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人民幣五千,在北京怎麼生活?五位年輕人在北京的生存故事

【為什麼我們選這篇文章】

2018 年 6 月,中國將 個所稅起徵點(類似台灣的免稅額),由每月 3500 人民幣(大約 16K 台幣),提高至每月 5000 人民幣(大約 23K 台幣),減輕收入中等以下群體的負擔,有利於增強消費能力。

本文訪問五位在北京工作的年輕人,稅改將對他們的生活有何改變?同時也能了解他們真實的生活樣貌。(責任編輯:周政毅)

BuzzOrange 徵才:社群編輯  >>  詳細職缺訊息 

成為引領台灣正向改變的一份子,從成為國際政經觀察家開始!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以及相關文字作品寄至 [email protected]

文/郝琪、採訪/羅茂林
公眾號/谷雨實驗室(微信 ID:guyulab)

個稅起徵點擬提升至每月 5000 元,這意味著很多人將不再繳納個人所得稅。但他們仍要揣著 5000 元左右的月薪,用自己的方式謀生,這是五位年輕人在北京的生存故事。

我媽說,你也找個男朋友,房租可以對半

丁一一(化名)

網站編輯,月薪:4900 人民幣

像我們這種普通家庭,現實一點吧,生活的首要目的就是賺錢。

第一次看到個稅起徵點上調新聞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關我什麼事?是不是很冷漠。我算過,個稅起徵點上調,對我來說就是每個月能省 40 塊錢這樣,相當於每個月多吃一頓麥當勞唄,然後我還要繼續累死累活的工作。

2016 年,我從香港中文大學研究生畢業後到北京求職。第一份工作是在電視台製作生活、民生類節目。薪水按出片分鐘計算,最初規定節目每播出一分鐘,可以拿到 150 塊錢。後來台裡沒錢,就降到每分鐘 105 塊。因此,一直到 2018 年 1 月,我月薪最多 4000 塊。

那份工作非常辛苦,我住朝陽,電視台在海淀,每天往返兩小時。為保證播出,經常要加班到凌晨兩三點,地鐵停運,只能打車回家,一趟一百多塊錢,相當於我一分鐘的播出量。打車當然沒有報銷,一個臨時工能有什麼報銷。我媽那時非常擔心我。我和她手機位置共享。每晚我下班回家,她會一直盯著手機上的移動圖標看,甚至會發現司機是否繞路,她總是等我到家才睡。

2018 年 1 月,我從香港回來快兩年,還沒穩定的工作。我就想,我每天累死累活的到底在幹嘛?正好看到一家新聞門戶網站在招編輯,我就去面試。HR 問我期待薪資多少,我之前窮慣了,告訴對方 6000 元以上就行。我完全沒數,不知道該開什麼樣的薪水,也不知道自己值多少錢。

我還去另一家著名網路傳媒公司面試,對方給我開 1.4 萬薪水。他們還跟我說,你也不用覺得特別多,你研究生的學歷在這兒,起薪就是 8000。那時候我才知道我的學歷這麼值錢。

但我最終還是選擇了前一家網站。一是為了有份收入穩定的工作,二是這個工作輕鬆、福利好,有人給你繳五險一金,家裡也滿意。我現在月薪 4900 左右,房租 3000,每月只剩 1900,家裡會給我 2000 元補貼。我不太會計劃開銷,因為根本不可能有餘錢供你去計劃。

2018 年 1 月 8 日,剛畢業的大學生合租在沒暖氣的出租屋內。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你要扼殺你的欲望,要克制。我基本不買衣服,最多在放假回家時,我媽給我買。只靠我每月剩下的 1900 塊錢生活,我只能在單位食堂吃飯。有了家裡給我的 2000 塊錢,我有時會去淘寶買雙回力或飛躍,或者在周末上午奢侈地吃頓麥當勞早餐。

日子最窘迫時,我每天吃家裡帶來的包子。早晨一個包子,中午一個包子,不吃晚飯。包子是山麻楂、海米、豬肉餡的,我媽每到山麻楂上市的季節,就會買很多,包好了放在泡沫箱裡。我從老家拎上高鐵,一路拎到北京。後來有一陣,我常常早上起來沒飯吃,我媽就說要給我寄包子過來,我說不要,吃你的包子,我會很想家。

我有個也在北京的同學,月薪 7000 多,家裡也會給她補貼 2000 塊。我不明白為什麼 7000 塊錢還要補貼 2000,她的房租只有 2000 多——她和男朋友合租,所以便宜。我媽有時跟我說,哎,你也找個男朋友,房租不就可以對半了嗎?

我現在的工作很輕鬆,審稿送稿這種事情大學就已經幹過了,都是機械化地重複,有時候我會想,為什麼要幹這個工作呀,我在幹嘛。後來想,工作只是為了賺錢而已。 我目前沒有過辭職的念頭,我不可能裸辭,回到身無分文讓父母養的階段。我常和朋友討論相關問題,我們的結論是,錢非常非常重要。

有了錢,你可以去嘗試任何你想要嘗試的,不用擔心因為你毫無收入影響你爸媽的生活。像我們這種普通家庭,現實一點吧,生活的首要目的就是賺錢。

我常想起大二那年我打過的一場辯論賽,辯題是蟻族應不應該堅守在大城市。我的論點是,人在大城市就是在等待改變命運的機會,你不知道這個機會什麼時候到來。對方說,這不對,這是在鼓勵一種虛無縹緲、毫無價值的等待。 我最近一直在想,機會或許並沒有預想中的多,這麼多人留在北京,他們到底在等什麼呢?

過去我在電視台,有一回凌晨 4 點下班,我走路去坐夜 3 路公車,等我上車了,我發現車上還有大概五六個人。 要我說北京是個什麼樣的城市,就是凌晨三四點鐘的公車上還有五六個人的城市

瘋狂加班的時候,我想罵髒話

李欣(化名)

廣告公司員工,月薪:4000 人民幣

我每次賺到錢都會捐幾頓免費午餐,可能我是一個超迷信的人?哈哈,沒有啦,就是總覺得有了錢就得捐出去一點。

找工作時,老板說先實習兩個月再轉正,實習薪水 3000,跟以前的實習薪水相比,我覺得 3000 塊錢挺高的,就忘了談轉正後的薪水。結果轉正後第一次拿正式薪水,扣除五險一金,只有 4000 多塊錢,少得可憐。閒著的時候還好,瘋狂加班的時候想罵髒話。

好在我平時不怎麼花錢,4000 多還算夠用,大頭是租房。我的花錢理念是,無論賺多少錢都會拿出 10%存起來,因此我現在有一點點存款。

這種詭異的存錢習慣從初中就開始。我很怕自己會有什麼事,總覺得應該有備無患。但發現,一過年突然要買票回家、給家人買東西,花銷一下多起來,存一年的錢就沒了。我偶爾會借錢,比如房租變成季付、和同事一起出國玩,看到互聯網金融軟件可以借錢,我就在上面借一點。

2018 年 6 月 21 日,北京國貿地鐵站。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看到個稅起徵點上調的新聞其實沒感覺,之前也沒有算過,因為離我太遠了,我又不是一個月賺幾千萬的人,少不少就十幾塊錢吧 ,依法納稅就是了。而且我們的稅收不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的嘛,當然怎麼用我是不知道………

另外,我每次賺到錢都會捐幾頓免費午餐,可能我是一個超迷信的人?哈哈,沒有啦,就是總覺得有了錢就得捐出去一點 。這還可能跟我的成長環境有關。我老家那裡福利好,而且我是少數民族,每年都會有一些補貼。上大學時,有個阿姨每年給我交學費。一直以來是這樣的生活狀態,導致我也有這樣的意識。

我喜歡做飯。周末的早晨醒來,我會騎車去附近的菜市場買菜。 菜市場的蔬菜沒有超市裡的漂亮,也不夠規整,但那種飽和度不高的顏色讓我更安心,醜陋的樣子更樸實,關鍵是便宜。

自己一個人生活,開始計較起來,會為了比較同一種蔬菜的價格走過許多攤位。一塊錢能買到兩個茄子,六毛錢能帶走兩顆洋蔥,賣菜的大叔還會說給五毛就好了。

炒菜的鍋是最便宜的那種,在宜家買的,九塊九,他們跟我說吃了腦子會變癡呆。我特意上網查, 人家說其實是從得老年癡呆的人身上檢測出他們有鋁,而不是吃了鋁的人都癡呆,我這才放心 。反正那個鍋炒菜超級好吃,而且適合一個人用,把菜炒完了盛出來,剛好裝滿一碗。

我現在在考慮辭職。每當我意識到自己目前做的事情和一年前沒什麼分別,並意識到明年做的事情可能和現在沒什麼分別時,我就很想辭職。

有一次,我送走好友阿林,她說她再也不想來北京了。我不知道我會在北京待多久,也不知道以後的我會在哪裡?但是北京在我眼裡,就是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地方,一個讓我不得不去努力的地方。

我媽告訴我,這 5000 塊錢是我借你的,你要慢慢還我

Joanna(化名)

航空公司空港後台,月薪:4000 人民幣

我後來想,既然我沒有她那麼重的負擔,還是讓自己的生活滋潤一點好了。

我在機場上班,以管培生的身份進入公司,剛開始需要做一些行政、後勤工作。我們單位屬於國企,公積金應該是北京市最高繳納標準,這一點我還挺滿意的。最重要的是有宿舍,省了一大筆房租。

2016 年找到這份工作時,我正準備出國。當時很糾結,後來我媽說,女生就在國企待著挺好的,不會很累。我媽在外企上班,每天工作特別累,她不指望我掙大錢,覺得就這樣挺好。我一個表姑之前也在外企,還是世界 500 強,後來她休了產假,直接被辭退了。在國企肯定不會有這種問題。

我看到個稅起徵點上調的消息就覺得,哇,可能會對收入不那麼高的人有好處吧。之前自己納稅的情況,沒有特別關注過,因為我就算交也不多 。就覺得反正納稅也是每個人應盡的義務嘛,都是必須繳納的,所以就沒有在意過。總之政策前後對我生活沒有影響吧,最多可以省兩頓外賣錢。

我最開始薪水到手大約 4000 元。住了一段時間宿舍後,我在機場附近租了房子,月租 1500。我給自己的消費計劃是,房租 1500,化妝品和衣服 1000 塊,吃飯 500——我們有食堂,一頓飯 15 塊錢,另有 5 塊錢餐補,相當於一餐只要 10 塊錢。剩下 1000 元我用來玩,比如去做美容之類的。

當然出現過「財政危機」的情況。比如我上上個月辦了一張健身卡,年費 2300,我還辦了 3000 元的私教課,用信用卡支付,當時立刻感覺,哇塞!這個月肯定是還不上了。

我本來有點積蓄。我會把年終獎、大學時打工賺的錢、父母的壓歲錢都存起來。但是上上個月,我剛好把這些錢都轉給了我媽,她想幫我買一些理財產品。我只好向她借錢還信用卡。 我跟我媽的錢分得比較清,她會告訴我,這 5000 塊錢是我借你的,你要慢慢還我

2018 年 5 月 25 日,北京亮馬橋公車站,下班排隊等公交。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我想買的東西很多,比如一些昂貴的化妝品。我有個同事特別有錢,她老公月薪 10 萬,她上班就是為了不讓自己和社會脫節。我們經常會讓她推薦化妝品,她推薦的都是一兩千的。我就說,姐,有便宜的嗎?

有時候我很羨慕她。同事們用的水乳都在 2000 塊錢上下,我就用六七百塊的,那時我就會這麼想:這是因為她們老啊,我還年輕,這麼年輕沒有必要用那麼貴的。

我有個大學室友在銀行上班,每天跟在別人屁股後面讓人辦卡。她收入挺高,到手能有 1 萬,多的時候能掙到 1 萬 7,我一度羨慕她,跟她說,哇塞,你掙那麼多,我也要去銀行,我也要去跟在別人屁股後面求別人辦卡。

室友跟我說,你知道求人辦卡多累嗎?她一天都不能休息,風吹日曬,有時候他們會在加油站或飯店外面拉橫幅,寫上什麼什麼銀行幾周年慶,辦卡有優惠之類的。她說她現在就是「有命掙沒命花」。她家是農村的,生活負擔也比較重。我後來想,既然我沒有她那麼重的負擔,還是讓自己的生活滋潤一點好了。

這麼說吧,自從聽說她每天工作 12 小時,一周工作 6 到 7 天,我就覺得我的工作簡直太好了。雖然我也每天工作 12 到 13 小時,但是我上兩天班休兩天,而且這 13 小時中,有效工作時間並不算長,很多時間都是在航站樓裡瞎轉悠、吃飯、跟同事聊天。如果你特別想出去玩,只需和同事換班,換兩個班就能休息 6 天,還不用趕高峰期。

如果將來有更好的機會,我可能會跳槽。但目前還沒有想法,畢竟想找到比我們公司還清閒的工作挺難的。其實我曾經找過。過去,我們的班制是上一天休兩天,後來改成上兩天休兩天,我就很生氣,特別不願意。我跟我媽說,不行,我要找工作。 當時我面試了挺多公司,大多是私企。

那些公司基本都會問我一個問題,你能接受加班嗎?我覺得他們說這種話肯定是不可能有加班費,雖然月薪可以達到 1 萬 5,但就是沒日沒夜地幹。

我有個同事去了互聯網公司,她每個月能掙到 1 萬 3 到 1 萬 7,她跟我說的還是那句話「有命掙沒命花」,她問我現在什麼班制,我說現在特別不好,上兩天休兩天。她說你就開心吧,我上五天休兩天,每天 13 小時。

完了,我瞬間就覺得,一個女生上午 9 點一直工作到晚上 9 點。我還有拖延症,可能回家就 10 點、11 點了,再洗臉刷牙敷面膜,那就整到一兩點了,我的臉還要不要了?!

我認為我的工作 3 年內不會有太大變化。我還是要遵循老人的看法,女生結婚生子挺好的,就像我那個同事,上班就是玩一玩,雖然我沒想上班玩一玩,但我也沒把很大的重心放在工作上,暫時混口飯吃吧。所以後來我就沒考慮過辭職。反正我現在的期待如我媽所願,趕緊找個男朋友把自己嫁出去。

我從不查金融卡餘額

趙泓(化名)

公務員,月薪:4000~5000 人民幣

其實對於一個不求上進的人來說,你並不會感到那麼多生活壓力。

我是公務員。我平時不怎麼看薪水條,所以對個稅繳多少沒什麼概念。其實大多數人考公務員對薪資都有預期,知道它不會特別高,但基本生活是可以保障的 。穩定是我擇業時的首要因素,如果你要北京戶口,這樣選擇會穩妥一點。我 2015 年畢業,一年後拿到北京戶口,後來也想過換工作,但沒那麼多時間讓你想,而且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

這半年我有了一些津貼調整,薪水超出 5000,過去一般都是 4000 元。每個人都會覺得錢不夠花,只不過我沒那麼強烈的感受。我個人生活比較簡單,吃飯在單位食堂,房租用公積金和補貼抵消,上下班坐公共交通。比較大的開銷是電子產品,我有這方面的愛好。比如我前段時間買了個智能烏克麗麗。

又比如,我有 3 部手機,前兩部分別是摩托羅拉的模塊手機和 SONY 的防水手機。最近剛買的一部是 Yota,原價 3000 多,活動價只要 1900。最初我覺得手上同時拿 3 部手機挺奢侈的,就一直擱著,關注 Yota 關注了兩三個月,常常搜尋它的信息,等到它價格降了,那就買吧。

日常生活的消費也會有糾結的時候,不過考慮的時間不比買電子產品長。比如要去吃特別遠又特別貴的東西,如果是自己一個人,我一般就不去了,如果和別人一起,我就會告訴他們,拿出手機,時間是單數就去,是雙數就不去。

我沒有開通手機銀行,也沒有查餘額的習慣,一般就花著,一般也夠花。有一回我心血來潮去銀行打了詳單,突然發現,我的餘額怎麼就剩這些了,有些錢我壓根想不起來怎麼花的,那就作罷。當然,卡裡的餘額還是超過 1 萬的,工作 1 年之後,我卡裡一般都會有至少 1 萬塊錢。

2017 年國家公務員考試開考,據人社部發布的數據顯示:共有 148.63 萬人通過報名資格審查,招錄只有 2.7 萬人,平均招錄比約 55:1。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區別於大部分人的猜測,我的工作很忙,上班期間沒什麼時間看手機,還老加班。我當年也以為公務員輕鬆點兒,我學的新聞專業,都沒想去媒體,媒體肯定老加班,後來覺得,當初還不如去媒體。

在我看來,這工作待遇還行,就是太忙了,活有點太多了,不適合年輕人。年輕人最好下班後可以自由安排,騎個車、遊個泳或者去圖書館看個書。

其實對於一個不求上進的人來說,你並不會感到那麼多生活壓力。你要是想去生活壓力小的地方,以後隨時可以回去。但比如北京和杭州,無非一個房價 8 萬,一個房價 5 萬,這是五十步跟百步的區別而已,乾脆就別考慮那麼遠。

我頂多覺得腦子別老渾渾噩噩,多思考思考,別那麼封閉,最好跟社會多接觸一些。我們這工作跟社會接觸很少,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太封閉,就會嘗試新事物,上網買個好玩的東西,比如那把烏克麗麗,雖然我只在端午節時有時間拿出來玩了一個多小時。

我隨手就把薪水條丟進了垃圾桶

Derrick(化名)

公關公司管培生,月薪:4000 人民幣

iPhoneX 剛出來時,我很想買,一看價格,我開始計算,即便分期付款,也需要我 1/4 薪水,算了,還是不買了。凡是碰到這種花費比較多的東西,跟薪水一比,我都不想買了。

第一次實習時,老大跟我講,你來北京第一年基本要靠家裡,第二年如果能經濟獨立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了。這句話印在了我心裡。因此,2017 年 7 月進入公司時,我能接受稅前 4000 元的薪水,我知道第一年可能需要家裡養活我。

不過,真正拿到薪水時,我還是很忿忿不平。實習期間我做了很多有成績的事,比如在汽車展會上做了幾百萬的媒體投放業務,以及在全國媒體的試駕會上做板塊負責人。

2017 年 7 月底,正式拿到薪水,我覺得,我 X,就這麼點錢,隨手就把薪水條丟進垃圾桶。在我們這個行業,入行拿 4000 月薪很正常。但拿這個薪水的人,在公關公司一般負責最底層的事,幫老板們跑腿、整理數據,但我事情很多,壓力很大,因此很不爽。

看到起徵點上調的新聞,第一反應就是:哦,我知道了。因為本來對我的薪水就沒有什麼影響,畢竟沒有進入高收入人群,而且新聞裡說也只是草案徵求意見階段,我覺得吧,通常民意也上傳不上去。現在年輕人都被生活打壓得很佛系了,不參政不議事。

我是一個沒有理財能力的人,尤其是在移動支付的大背景下,多數人對自己花了多少錢沒有概念,但我沒有過入不敷出的時候。大學時我拍過幾部片子,後來把版權賣出去,賺了 3 萬塊錢,如果不是因為這點積蓄,我根本撐不過去。我後來估算了一下,我每月的開銷大概是 6000 元,這意味著,每個月我要從自己的積蓄中再拿出 2000 元。

2018 年 4 月 29 日,北京地鐵西二旗站的共享單車。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我是一個物欲很強的人。大學時一直賺外快,從來不愁錢,看到什麼都想買。等我真正開始賺錢了,受制於經濟實力,這一年沒有買過昂貴的東西。去年 iPhone X 剛出來時,我很想買,一看價格,我開始計算,即便分期付款,也需要我 1/4 薪水,算了,還是不買了。凡是碰到這種花費比較多的東西,跟薪水一比,我都不想買了。

我的總監買了 iPhone X,分期付款的。我當時想,我靠,一個總監那麼高的薪資分期付款幹嘛?後來他跟我說,這其實是一種理財方式,你不應該一次性把現金流劃出去,在通貨膨脹的情況下,貨幣一直在貶值,能把錢分散開就分散開用,這跟買房是一樣的。

剛來北京時,我媽陪我去宜家,她為我挑了一個特別好的書架,接近 2000 塊錢。我義正嚴辭地拒絕了她,最後買了個 600 塊的,就是那種正在做促銷、如果書放多了中間就會往下墜的書架。

一年後,我要離開北京去深圳了,薪資也漲到 9000 一個月。我覺得我挺有遠見,搬家根本搬不走它。我把房子轉租給蘭州大學的畢業生,在他身上,我彷彿看見一年前的自己,我把包括書架在內的一些東西都留給了他。

我還去和我的實習生對接工作。我將自己這一年的經歷都告訴了他,包括我如何在一年內把我的薪資翻了倍。 我希望他能夠抱有一些希望,不能拿 4000 塊錢就永遠幹 4000 塊錢的事 。我告訴他最現實的狀況,這一年你需要家裡支援,但你用實際行動可以盡快擺脫這些,做到經濟獨立。

閱讀原文

推薦閱讀

【挖掘中國底層的故事】如青苔一般無人問津的一群人,卻有著值得每個人尊敬的精神
【投稿】高考取代科舉讓中國人徹底瘋狂!不只學生,家長與老師都是受害者
中國的崛起造就都市的繁榮,卻讓他鄉遊子身處在「人多,不安全,又冷」的社會

(本文經原公眾號谷雨實驗室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月入人民幣五千,在北京怎麼生活?五位年輕人在北京的生存故事 〉。首圖來源: 谷雨實驗室)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