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三分鐘預告看出《花甲男孩》台詞多專業:台灣需要更多優質台語劇,才能不讓母語滅亡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在電視劇《花甲男孩轉大人 》釋出的預告中,讓人看到精采的演技以及在偶像劇中很少出現的本土台語對罵情節,除了讓人驚艷偶像劇也能這樣表現外,也不禁讓人讚賞除了學校教育以外也能透過這樣的方式保留本土語言,但在這之前,我們就先來檢視一下「花甲男孩」和現代人的台語運用是不是夠專業呢?(責任編輯:黃家茹)

文/ 活水來冊房

先看下行連結《花甲男孩轉大人》的片段,看完之後,再重播一次影片,搭配以下講解。

data-width=”840″>

class=”fb-xfbml-parse-ignore”>

花甲男孩轉大人_植劇場 Qseries 植劇場

Posted by 蔡振南 on Sunday, 4 June 2017

 

這段影片,精采絕倫。一鏡到底,走位流暢,針鋒相對,氣口十足。

不管看過幾次,一點開來,就不知不覺會看到底。

台語影視需要更多這樣水準的劇本和演員,才有可能減緩台語滅亡的速度。 蔡振南的演技自然不用講,盧廣仲的演技和口條才是這段戲最驚喜的亮點。要不是影片就先說了是蔡振南與盧廣仲的對手戲,否則我光看影片認不出那是當年咧嘴傻笑唱著「對呀對呀」的盧廣仲。

當然,盧廣仲身為年輕一代,台語雖然輪轉,但不免犯下一些新世代台語常見的錯誤。不過也帶出了不少相當道地的台語詞。以下一一解說。

-----開始上課-----

你知道同性戀台語怎麼說嗎?

3:09 處 ,蔡振南以國語講出「同性戀」,同性戀究竟有沒有台語可以稱呼?事實上是有的,畢竟這種行為古已有之。男同性戀台語稱為「坩仔仙」(khann-á-sian),「坩仔」原本指的是陶鍋,陶鍋覆蓋著看,鍋底圓潤豐滿,中央又有些許凹陷,有如人之臀部(我給這個想像力 87 分),因此也成為屁股的代稱。加個「仙」字,如同「燒酒仙」(酒鬼)的構詞,代表沉迷於屁股的人。順帶一提,肛交在台語稱為「摃坩仔」(kòng-khann-á),不過這些話都帶有貶意。

而女同性戀,台語稱為「磨鏡的」(buâ-kiànn–ê),這詞相當古老,在中國古典色情小說就常見到。因女同性戀兩人相對交叉,完全對稱如同照鏡一般,因而得名,說起來這名字既寫實又文雅呢。

那麼,台語有沒有包括男同、女同的同性戀泛稱詞呢?我是沒聽說過。因此,如果考慮到「坩仔仙」的貶意,以及沒有男女通用的泛稱詞,借華語之「同性戀」來用,還算適當。當然,也可以直接把「同性戀」三字用台語讀為「tông-sìng-luân/luān」。

(網友補充:日治時代有語料稱同性戀為「同性愛」tông-sìng-ài,應是從日文借來的詞彙,是值得撿回來用的台語詞。)

3:30 處 ,可以聽到蔡呼喚盧「阿甲」,或許是編劇對同性戀的隱喻?網路常以「假」的台語「ké」來稱呼「gay」,但又由於注音打字不選字常打成「甲」,於是「甲甲」成為近年來網民用來稱呼男同性戀的暱稱。

(網友補充:純粹是盧的角色叫鄭花甲,跟甲甲無關)

專業台語的表現

0:17 處,「忤逆」(ngóo-gi̍k),不是囉哩吧唆的「你毋聽我的話」之類,相當颯爽俐落的用詞。

2:29 處 ,盧廣仲說「你坐監(tsē-kann)彼幾冬」,不是「予人關」(hőng-kuainn)這個初級程度台語,而是專業的「坐監」,令人激賞!

1:55 處 ,「起跤(kha)動手」,這句漂亮!

音讀的轉化  

1:21 處 ,「你喔抾捔啦」,這個「抾捔」事實上「捔」要念成比較高音的「ka̍k」,但包括蔡振南在內都念成比較低音的「kak」,一方面是有些地方的腔調已經丟失了高音入聲的原因,一方面是現代人常開玩笑把「抾捔」用華語講成「撿角」,「角」的台語是低音的「kak」,未來知道「捔」要念成比較高音「ka̍k」的人就越來越少了。

1:43 處 ,「你袂良心不安喔」,良心的「心」有合嘴唇(sim),光這點大概就贏過一半同年紀的演員了。但是,硬要挑剔的話,盧廣仲搞不好本來要講成「ㄒㄧㄣ」的,只是被下一個字「不」的「ㄅ」聲母開頭合起了嘴唇。我不確定他念這種 m 結尾的字標不標準,畢竟他剛剛「談」(tâm)就講成「ㄉㄢˇ」了。

2:26 處, 盧廣仲說「人咧談戀愛的時陣」,猴~~~抓到了!!我重複看了好幾次他的嘴形,嘴唇沒有碰在一起!「談戀愛」的「談」是「tâm」,盧說成「tân」了。比較有爭議的是「戀愛」,他說的是「luān-ài」,也就是兩個音都是低音;但其實「戀」在台灣民間一般讀作「luân-ái」,第一個字讀音較高些。就教育部的台灣閩南語字典而言,「luān」才是正音,「luân」是俗讀,但在台灣閩南語字典中,所有「戀」的詞彙,包括戀愛、熱戀、初戀,都是標音做俗讀的「luân」,成為教育部台灣閩南語字典中,相當少見的以俗讀當正音的字。

現代人的轉用與誤用

0:41 處,「你這馬是認真的嗎」,這種「嗎」字結尾問句是現代人常見語病,道地說法是「你這馬敢是認真的」。

0:53 處,「我看你頭殼悾闇啦!」在 90 年代,有一齣連續劇「愛」,裡頭有一個飾演腦性麻痺的角色「康安」,演得維妙維肖,當時不少觀眾以為是真的腦性麻痺患者飾演。這個角色走紅之後,也產生不少人以「康安」一詞取笑別人的行為。

然而「康安」效應,其實不只是由於角色刻劃似真,一部份是名字「康安」(Khong An)其實與台語說人愚笨的「悾闇」(khong-am)音近,因此講到「康安」這名字,自然就與「悾闇」聯想在一起,這個角色和名字才深植人心。盧廣仲在此講的是道地的「悾闇」而非「康安」。至於有些人以為是因為「康安」這角色的關係,因此台語以「康安」形容愚笨,那就倒果為因了。

1:02 處「來比賽」,這算華語式台語,道地的台語應該是「來相輸(sio-su)」、「來拚輸贏」之類。

2:04 處 盧說「你敢有腳數(kioh-siàu)」。首先就是「kioh-siàu」這個「kioh」的音,路上抓一百人來問,一百個猜不到是「腳」字。但其實「腳」本來就是入聲字,念成「kioh」是合理的。至於我們常用來稱呼腳的「ㄎㄚ」,那是「跤」。「腳數」其實就是「角色」,以前的人會以「好腳數」來形容戲台上的「好角色」,或用以稱讚人為厲害角色。近年來由於電視媒體「叫小賀」(腳數好)的強力傳播下,「腳數」又被理解為「膽識」之意。

2:18 處 ,盧說「彼是『天生』的」,其實「天生」台語有個很常用的詞,叫「生成」(senn/sinn-sîng)。   

整個來說,這個片段相當令人激賞,光是這三分鐘的片段就是最好的預告,會讓人不禁想追劇。 我期待未來有越來越多高品質台語戲劇的創作,打開新的市場,這是除了本土語在教育體系中教學之外,保留本土語言最大的力量。

推薦閱讀

「國小學台語拼音是不是有病?」看到這問題拳頭都硬了,踐踏台灣文化的你才有病

誰說台灣影視走不出國際?《通靈少女》證明,本土特色+優秀品質就能走向「國際化」

這個外國人台語比我阿嬤還輪轉!靠拼音和看本土劇自學,他的台語已經海放一半台灣人

(本文經原作者 活水來冊房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影片來源:蔡振南 FB。首圖來源:植劇場。)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