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罷免案是台灣民主里程碑:多虧霸昌團體,讓我們重新認識手上這票多重要

【為什麼要挑選這篇文章】

「如果今天不是黃國昌支持同婚,你會想支持嗎?」作者在與反對罷免的長輩對話時,拋出這個疑問,有些人才驚覺自己的價值觀,其實與贊成方沒太大區別。面對議題時,你支持的是政治人物本身、還是他的理念?透過這次的罷免,反而讓大眾有機會去思辨。

(責任編輯:何宇軒)

文/ 陳志明

連日處理安定力量相關的事情,老實說,讓我積累了許多的負能量。 不過,就在傍晚從汐止搭乘電聯車返回台北開會的路上,遇到了我一位同學,也剛好聊到了罷免案的狀態。在聊了一下之後,我轉了個念頭。

今晚就先暫時不罵安定力量了,相反的,今晚反而想要謝謝他們。

最近先後接受了幾次的人物專訪,談到了我從原本的工作轉入時代力量的原因,我都說要謝謝護家盟,如果沒有他們那些鋪天蓋地的糟糕言論,就不會讓人激起想要起身對抗的意念,我可能也還停留在那個自己安頓好自己就好的小確幸裡,說著一些像是 ”同志要是可以順從社會觀感,搞不好社會接受度就會高一點” 這種天真的言論,或是,不理解著同志遊行為什麼要奇裝異服,然後慶幸自己是在所謂的正常這一邊。

在那些人的言論中,在與之對抗的過程中,我看見自己所憎惡的偏見,也同時看見自己在平順生活中所產生的盲點。於是,我離開了自己的立場,重新審視了許多自己看事情的角度,發現問題,然後學著加以修正。

「如果不是黃國昌支持同婚,你會想支持嗎」

今天同學問我,和地方上的長輩溝通不容易吧?

因為時代背景、生活環境,以及生命經驗的不同,世代之間的很多觀念,本來就會有一定的差別,以這次罷免主因的婚姻平權來說,長輩一直都是接受度比較低的族群。但我仔細回想一下這一陣子以來的記憶,才發現這陣子和長輩們在溝通婚姻平權這個議題時,反而是不如我以往經驗中那麼的困難。

我還記得過程中有跟一位老大哥聊天,他忿忿不平的說,好不容易選出一個這樣的好立委,結果那些人隨隨便便找個理由就要說罷免,怎麼可以這樣! 雖然說是要讓同性戀結婚,但也不能這樣就說要罷免啊。他做了那麼多事情,怎麼可以因為這件事情說罷免就罷免。

在一串質樸而出於支持立場的話語中,我隱隱感受到老大哥其實也沒有真的那麼理解婚姻平權,所以我停在這個問題上,重新把問題發問一次:阿兄,我問你啊, 如果今天不是黃國昌支持同性結婚,你會想要支持嗎?

觀念竟然與對手一樣,誰都會感到不安

老大哥看了我一下,沒有馬上回答,我馬上接著再問,如果你也沒有真的這麼支持的話,那安定力量那些人,其實說的也跟你想的一樣,只是他們不喜歡黃國昌,也不喜歡他支持同性結婚,所以罷免他啊。 聽到這邊,老大哥像是被戳了一下似的大聲回話:我才沒那麼衰跟他們一樣那麼沒愛心只顧自己。 雖然我是覺得有點奇怪,但是人家同性戀也有人權,憑什麼要阻止人家結婚。人家要結婚,是關安定力量什麼事。

我當下其實很驚訝。因為以前都是我們在說同志也有人權,同志結婚是一種法律平等的權益,然後再被長輩用各種保守的角度抗拒。 但今天因為有一個形象鮮明的團體發起罷免,說出了許多明顯有些問題的言論,把許多的長輩們擠到安定力量的對立面。而 當長輩們發現自己的一些觀念,居然和安定力量落在相同的位置時,那種想找出自身盲點的不安感,是可以想見的

因為有罷免,讓我們思考對民主的期待

我心裡想了想,也許,這次罷免的考驗並不全然是一件壞事。 它讓許多人重新思考許多事情,也讓我們檢視自己的價值觀。當罷免方得意地說黃國昌修罷免法,是作法自斃,相對於他們把罷免權視為一種集結霸凌的工具,我反而是覺得, 因為有這次的機會,我們可以用一種嚴謹的態度,來檢視我們對民主的期待,對未來的想像,審慎評估自己對於資訊思辨的能力,以及對社會下一代的責任

人民作為這個國家的主人,檢驗我們對民意代表的期待,是一種神聖而基本的權力;這權力之所以神聖,並不是因為可以決定民意代表的去留,而是因為這樣的權力,是建基於我們相信每一個人可以透過自己的思考,共同決定未來。

想到這裡,心中做了個小決定,在今天結束之前,暫時不罵安定力量了。

(本文經原作者 陳志明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 。首圖來源:何宇軒攝)

推薦閱讀:

擋人財路難怪會被罷免!獵雷艦弊案傳高雄官員介入,黃國昌 PO 文「究責到底沒有上限」
我泛藍,但這一次我挺黃國昌──曾經反 318 學運的他為何會這麼說?
安定力量再騙!扯謊不知道黃國昌住哪,卻被媒體公布在戰神家門口叫囂騷擾影片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