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完「陳文成是誰」然後呢?其實你可以用募資支持台灣落實轉型正義

【為什麼我們要選這篇文章】

近來因為全聯廣告疑似 影射白色恐怖受害者陳文成 ,引起大眾的討論,許多人開始問:「陳文成是誰?」甚至因此去了解白色恐怖時期的歷史,但除了找資料瞭解,我們還能做什麼呢?

本文為「台灣人權促進會」所寫,該組織援助了許多遭到迫害的政治犯,最近他們有項募資活動,來看看他們要怎麼讓台灣落實轉型正義吧!(責任編輯:翁筠茜)

圖片來源:台灣人權促進會 截圖。

文/何宇軒(台灣人權促進會成員)

日前全聯超市一則影射陳文成事件,但又隨即被下架的廣告引發話題,但是 在威權時代,還有許多遭到迫害的個案,也同樣也很少被看見 。台灣人權促進會從 1984 年成立至今,參與過無數重要的社會運動及個案聲援,過程中累積許多歷史檔案及資料,但因為缺乏人力去清點,目前這些大量的卷宗、判決書、書信等文件,只能堆滿在約 8 平方公尺大小的倉庫中。

台權會倉庫實景。

這些援助的個案,包括早期的政治犯救援及關懷、黑名單返鄉運動、520 農民運動,獨台會案,軍中人權個案,蘇建和案,司馬庫斯案,樂生院,高砂義勇軍拆碑事件,黃文雄國安法釋憲案,拒按指紋釋憲案,推動國家人權委員會及國際公約等等。

台權會希望可以募到一位專職人員一年的薪水,來統整這些歷史資料

台權會秘書長邱伊翎表示,這些個案資料有太多複雜的個資問題,因此當時並未處理。但另一方面,台權會也不希望這些資料就慢慢在倉庫裡發黃腐朽,因此, 希望至少募到一位專職人員一年的薪水,來統整這些歷史資料 ,並邀集專家學者,討論個資及授權等問題、建立處理原則,並進行掃描。

邱伊翎進一步說明,如果募款能夠成功,將會招募一名檔案專員,他最主要的工作,是去盤點整個倉庫裡,到底還有哪些東西。這些資料包括卷宗、起訴書、判決書、書信,以及政治犯的資料卡。還有一些歷史事件及個案,也有很多相關的判決書與卷宗,都是厚厚的一疊。

清點之後,接下來的問題是哪些要公開、要怎麼公開?專員必須去召集專家學者一起來討論,邀請在各個不同的時代、參與過台權會的人,包括台權會過去及現在的會長或執委,還有專家學者的意見,去綜合討論出比較恰當的方法。

要用什麼方式公開這麼多的歷史檔案?

至於可能的公開方式,邱伊翎說, 一種是掃描起來,讓民眾直接在網路上查詢 ,但這也需要人力去一份一份掃描,還要先遮蔽掉不能公開的個資以及洽談授權。 另外一種方式,也許是整理完之後,交給某個機構或學術單位 ,做後續的保存或讓民眾查詢,但這還需要再討論。

邱伊翎表示,花時間做這些事的意義在於,有很多歷史事件,本來教科書上就不會寫,早期的媒體也都是從政府的角度去報導。至於卷宗或是訴訟案件的資料,能夠從法律的角度,去看當事人在這過程中,被指控犯什麼罪、過去的政府怎麼運用司法當成統治工具,迫害意見不同的人。

這些起訴書、判決,都可以讓我們了解台灣的歷史

這些起訴書、判決或是當事人的書信,都是拼圖裡的一部分,我們可以從這些片段裡,了解台灣的歷史。 這段對台灣人民而言是空白的歷史,如果可以整理出來,甚至在處理完隱私的部分後,做某個程度的公開、讓大家比較容易地去使用,它也具有歷史轉型正義的意義。

說到日前全聯廣告事件,邱伊翎也認為,整個事件其實是有點諷刺的,包括全聯本身就是個黨國企業,而這廣告本身,即使用比較隱晦的方式,也都不能繼續播。「那個噤聲的年代已經過去了嗎?」

邱伊翎強調,我們的轉型正義一直都沒有好好在做,所以如果有更多的檔案、更多的資料、更多的媒體、紀錄片工作者,願意用更多不同的、更有創意的、更活潑的方式,去呈現過去的歷史,這會是讓台灣真的邁向民主,也是整個社會提升人權意識的重要基礎。

支持台權會歷史檔案清點計畫募資

【上班也能聽產業新知】5 分鐘聽懂 AI,找到台灣新定位!

或許你想了解更多白色恐怖的事件:

【無法送達的遺書】親愛的妹妹妳知道嗎?我將離開人世間的那一天晚上,妳是我唯一伴侶
「沒有身分證會被警察抓走!」──我的外婆認不得親人,但白色恐怖的陰影卻成為她僅存的記憶
西門町的獅子林大樓很陰?原來過去隱藏一段國民黨刑求政治犯、人糟蹋人的故事
這些無法送達的遺書,揭開國民黨惡行….. 犯叛亂罪的劉耀庭被槍殺,家人要付五百圓「領屍費」

(本文訊息由台灣人權促進會提供,內文與標題經 BuzzOrange 修訂後刊登。新聞稿 / 產品訊息提供,可寄至:[email protected],經編輯檯審核並評估合宜性後再行刊登。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首圖來源:台灣人權促進會 截圖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