政府惡行」的這件事情,要負上一些道德…

Posted by 溫朗東 on Wednesday, 3 October 2018

但因為有網友留言提到豐田汽車(Toyota)成為恐怖分子的最愛不就也要檢討?溫朗東的回應「我認為 Toyota 確實要負一些企業責任」也引發網友正反爭論。

如何用邏輯學看待這件事?

面對許多人開始以「道德責任」談論此事,輔大哲學系教授 人渣文本 再度利用自身專業給予大眾新的切角思考。

他提到,「任何人當然都可以討論道德責任,不過不應該重新定義倫理學概念,或硬把學界已經認為有問題的理論掰成對的。柯文哲教葉克膜,然後阿六仔拿葉克膜去做壞事,如果你認為柯文哲有道德責任,那你就抱持一種支持「消極責任」的結果論。所以人不只要為「教葉克膜然後阿六仔拿葉克膜去做壞事」來負責,也要為存錢在郵局負責,因為郵局的錢會被拿去投資台灣上市公司,台灣上市公司又搬錢去中國投資,中國政府從台商投資企業抽稅費,然後拿這稅收來迫害法輪功。」

他還舉一個例子讓大家思考:一個鄉下老阿罵把錢存在郵局,她就要為迫害法輪功負責嗎?要負責的當然是那個下決定的中共狗官,關老阿罵屁事?

另外,他也就學界主流觀點表示消極責任是一個錯誤的道德主張,但華人常會無意間對他人有過度的道德要求,並干預他人應屬自決的人生抉擇。

因為前一篇文章,有人問我台獨吉娃娃為何不能探討柯文哲的道德責任。任何人當然都可以討論道德責任,不過不應該重新定義倫理學概念,或硬把學界已經認為有問題的理論掰成對的。柯文哲教葉克膜,然後阿六仔拿葉克膜去做壞事,如果你認為柯文哲有道德責…

Posted by 特急件小周的人渣文本 on Wednesday, 3 October 2018

當許多中性事物被拿來作不當使用時,我們該站哪一方?

當本身的葉克膜,被使用的人去拿去惡意使用,難道我們就應該完全批判葉克膜或是研發團隊嗎?這或許是一個大家可以思考的問題。

延伸閱讀

柯文哲是「騙子」?葛特曼比起揭露真相,展現了更多邏輯謬論
【葉克膜受惠者家屬的告白】藉著幻想打擊柯文哲和 ECMO,你們不覺得自己噁心邪惡?
利用打手再燒四年前一模一樣的柯文哲器官移植案,民進黨是不是覺得台灣人很健忘?
致獨派:狂抹黑柯文哲不僅多餘,還顯現出你們對台灣人的不信任

參考資料

《自由時報》:〈不滿葛特曼控「Liar」柯文哲委任律師提告誹謗
溫朗東 臉書
人渣文本 臉書
批踢踢 12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首圖來源:中央社。)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