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出如「先知」般民主神文的是這兩個小鬼——堂堂蔣中正怎麼會害怕台獨份子?

【為什麼要挑選這本書:《賭鬼的後代》】

謝聰敏起草,魏廷朝修改,彭明敏定稿的《台灣人民自救宣言》,其實這篇文章誕生的過程很戲劇化:魏廷朝 Cosplay 軍官想偷偷送印,卻被國民黨的線民發現,一口氣被全中華民國最有效率的機關包圍逮捕入獄。在監獄裡,他承受了疲勞審訊、施暴,門牙還被打落,但慶幸他們的不屈不撓,才有這篇後世力誇為「先知」的民主好文。

(責任編輯:余如婕)

撰寫《台灣自救宣言》

魏廷朝、謝聰敏認為「反攻大陸」只是蔣介石實施黨國獨裁專制的「神話」。擔任聯合國代表團顧問的彭明敏,更洞悉當局面對聯合國「中國」代表權問題,一年比一年吃力,「一中、一台」是國際共認事實,台灣唯有「自救」一途。師生 達成共識,由謝聰敏起草,魏廷朝修改,彭明敏定稿,完成了《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

彭明敏以外的啟蒙老師:主張和平修憲的劉慶瑞

魏廷朝、謝聰敏的台大畢業論文都找劉慶瑞教授指導,劉慶瑞贊成「以和平方式修改憲法,包括領域、國名都可以改,以適合台灣現狀」,為了台灣前途,兩人已受到劉慶瑞的影響,惜劉慶瑞早逝。

之後,謝聰敏服預官役及任陸軍官校教官近三年,碰到湖口裝甲部隊兵變,認識孫立人將軍麾下翟恆,了解孫立人成立新軍後遭軟禁內幕,致謝聰敏的政治思想也跟著大變。

一九六一年,彭明敏被當局聘為出席聯合國大會中國代表團顧問,附帶任務竟要他順便調查台灣留學生在美國的獨立運動,令他倍感壓力,回台後向當局謹慎地提出報告。

國民黨提拔彭明敏來影響台獨

「國民黨當局聘我為聯合國代表團顧問,外交部長沈昌煥、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長唐縱召見我,卻要我調查在美國的台灣獨立運動,特務主腦之一的張炎元也約見我,致我離開中央黨部時,心情沈重。」

一九六一年八月,彭明敏獲聘為台大政治系主任,再被聘為聯合國代表團顧問,但他卻高興不起來, 赴美前他向中央研究院院長胡適辭行,探望病危的劉慶瑞教授,副總統陳誠也單獨約見他,與他談「台灣內外形勢」,他發現當局似乎要利用他的台籍學者身分來影響在美國的台獨分子。

一九六一年聯合國大會,蔣介石想動用否決權阻止外蒙古加入聯合國﹔但蘇聯以外蒙古若遭否決,也要否決非洲的茅利坦尼亞加入﹔因聯合國大會每年都討論「中國」代表權問題,因支持中共的國家逐年增加,支持國民黨的逐年減少,而國民黨為爭取非洲友邦的支持,那年蔣介石不得不讓步,讓外蒙古與茅利坦尼亞同時加入聯合國。

「蔣介石在世人面前丟了面子,駐聯合國大使蔣廷黻逃過了劫數,葉公超則丟了駐美大使。」那年國民黨險勝,仍維持了聯合國代表權席位,而蔣廷黻保住官位是因他從駐蘇聯大使開始,與蔣氏父子就關係密切。

當年的聯合國,讓彭明敏看透國民黨的謊言

這趟美國行,在紐約的台灣獨立運動活躍分子去找彭明敏,不懂他這個台灣人為什麼願意做國民黨代表團的一員﹖勸他找一個機會在聯合國大會中發言,突然戲劇性地提出台灣獨立的主張,並訴請聯合國採取行動。他們並認為他應該同時向美國政府尋求政治庇護。

彭明敏深知台獨分子的想法,而 聯合國討論「中國」代表權問題,關係著國民黨命運,而台灣人的命運也隨著浮沉 ,但聯合國討論此問題時,卻極少提到台灣人民,國民黨當然不承認台灣人與它的利害並不一致。

彭明敏也看出在台北的政權主張代表「中國」是一個荒謬神話,也等於是個大騙局, 這個神話使得國民黨政權維持雙重機構,一是所謂「中央政府」,所有實質有效的權力,都集中於中國來台的中國人,另一個附屬的「省政府」,部分開放給台灣人參與。致彭明敏認為「一個中國,一個台灣」早已是鐵一般的事實。

「當時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政府,已統治台灣十五年,蔣介石以反攻大陸為名,對台灣頒佈戒嚴法,實行軍事統治,國會永不改選,而且戒嚴也沒有時間的限制。在反攻大陸無望,戒嚴又將永久持續的情況下,台灣的社會與人權出現嚴重的扭曲。」

彭明敏回憶說,作為一個知識分子,他開始思考台灣下一步該怎麼辦﹖該怎麼走﹖並與謝聰敏、魏廷朝等人著手草擬《台灣人民自救宣言》,希望借此喚醒當時的台灣人民,並聯合在台灣的中國人,一起攜手建設台灣成為一個新的國家。

魏廷朝添上「自救」兩字,師生合力完成這篇「先知」文

每次「清談」聚會,謝聰敏都注意聆聽,並開始撰寫《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那時謝聰敏住台北,魏廷朝住南港,謝聰敏常找魏交換意見,偶而也連袂到彭明敏家請益、討論。

「謝聰敏花了兩個多月寫了四、五萬字,彭明敏看了認為太學術性、太生硬,要給誰看?建議找我修改。我不敢說我文筆好,改得很好,而彭明敏的修改則有煽動性。因此內容骨架是謝聰敏的,我添了枝幹,彭教授在後面加了二、三百字則是『畫龍點睛』,很有煽動性。」

魏廷朝感慨《自救宣言》只是師生三人看法, 因彭教授添寫「這個組織正迅速擴大著,這個運動正在有力地展開著」,致當局以為他們有很多同志,結果被刑得半死。

「有人怪我把魏廷朝拉下水,其實是他自願的,宣言中的『自救』兩字,是廷朝加上去的 ,我認為很好﹔有廷朝加入,多了客家代表更好。宣言是我寫的,彭教授認為五萬字太長,不是寫論文,要我重寫,最好能朗朗上口,我乃改寫,後再請廷朝、彭教授再作修改。」

謝聰敏是《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的主導者,但最後定稿的六千多字宣言,內容簡潔生動,則有魏廷朝的心血。他敢幫謝聰敏修改宣言,除受殷海光影響,更多的是他對國家體制、社會不公的細心觀察﹔部分內容更是親耳聽來, 如「毛澤東斷了我們的祖宗,蔣介石絕了我們的子孫」,是軍中老士官流行的怨語,原汁原味,非常生動。

師生一起被捕入獄

彭明敏、魏廷朝、謝聰敏師生三人,為印《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從排版、換鉛字、找印刷廠、監印,雖小心翼翼,但在情治人員嚴密佈線下,仍百密一疏,一九六四年中秋節剛印好,就被軍警逮捕。

《台灣人民自救宣言》經彭明敏師生三人研究刪改,一九六四年暑假就已定稿,謝聰敏也以做生意為由,向父親要了筆錢作印刷費用,存在吳澧培服務的彰化銀行艋舺分行。台北市小型印刷廠大都位於萬華、圓環一帶巷弄,連找人植字、找印刷廠、買鉛字都小心翼翼。

自買鉛字重新排版,7000 字《反共宣言》成了《台灣人民自救宣言》

「謝聰敏在圓環附近小旅館租個小房間,作連絡中心,接著找專門幫人植字者植字排版,為防內容外洩,還先做個假版,將宣言中的『蔣介石』、『國民黨』、『蔣政權』,換成『毛澤東』、『共產黨』、『毛政權』,乍看好像是篇反共宣言。」

因彭明敏忙,多數工作是魏廷朝與謝聰敏在分頭進行,當假版植好字,再去買鉛字,將「毛澤東」、「共產黨」、「毛政權」,換回「蔣介石」、「國民黨」、「蔣政權」,因需要的「蔣」字太多,還跑了多家鉛字店,也怕遭店家懷疑。

印刷的宣言沒有標題、作者,他們準備印刷完成後,再刻番薯印來蓋標題,並準備一萬份,彭教授也廣為收集各機關、行號、團體的信封,並向內政部

要了人民團體與公職人員名冊,準備寄發。

裝北京口音謊稱印軍校考卷,但 百密仍有一疏

但百密仍有一疏,彭明敏在《自由的滋味》有段回憶:

謝聰敏在萬華找了間極小又無照的印刷廠,因常印黃色書刊,做事偷偷摸摸,老闆答應印刷,由我們提供紙張。約好印刷那天,謝聰敏帶來笨重排字版,老闆也安裝在印刷機上,當謝聰敏走到巷口等魏廷朝雇的三輪車送紙來,再進入店內時,老闆竟說他不願印了,令謝、魏都感驚駭,只好將排字版、紙張帶回旅館。

此後十餘天,印刷廠附近傳出有共產黨企圖印刷文宣品攻擊國民黨與蔣政權,致他們懷疑老闆可能趁謝聰敏到巷口等魏廷朝時已先盜印一份,看了內容才不敢再印。

因風聲鶴唳,他們暫避風頭,隔了近一個月,他們在市政府附近的赤峰街再找家沒有登記的地下印刷廠,同意中秋節那天由老闆親自印刷。

中秋節那天,魏廷朝幫謝聰敏搬排字版和紙張到印刷廠, 他們穿著軍服,口操北京語,自稱軍事學校軍訓教官印刷考卷,要嚴格防止試題外洩。這在台灣並不是不尋常的事,老闆似乎也不感覺異常。

魏廷朝在《歷史的窗門》節目回憶說,赤峰街在台北圓環附近,前一天他回楊梅參加鎮運,中秋節上午九時就到印刷廠監印,一直印到下午近五時,期間他只出去上了一次廁所,連中餐也沒吃。

傍晚,彭教授弄了兩個大皮箱,叫了三輪車,將近萬份宣言載到衡陽路三樓彭教授朋友舞蹈老師許惠美的家,樓下是餅店。隨後他與彭教授回到圓環附近旅館,謝聰敏還在睡覺,突然有人敲門,接著六、七名持槍便衣情治人員闖進來,將三人帶走,那時約傍晚六時,天還沒有黑。

何時洩密?他們低估國民黨唯一效率的特務系統

第二次印刷找赤峰街這家老闆,是因老闆不識字,那天又是中秋節,員工放假,由老闆自己印,且中秋節印是兩倍價錢,但還是無法避開情治人員耳目,魏廷朝懷疑老闆趁他上廁所時,私藏了宣言,致後來被查扣的宣言只有九千八百多張,而幹員破門而入時,有人手上還拿著揉得皺皺的宣言。

「國民黨從大陸搬到台灣,唯一具有效率的機關,大概只屬特務系統了。」彭明敏發現特務手中揉得皺皺的宣言,並不是印在他們準備且質料較好的紙張上,該是第一個印刷廠老闆利用謝聰敏到巷口等魏廷朝紙張的幾分鐘空檔,盜印下來,並拿去檢舉報案拿獎金的。

彭明敏懷疑,可能在一個月前,萬華、圓環一帶印刷廠、小旅館都佈滿情治人員線民,他們還天真假設老闆不識字,殊不知已撒下天網,準備「甕中捉鱉」。

謝聰敏則說:「中秋節宣言印刷當天,老闆好奇地拿一張給旁邊的一位初中生看,那個學生說:『文章裡都在寫蔣介石,為什麼不用蔣中正?』所以當天下午我們用三輪車把印好的東西載走之後,他們就跑去圓環邊的警察分局報案,並到旅館逮捕我們三人。」

事隔多年,記憶會淡忘,三位當事人對宣言內容外洩,看法雖有些落差,但百密一疏是事實, 他們從找人植字排版、住小旅館、買鉛字改版、找印刷廠,行蹤早就被情治人員佈下的線民所掌控。

無辜波及許惠美、吳彰全

「三人被押到圓環邊的警察分局,因聽說成員有彭明敏,吸引大批記者湧入。多數媒體不相信《自救宣言》是兩個大學畢業的『小鬼』寫的,認為幕後定有集團策動,對彭明敏的參與也感意外,議論紛紛。

警方簡單偵訊後,連夜用吉普車分別將三人載往天母保警總隊,員警都荷槍實彈,上了刺刀,充滿肅殺氣氛。魏廷朝意外發現彭教授的朋友許惠美,以及他在近

代史研究所的同事吳彰全,也遭波及。吳彰全台大歷史系畢業,正在寫一本近代史著作,寫張字條問他有什麼意見?稿子想請他過目。結果這張在他口袋內被搜出的字條,無端讓吳彰全被關了七天,慘遭刑求,因近史所所長郭廷以與蔣經國交情很好,經郭廷以具保,吳彰全才被釋。許惠美則因剛印好的《自救宣言》寄放在她家,也無辜受牽連。

「閻羅殿」受疲勞審訊,還有電擊跟被打斷的門牙

「第二天三人分被載往台北市西寧南路的警備總部保安處(日治時期的東本願寺),以及北門附近的警總第二處(日治時期的西本願寺)偵訊,日治時期原放骨灰的地下室,改成監牢與審訊室,審訊的酷刑聲音無法傳到外界,故被稱為『閻羅殿』,在這裡疲勞審訊了長達三天三夜,想睡就被潑冷水、電擊,或遭拳頭猛捶,我有兩顆門牙被打落。」

魏廷朝門牙被打落,謝聰敏因當過陸軍官校教官、國民黨中央黨部《今日の中國》月刊主編,又出錢印刷,結果被刑求得最慘,但他堅毅不屈。特務輪番疲勞審問,不給他睡、刑求、潑水、電擊,用大電燈照他,但也擔心出人命,每隔一段時間會叫一位中年醫師進來量血壓、脈膊,聽診心臟。

「誰在背後支持你們?」、「有多少人?」、「下一步計劃是什麼?」、「你們有外國的經濟援助,美國政府在後面不是嗎?」特務甚至還懷疑他們計劃於雙十節當天要陰謀推翻政府,或至少群眾示威。因為「我們在宣言中宣稱有普遍民眾支持」,但其實只是他們三人的共識,並無其他人牽連在內。

怎麼可能是兩個大學畢業的「小鬼」寫的?KMT  懷疑是殷海光、李敖代筆

「《自救宣言》是謝聰敏主稿,我刪改潤飾,彭教授審核定稿,三位都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但特務卻質疑台灣人寫不出那麼有深度見解的宣言,一定有中國人在幕後指導操控,甚至懷疑是出自台大哲學系教授殷海光、作家李敖之手,硬要我們承認,供出是他倆所寫,讓我們哭笑不得。」

魏廷朝告訴特務,這份宣言單純是師生三人的見解,忠實呈現台灣現狀與困境, 而台灣未來要在國際社會生存,只有這樣做,既無外國勢力介入,他們同樣也反對共產黨。

魏廷朝三人與殷海光、李敖都有深交,而這份宣言除是師生三人的智慧結晶外,在他們心中其實也融入了《自由中國》雷震、殷海光與《文星》主編李敖等人的某些觀點,而魏廷朝會幫謝聰敏改《自救宣言》,其實也受到殷海光的影響。

「我敢幫謝聰敏修改《自救宣言》,受殷海光影響很大,他是台灣邏輯學權威,為了民主自由,放棄本行,投入政論,是希望台灣變成自由中國。他最大隱憂是怕國民黨在台灣作惡太多,激起台灣人憤怒,因此希望開明派要站出來。」

兩條小蝦米惹怒蔣介石這隻大尾魚

「沒想到兩個『小蝦米』惹到『大尾魚』,變成政治案件,引起外界重視。」師生三人被抓,雖有媒體採訪,但新聞全被封鎖,直到台大開學,彭明敏沒去上課,才引起校方以及國際特赦組織的重視。

那年教師節蔣介石邀請一些教授學者吃飯,彭明敏也是受邀學者之一,當天卻未出席,問台大校長錢思亮「彭明敏在那裡?」錢思亮雖知道彭明敏被捕,卻不敢正面告訴老蔣,支吾其辭﹔後來老蔣知道彭明敏涉及「自救宣言案」被捕,極為震怒。

彭明敏應邀到韓國首爾大學及泰國曼谷的國際學術會議也缺席,引起外國媒體注意,向警總打聽消息,警總不得不在一個月後發佈了簡短聲明,指彭明敏等三人因「從事破壞政府活動」被捕。

在警總保安處疲勞偵訊一星期後,三人被移監到臥龍街保安處六張犁看守所,三人分到三個房間,並各安排一個犯人同室,魏廷朝跟黃崇光、彭明敏與吳俊輝、謝聰敏與江炳興。

「我用廁所的四方草紙用日文寫點東西,放在浴室鏡櫥內,有些給彭明敏拿走,有些則可能給特務拿走。」因三人不同房,屋頂上裝有竊聽器,卻不准他們在室內交頭接耳,三人無法見面,魏廷朝只好以此方式與彭教授取得連繫。

師生三人於一九六四年九月廿日被捕,到隔年四月二日宣判。在這半年多的牢獄生活,情治人員恩威並濟,要求他們屈服妥協,但他們堅毅不屈。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賭鬼的後代》,由  前衛出版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Youtube 影片 截圖。)

魏廷朝還跟彭明敏幹過這些事

為什麼蔣中正這麼怕彭明敏?當年力爭民主,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成了蔣光頭一生的恥辱
【台獨先知】戳破「反攻大陸」的謊言!52 年發不出的「台灣人民自救傳單」,讓他們遭逮捕
台灣民主的傳奇!他 17 歲就看穿國民黨,寧願退學也不願加入救國團當「奴才」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