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一生見證台灣人被欺負的歷史】為什麼看過「狗去豬來」的台灣人想獨立建國?

【為什麼要挑選這本書:《賭鬼的後代》】

「狗去豬來」是台灣社會在戰後初期流行的用語,用「狗」形容統治台灣近 50 年的日本人,以「豬」形容戰後來台接管的中國人。狗雖然兇狠且吵鬧,但做條看門狗,還是能發揮作用,然而豬卻只會吃而不做事——這句俗語充分表現台灣人對國民政府的失望與不滿,也是「二二八事件」爆發原因的一項佐證。

台灣民主鬥士之一魏廷朝,他的一生幾乎是台灣近代歷史的縮影,他的血、汗、肉都熔鑄在其中,那樣的年代裡發生什麼事呢?讓我們看看魏廷朝早期的人生故事,藉此了解那段「光復」前後的歲月。

(責任編輯:余如婕)

圖片取自 Youtube 影片 截圖

從ぁぃぅぇ到ㄅㄆㄇㄈ

魏廷朝十歲時日本戰敗投降,致他僅受三年多的日語教育;國民政府來台後改受中文教育,他銜接得很好,日、中文俱佳,尤其日文受父親薰陶,成為他語言強項,是他日後求學、謀生的利器。但教育內容讓他錯亂,被罵「鬼畜米英」者,竟擊敗「神國日本」﹔物價飛漲,貪汙腐敗,也讓他失望,「狗去豬來」成民間耳語。

接受皇民化教育

「日治時期一般小孩剛進公學校,因聽不太懂日語,一、二年級常是本省籍老師教,三、四年級才改由日籍老師教;我受父親薰陶,日語不錯,一年級就已完全聽得懂日語。」

魏廷朝一、二年級念龍潭國小,一年級導師是日本人井田,多數同學聽不太懂老師在講什麼,他卻聽得津津有味。二年級老師李雲秀是客家人,受皇民化運動影響,已改為日本姓名,她跟學生授課常是半客語、半日語,學生也易吸收。

二次世界大戰如火如荼, 他跟著大聲背誦「我們衷心感謝生為大日本帝國臣民」,高唱日本軍歌,深信「神國日本」必將擊滅「鬼畜米英」,皇家指日攻占重慶,活捉「蔣介石、宋美齡」。

「直到有一天,在龍潭庄役場皇民奉公會擔任課長的父親,在忘年會酒後,不滿警察出身的庄長宮內罵他『蔣哥囉』(清國奴),氣得將庄長推落水溝,被迫辭職,安排到後龍的『鋯礦株式會社』擔任副廠長兼總務,情況才發生變化。」

那年魏廷朝九歲,父親告訴他,我們是「台灣人」,不可以忘本,雖然不滿意,他還是認了,趁盟軍空襲,公學校長期放假,他跟著父親讀「昔時賢文」、「三字經」、「白話尺牘」,但似懂非懂。

轉學到後龍河洛庄

「我三年級轉到後龍國小,才知道有河洛人,而河洛人排斥客家人非常嚴重,班上五十餘名學生,我跟近半打過架,被欺負得很慘,常被罵『幹!幹!幹!河洛幹客郎』。」

但不打不相識,後來多數河洛同學不但接納了他,他還當選為班長。

日本戰敗 朝廷顛覆

「爸非常高興,認為我的名字『廷朝』取對了,真的顛覆『朝廷』,改朝換代了。」 往日耀武揚威,自認高人一等的日本人,變得相當低調,為迎接國民政府來台接收,以往念ぁぃぅぇ,現在為學北京話,則開始念ㄅㄆㄇㄈ。

日本戰敗投降,國民政府來台接收後,日本人必須在半年內分批遣返,因每人只能帶卅公斤重的家當回日本,房舍、土地、家具、單車等東西都帶不走,只能廉價變賣,致市面上出現了專門收購日本舊貨買賣的行業,稱為「剝狗皮」。

為何稱「剝狗皮」﹖乃因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台灣人不滿被視為二等國民,私下都罵日本人為「狗」,現日本人要變賣家產回日本,有如剝了他們一層皮,故稱「剝狗皮」。

日治時期做過期貨生意的魏維崇,腦筋動得快,也做起「剝狗皮」生意,且賺了些錢,但最後都賭博輸光光,為了餬口,只好重做馮婦,回到楊梅國小擔任教員。

國語課從日語變華語

「日本戰敗投降,我還在念四年級,因沒有教材,也缺乏懂中文的老師,本來教ぁぃぅぇ的老師,只好先用閩南語教『國語課』,老師下課後再去學ㄅㄆㄇㄈ拼音,第二天就現學現教,上課一團亂。」

魏廷朝記得「國語課」所採課本,一到六年級教材都一樣,是小冊的漢語書,記得有這段:「人有兩手,一手五指,兩手十指;指有節,能屈伸。我來,你來;來來去去,同去同行。門外有草地,草地有牛羊;牛羊同啃草,牛大羊小。高高低低,來拍皮球。」

因後龍也有些客家子弟,校長還特別開了一班「客語班」,用客家話教,一星期上兩節,記得第一課是「一陣風,一陣雨,路上行人苦。小學生,上學去,上學有決心,風雨豈能阻﹗」

學校也開始教唱中文歌曲,魏廷朝最先學會的是《義勇軍進行曲》,沒想到後來變成中共的國歌。

一夕之間 教育錯亂

不僅「國語課」突然從ぁぃぅぇ變成ㄅㄆㄇㄈ,以往每天要「東方遙拜」的日本天皇,變成戰敗皇帝,帝國英雄變成了戰犯;而美國羅斯福總統、英國邱吉爾首相,竟是終結二次世界大戰的英雄,那是紅鬼、青鬼?這世界怎一夕變了? 魏廷朝曾問老師「這世界怎變得那麼快?連價值觀都變了」,老師也無法回答。

「二戰後,日本老師都回到日本,國小教員大為缺乏,連很多工友都變成老師。父親先帶大弟、二弟回楊梅國小重執教鞭,我與母親及兩位姊姊則稍後才搬回。」

魏廷朝本以為日本戰敗,日本人走後,台灣生活環境會更好,更富裕、更充足,更有人權,結果卻讓他失望了,他發現國民政府來台接收的七十師、六十二師部隊,竟都是三流雜牌軍,一、二流的國軍都到東北、京滬(南京、上海)接收復員了。

狗去豬來 耳語四起

這群雜牌軍綁腿是裹腳布,肩揹雨傘、鍋子,看來死氣沈沈,軍心喚散,與昔日所見日軍雄赳赳的印象,形成強烈對比。「這豈是祖國的部隊﹖」台灣人懷著歡欣鼓舞的心迎接祖國部隊來台接收,結果卻失望了,加上軍紀很差,物價飛漲,來台官員又貪汙腐敗,漸漸地民怨滋生,沒想到「日本狗」剛走,卻來了「中國豬」,「狗去豬來」的耳語,在民間開始傳開。

魏廷朝轉到楊梅國小就讀,父親也在那兒教書,但薪水卻一拖三個月,原因是官派縣長劉啟光積壓公教人員薪水,拿去炒作米、糖及茶葉生意。日治時期的新竹州,台灣光復後改為新竹縣,接收縣長是郭紹宗,後再派「半山」劉啟光接任縣長,他是軍統特務出身。

當積壓的薪水撥下來時,學校派兩名工友拿著布袋到縣政府領錢,揹著回來,但隨著物價的飛漲,卻買不到什麼東西。

「全家住在學校宿舍,父親的教員薪水連買米的錢都不夠,還好母親克勤克儉,利用宿舍工地種地瓜葉、空心菜,勉強餬口,但全家卻吃到怕。」

魏廷朝感覺日子過得比日治時期還慘,台灣回歸祖國、光復的歡欣,很快地就成幻影。

二二八事件 父親坐黑牢

果然,隨著省籍衝突的加劇,物價的飛漲,民怨的升高,一九四七年初終爆發「二二八事件」,全台各地接連發生暴動。來台的七十師、六十二師部隊,在召募兩萬多名台灣兵後,因剛調回大陸投入國共內戰,造成國府在台維安出現真空現象,乃派廿一師部隊於三月初來台鎮壓,結果大批台灣菁英慘遭殺害。

「二二八事件發生不久,有天父親突然失蹤,沒有回家,全家人心急如焚,後打聽得知是跟一位情治人員起衝突,該員竟公器私用,將父親關進保安司令部軍法處看守所。」

魏廷朝那時念楊梅國小五年級,已感受到威權政治的可怕,學校老師為營救父親,學日治時代的作法,集體聯合簽名陳情到新竹縣政府,「魏維崇是學校最優秀的教員,不可能犯法,妻子兒女嗷嗷待哺,也不要影響學生的受教權,請趕快釋放。」但陳情了兩個月一直沒有下文。

魏廷朝每天到楊梅火車站等父親,都沒等到,但兩個多月後的一個大白天父親竟突然回來了。「據父親說,他被關在十餘人住的大牢房,依法被關兩個月應該被起訴或釋放,乃陳情速『裁判』他, 結果軍事檢察官發現根本沒有他的案子,是遭人公器私用關進來,乃當場釋放。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賭鬼的後代》,由 前衛出版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Youtube 影片 截圖。)

推薦閱讀

他戳破「反攻大陸」神話,被國民黨囚禁 17 年——台灣人一定要知道的民主鬥士,魏廷朝
【民進黨真男人】讓蔣介石超不爽的勇者!當年就開嗆國民黨沒資格代表台灣和中國 【台獨先知】戳破「反攻大陸」的謊言!52 年發不出的「台灣人民自救傳單」,讓他們遭逮捕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