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專家看中國】澳洲前總理陸克文:對習近平獨裁專制感到震撼,是西方國家自己的問題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陸克文是澳洲政治家、外交家,他很特別,從 15 歲就對中華文化嚮往,大學時更修讀中國歷史、中國文學,還曾留學台灣,在台北師範大學學中文。1980 年,陸克文寫榮譽學位論文時,研究主題是當代中國的民主運動。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給予西方很大的震撼。外界都在評論中國之際,陸克文竟反指:西方的問題才大呢!他為什麼這麼說?

(責任編輯:陳彥廷)

圖片來源:wiki

華盛頓 — 剛剛閉幕的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被認為是一次歷史性的會議,它通過了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憲法修正案,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無限期執政鋪平了道路。這一重大改變在西方引起了巨大的震撼。不過, 前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認為,這種震撼只能說明西方沒有讀懂習近平。 在他看來,西方所犯的最大的分析錯誤在於認為習近平在中國的經濟實力趕上美國後想繼續支撐自由的、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西方的震撼更能說明西方的問題

目前是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主席的前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3 月 20 日在《紐約時報》上發表文章說,中國全國人大決定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使西方受到巨大的震撼,中國目前的國家主席習近平突然之間被描述成一個新的儒家獨裁專制者,掌管著一個馬克思-列寧主義政黨和一個有選擇性的資本主義經濟,並帶著讓他的國家成為一個全球大國的雄心壯志。

陸克文認為,西方所感受到的這種震撼更能說明西方而不是中國的問題。 他在文章中說,在習近平執政的過去 5 年里, 西方領導人和分析家經常把他們腦子中想象的中國投射到中國頭上,而不是一個反映中國自己領導人實際聲明的映像,或是在中國的治國之道中得到實證的映像。

習近平並沒有突然發生改變

曾經擔任過澳大利亞外長的陸克文說,「習近平並沒有突然之間發生改變。從一開始,他就顯示了無人能比的快速集權的政治手腕。為了獲取最高權力,他對所有的主要對手進行圍攻,在謀略上制勝,將他們邊緣化並最終除掉。他非凡的權力上升之路並不是個秘密,當然也不適合那些膽怯的人。」

文章說, 習近平的反腐運動是政治鬥爭的典範。自從 2013 年以來,習近平利用這場運動對共產黨進行清理,排除掉任何潛在的挑戰者,並把他的親信安插到各個政府部門。 而且他不會就此止步。設立 國家監察委員會就是要把這場運動從黨內延伸到整個國家。

陸克文指出,習近平現在是多個「領導小組」的組長以及中央委員會的主席,涵蓋每一項重大政策。所謂的 「習近平思想」也被寫入憲法,對於一個在位的國家主席來說這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安排。 他的前任不得不等到他們退下來後才得以讓他們的「思想」寫入憲法。

他說,在這種情況下, 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只是錦上添花的事情。即使沒有這個改變,習近平也可能在 21 世紀 20 年代一直都是中國的最高領導人。

注意力放在習的新威權主義會錯過中國國家方向上的改變

陸克文說, 西方對取消任期限制的關注大部分放在習近平的「新威權主義」上,而這樣做的一個危險是,分析師會錯過中國整體國家方向上出現的更為廣泛的改變。

在陸克文看來,在四十年的務實政策後,中國在過去幾年回復到老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部分正統意識形態。隨之改變的是,中國共產黨正在重新獲得對國家政策操作的地位。以前,黨關注的是意識形態,而政府各部門的專業人員處理複雜的政策與管治方面的問題。但是今天, 政策權力的核心已經從國務院轉移到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包括經濟問題。與以前的朱鎔基總理時代相比,這是一個關鍵的改變。 習近平認為,隨著中國向一個全球性大國轉變的繼續,黨在使這個國家凝聚在一起的時候也必須在管理經濟方面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

西方所犯的最大錯誤

陸克文說,也許 整個西方國家所犯的最大的分析錯誤在於這樣一種看法,即習近平在中國的經濟實力可以與美國媲美的時候會繼續支撐自由主義的、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他說,這種希望與早已為人所知的事實不符:中國早就說了,它把現有的秩序看作是一個由上一次世界大戰的勝利者創造的、一個中國沒有發言權的秩序。

文章還指出, 中國從來不認同西方的人權觀。在國際安全秩序方面,中國也從來沒有改變它對美國軍事同盟組成的全球體系的敵意, 尤其是在亞太地區的軍事同盟。

陸克文說,正是因為這些原因,習近平明確呼籲建立一個「新型大國關係」,從「當前的國際秩序之爭」中產生的新型國際體系,以及一個更加積極有為的新型中國外交。這就是為什麼中國成立亞投行、上海合作組織以及「一帶一路」倡議來培育一個不同的多邊體系。

習近平譜寫世界歷史新篇章

陸克文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習近平希望翻過自由主義西方秩序的一頁,並在世界歷史上譜寫新的篇章。 如果中國在今後 10 年成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而且習近平仍然掌管著它,那麼中國的經濟成功將基於一種拒絕了收入的增加、與更為廣泛的經濟自由化和政治民主並列而行的國家資本主義。

他最後在文章中寫道,「我們誰也不知道習近平謀求在多大程度上把這種「中國模式」的原則推廣到更廣的國際秩序之中。這方面將會有緊張。但是 我們應當非常清楚習近平對中國的設想是什麼,而不是通過西方過於樂觀的玫瑰色的眼鏡來看待它。

他說, 西方眼中的中國仍然受到 25 年前鄧小平時代的中國的形象的影響,而習近平的中國截然不同。

延伸閱讀

《紐時》請專家談習近平帝制影響,看來習慣當老大的西方國家一片驚恐
AIT 發文暗嗆習近平修憲,但美國引導的民主價值是否真能代表全世界?
中國重回清朝!修憲案 99 %贊成習近平「登基」,外媒警告修憲可能毀了中國

(本文經美國之音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陆克文:西方没有搞懂习近平的地方 〉。首圖來源:wiki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