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以為柯文哲受歡迎在於他很神,卻沒認清他其實只做了一件事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一日幕僚》走紅後,一直被其他政客當「北市府花費太多預算製作」炒作,而跟拍了 14 小時的主持人邰智源,形容柯文哲與真正幕僚的關係其實就像──雍正跟張廷玉隆科多一樣,整天批奏摺停不下來。

一位網友看了番外篇相當有感,因為他很不認同現在的社會現象,明明是簡單的事,不過與某些人的利益有所衝突時,就會變得很複雜且獲得無限阻攔。而柯文哲的支持者為什麼支持他?其實就一個簡單原因而已。

(責任編輯:黃梅茹)

BuzzOrange 徵才:社群編輯  >>  詳細職缺訊息 

成為引領台灣正向改變的一份子,從成為國際政經觀察家開始!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以及相關文字作品寄至 [email protected] 
首圖來源:中央社,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

文/KingKingCold 

我來分享一下一日幕僚這支影片,算是番外篇的一些我覺得頗有趣的東西。

木曜 4 超玩這個節目通常的流程是這樣的:每週四晚上 2100~2300 開直播,直播中會播出這周的重點節目,例如一日幕僚,然後直播完的 2330,把這周的這支重點節目給上傳。

上個禮拜四的直播,一日幕僚看完後邰智源有講一些東西我覺得頗有感觸,下面大部分是他講的內容,不過我有自己多寫一點我聽完他的話的心得想法。

他們在拍一日幕僚拍得其實比其他的一日系列趕,因為一日系列現在的作業模式已經是可能會到拍好幾天,然後剪輯在一起,例如一日北捷拍了一個禮拜,而早期那些真的拍一日的,剪出來的分量通常也是 30 分鐘上下。

拍了 14 小時的一日幕僚,市府裡的人為什麼都不回家?

這次的一日幕僚影片,其實拍了 14 個小時的份量,早上六點開始,一路拍到晚上九點半才真正全撤。然後比列把這麼龐大的份量剪入一個小時。

那個時候晚上九點半, 邰智源 就在那邊看會議廳,因為柯文哲還在裡面,柯文哲最後一個會真的開在晚上十點鐘還沒走。

他就邊看邊想,說到底這個人在裡面搞什麼?是不是真的都不用回家的?

形容柯文哲跟幕僚,就好像雍正跟張廷玉隆科多一樣,整天批奏摺沒停下來然後毫不意外地就掛了。

這個形容不受直播現場年輕人的「青睞」,於是陳百祥提了另一個更親切的形容:就像火影鳴人還有鹿丸與木葉丸那種感覺,整天忙忙忙不知道忙三小只知道事情永遠做不完,老婆孩子永遠等明天再相見,旁邊兩個顧問也是忙忙忙,替火影忙那些好像不知道在衝三小的工作。

然後陳百祥在直播就聊到,在拍攝的 14 個小時裡面沒採用的 NG 片段中, 柯文哲其實有談到,他每一天都睡得很好,因為每天晚上回到家都累爆了。

一個人在很疲勞的狀態下睡眠,其實是很高品質的,他都躺下去就斷片,然後不會做夢,因為你已經感受不到淺層睡眠了,然後一醒來,早上五六點了,準備吃早餐,坐公車,早上七點半準時開會。

邰智源把這種生活作息形容成每天就從滿格狀態一直運作,運作到最後晚上真的只剩下 1 趴 2 趴電了,就充電,充好電,就是明天。

他說:這是應該的,本來就應該是這樣, 民主國家的政治人物本來就應該是這樣,為人民服務。不是說什麼父母官什麼的,誰要當個政府官員還兼差你老媽子你爸爸?就只是個公僕,只是來服務他工作的都市,以及在這都市的人們,如此而已。

就好像 20 年前加拿大一個 BC 的省長,開車臨檢,警察認出這個開貨車的竟然是省長,嚇了一跳一樣。

什麼市長省長,在民主國家都應該只是個會吃飯拉屎睡覺的成千上萬的努力工作者的其中之一如此而已。這樣才是應該的。

但是即使這樣子都很難。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

因為這個頭銜,因為這個身分,他一天下來觀察幕僚的行程都看到很多人,有各種複雜的慾望跟想法,在接近這個到不同地方參觀參與與視察的地方首長。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 agenda,有人是為了新聞報導跟故事的製造,有人是為了自己的展覽,有人是為了公宅建設會否影響自己的房產與利益,有些人只是來貼上去跟柯文哲拍張照替自己鑲點金粉罷了。

每個人都是為了自己的不同的利益,在每天的「市長行程」中,跟柯文哲這個人在台北市的各個地方角落做出交流。

問題就在於有交流就有改變,有改變就有變壞的可能,可能這個展文化局不補助了,那搞展覽的人就會馬上不爽。

今天這個公宅蓋了,房仲跟我講我這幾十棟單位會很難賣,租金受到大幅度的影響變成少賺很多。所以很難,本來很應該的事情,很應該的工作,很單純的政策,柯文哲一路走過去,公宅案一蓋章,很應該的東西就變得很不應該,很單純的問題就會變得很複雜,因為太多人太多方向的盤算跟文章,一個決策就是一部份的人爽到另一部份的人越來越痛苦。

難道一切都無解嗎?

但是,這個時候邰智源也說了:這難道是無解的嗎?其實只是某些人欠教育而已。欠了一點,我好,我也不希望別人不好的那一點點心態教育罷了。請問你都有幾百個單位了,請問你住得了多少間?

你只有一棟房這很簡單,你在這裡工作你在這裡生活這裡是你的家,你不會因為隔壁新住了幾百個付不起台北房租,需要公宅政策跟居住正義的社會新鮮人而受影響,因為你是在「生活」的。

但是當你只是拿你的房子「們」當炒房工具,當出租工具的時候,那你隔壁有個搶你市場的「公宅」時,你就會大力反對了,因為你不是在「生活」,你是在「搶錢」。

當你有幾十個單位時,你那就不叫賺錢,你已經賺這麼多了,你已經擁有這麼多了,為什麼不停下來想想別人?你一步一步地最佳化自己利益時,你其實只是在搶錢。

所以你反對公宅,所以你反對居住正義,所以你覺得那是他們窮他們懶,所以你成為那幾百場公聽會上最大聲抗議的「當地居民」。所以很簡單的東西變得很複雜,很應該的姿態變得很困難,一億可以辦好的事情最後要花到三五六七八億,當你要照顧很多「朋友」時。

沒必要柯神般地捧殺,柯文哲只是反映「公僕」應該有的姿態

所以邰最後的結論是:你們這些人晚上睡得著嗎?你們替自己謀取這麼多利益之後還要更進一步時,有想過貢獻旁邊那些需要的人嗎?沒有,你們只想到要更多,更多再更多,所以你們晚上真的睡得著嗎?

我只知道,至少柯P每個晚上都睡得很好,我也睡得很好,他睡得好,是因為他忙,因為他每天從清早到深夜想到的,不是自己。

這不就是一個「公僕」應該有的姿態嗎?

回到我自己的想法, 很多人很愛柯神柯神地捧殺,但是他們不瞭解的是,柯文哲的人氣與歡迎度不在於他有多神,(事實上邰智源說幕僚的存在就是不斷幫忘詞忘行程忘講搞的柯文哲不斷擦屁股)他之所以受人歡迎,是因為他顯示了一個民主國家的「公僕」,應該是什麼樣子。

簡單的問題,為什麼要複雜化?

一億可以辦好的案子,為什麼要三四億加五千萬追加?一個理所當然的事情,為什麼不能讓它理所當然下去?

其實就只是這樣而已,不是嗎?其實就只是這樣而已,但是依然可以讓人看到太多的荒謬跟可笑,長期以來一點一滴的不正常所累積成的畸形,包括人性的畸形。

例如一支影片,沒有花到北市府半毛錢,卻獲得了空前的大成功,讓北市府跟製作公司都得到巨大迴響跟雙贏,理應是一個很正當而且很好的事情,理應是一個正確使用新媒體型態而成的超高 CP 值的新媒體行銷大成功,卻讓人看到人性最醜陋的眼紅。

照妖鏡是什麼?

其實就只是把「正常的,該有的樣子」秀給你看,讓你看看照鏡子的這個妖怪,不正常得有多畸形,不就只是這樣嗎?

這面照妖鏡這次照出了新高度,把人性最醜陋的眼紅跟妒忌都照出來了。看著南北藍綠齊吃味,紓壓之餘也只能苦笑他們就是如此畸形。

所以沒花到錢的成功市政行銷,成了丁丁口中的酸言酸語「點閱率能當飯吃嗎?」,成了姚姚羨慕忌妒恨之後更猛烈更秀下限的炮火攻擊,成了幽靈公車跟開房姦聯手藍綠一家親齊攻。一間網路媒體公司自己製作節目的號角,創造了藍綠大和解一起崩潰這麼難得一見的世界奇觀,也成了某議員辦公室主任不爽了就把人家幕僚叫去拉正。

結果拉出一堆記者只好自保龜起來,還用各種自相矛盾的說法切割 + 給自己台階下,這樣的鬧劇。 他們只能用酸言酸語,以及美其名為監督的惡意,去 diss 他人的成功,以安慰自己的失敗。

就好像有人質疑套招,邰就馬上不爽了:我們都拍到上玉山還登北峰了,依然會有人說我們在攝影棚搭景上藍幕。拍了 14 個小時,濃縮到剩下 58 分鐘,依然有人說這叫套招,請問到底要花多少時間套招你才能說服你自己這是假的?

呱吉講得很好:因為他們從沒被喜愛過。

因為這些人沒有這樣努力過,所以根本沒有這樣成功過;因為他們沒有這樣努力為他人付出過,所以根本從沒被他人那麼歡迎過;因為他們從沒鼓起勇氣踏出別人未曾踏出的那一步,所以只能忌妒別人找到的新大陸;因為他們從沒有嘗試好好用心用腦,思考人民真正期待的是什麼。

所以根本不能理解, 正常人要的,其實只是一個正常的市長,其實只是一個「應該有的姿態」罷了。

謹以此文獻給不分藍綠的,這幾天越來越崩潰的朋友們。希望有一天你們也能記得,自己也不是天生在照妖鏡之下,就長得這麼醜的。

延伸閱讀

為什麼一日幕僚能夠爆紅?前幕僚柯昱安解釋並呼喚:饒了學姊吧
【一日幕僚後的民調】不僅高學歷支持回流,柯 P 還拿下天龍國大安區最高支持
【陸之駿專欄】台灣到底要如何才能打破「用錢堆出的選舉」?

(本文經原作者 KingKingCold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中央社,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