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戰神的直播】別國都是先立專法又如何?尤美女:台灣已經在後頭了,不用走別人失敗的路

蔡英文選前承諾會讓同志婚姻合法化,而自從 11 月同婚民法修正案一讀完成,同志婚姻已成為全台灣最火熱的話題。在挺同婚的陣營中,我們也罕見看到藍綠兩黨跨越「楚河漢界」,攜手合作。

BO 這次公民網聚,邀請同婚修法草案的主要推動人民進黨立委尤美女,以及被稱為「新戰神」的國民黨立委許毓仁,和大家聊聊同婚為何勢在必行。

許毓仁國會沙龍選同志議題當主題,尤美女笑稱「應該是穿防彈背心上場」

尤美女立委從過去在性別平權領域耕耘的經驗提到,比起男女平等問題,同志人權更邊緣。而人權的爭取是逐步演進,過去我們為了女性、有色人種、身障者或是兒童權益發聲,現在也是時候,要讓同志獲得應有的權利。

而許毓仁創辦的 TEDxTaipei,本身就是 LGBT 友善公司,他表示公司內有幾位同事就是同志,自己成長過程中也不乏同志朋友。他認為同志的婚姻一直無法受到法律保障是不合理的,因此在成為立法委員後,就將婚姻平權視為修法重要目標,希望在四年任期中推動成功。

許毓仁笑著說,今年 4 月以此為題舉辦國會沙龍時,尤美女還開玩笑說他「很有勇氣,應該是戴著鋼盔和防彈背心上場。」不過他認為今年國會進來了一批年輕的立法委員,加上種種時機的成熟,台灣接下來是很有機會成為第一個同志合法化的國家。

同婚爭議之所以在這兩個月延燒,除了蔡英文選前公開聲明自己支持婚姻平權外,很大原因也是今年 10 月畢安生教授的離世,讓更多人開始關注同志伴侶權益。

尤美女說,今年的熱烈討論其實也是過去幾年下的熱度累積,包括 2012 年她自己的提案、2013 年同志社群的造勢、鄭麗君委員提案,2014 年法案公聽會、詢答,在這些過程中,其實學界、民間團體都累積了許多討論,對於這個議題的公共討論、民眾認同,都起了相當的作用。

而對於網路上對於修法內容的討論,《BO》也整理了兩個問題,分別是對同志收養小孩的爭議和修民法與立專法的差異。

尤美女:外界在吵同志收養小孩的爭議,我反而最不擔心

尤美女表示,自己反而最不擔心收養小孩的問題。因為台灣已經有一套完備的收養機制,而收養的最高準則,就是以子女最佳利益為依歸。因此任何家庭都必須通過試養六個月的測試,社工也會將訪視報告提交法官參考,確定一切沒問題後才會准許收養。

換句話說,網路上所有對於以同志身分收養小孩的批評都是無的放矢, 因為如果一位同志有性侵小孩的可能,本身就無法通過嚴格的審核 。不論異性戀還是同性戀,一對伴侶是否有資格收養小孩,最終還是要回到個案各別探討。

另一方面,尤美女也提到現行規定中已經准許同志收養小孩,但只能用「單身」的身分,不能兩個同志共同收養。目前各縣市同性伴侶註記數字顯示,台灣已有數千對共同生活的同性伴侶。但現行法規卻讓同居同志不能是雙親,只能當陌生人,這在很多層面上來說,對小孩都是不利的。 因此若能讓同志婚姻合法化,其實反而能給小孩更多保障。

而對於外界擔憂同志父母會影響小孩心智發展,尤美女也提出研究反駁。荷蘭 2015 統計報告顯示,同性婚姻的離婚率和異性戀婚姻的離婚率無差異,而同性婚姻家庭的小孩在個人發展、學業成就、社交生活或自尊上,也與異性婚姻家庭小孩無差異。

對於收養小孩的話題,許毓仁則提到這其實是一個假議題。從反同方的言論中看出,台灣社會還是在用恐懼來思考,所有的言論都在害怕自己的權益遭到侵犯,自己嚇自己,根本沒有在討論法條本身。

456
尤美女修法版本。(尤美女提供)

所有國家都是先立專法再修法又如何?台灣不用走別人失敗的路

而對於同志婚姻合法化,究竟是要立專法還是直接修改民法也成為大眾討論焦點。蘋果日報最近一篇社論指出,全世界承認同志婚姻的國家中,除了南非一步到位立專法外,其他國家都有經過「先立特別法再修民法」的轉折,質疑台灣有必要不顧反對聲浪一步到位修改民法,爭取這種「世界第一」嗎?

對此尤美女表示,現今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國家都一樣,修法之後國內反對聲音就急遽下降,因為反對人士發現自己的權益根本不會受損。尤立委指出,同婚權益上台灣已經走在別人後面了,為什麼還要重新走別人失敗的路?

2016-12-13_210134
各國修法進程表。(尤美女提供)

尤美女指出,拿最多人喜歡提的德國來說,德國由於憲法規定結婚是一男一女,因此雖然通過同性伴侶法,但同性婚姻法一直無法通過。然而下場卻是法官一年要處理上百個案,曠日廢時打官司、浪費社會成本。尤補充,法務部今年 8 月派員到德國考察時,法官 Susanne Baer 就建議台灣不要在走德國走的錯路,應該直接開放同志婚姻。

許毓仁:同志婚姻立專法,就像美國過去隔離黑人的種族政策

2016-12-13_210151
立專法就像種族歧視。(尤美女提供)

對於修民法和立專法之爭,許毓仁表示他想請問贊同修專法的人,為何不修民法?如果一套民法無法保障基本人權,他認為這不配叫做民法。至於有人提到同志是少數族群,為何不用立特別法的方式賦予他們結婚權利?

許毓仁以兩點反駁這種說法,首先在所有的國家中,專法、特別法都是優於基本法的存在,反對方提出要立專法其實是自相矛盾。再來他則舉了美國過去處理種族問題,讓黑人坐在公車後排、白人坐公車前牌來區隔為例,質疑未來若立專法,是不是以後公共場所都要再設同志專用的廁所?

許毓仁批評,如果法務系統最後決定立專法,才是錯誤的開始。

許毓仁談稱謂爭議:我們租房子會用「甲方」稱呼房東嗎?

而對於部分人士擔心修法後家庭價值被動搖、在意稱謂名稱改變,許毓仁說自己的修法版本雖是將父母改為雙親、夫妻變成配偶,但其實只要在修法時做些小修正,把父母、夫妻加回來變成「雙親或父母」、「配偶或夫妻」,問題就解決了。

許毓仁接著說,他不知道反同方究竟在反什麼,不可能修一個法會讓民眾不能在家裡叫爸爸媽媽或甚至被罰錢,就像我們買房子簽完約後,不會稱房東為「甲方」,這是基本常識。

他批評反同人士許多論調,都只是為反而反,墮落到基本常識都不願意思考的地步。有些人口口聲聲說同志婚姻讓他們「不知道怎麼教育小孩」,但如果自己的發言都不以事實為標準,又怎麼敢說不知道怎麼教小孩?許毓仁表示,同婚議題並不只是一條法律,他們捍衛的不只是同志的權益,而是在引導社會去思辨。

另外,許毓仁和尤美女也說,很多人提到要立專法,但至今卻沒有看見一個具體的專法版本,根本也無從討論起。最後,許毓仁說同志婚姻合法這條路已經走了將近 20 年,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一條看不見盡頭的路。他質問,一個人深愛的對象是同性,請問這有錯嗎?我們應該用法律懲罰他嗎?如果愛一個人還要經過憲法解釋,這是不人道的。

而對於計畫在 12 月 26 日本會期結束前將修法草案送出委員會,尤美女表示具他所知正、反雙方都已經申請到立院附近的路權。她希望大家都能回歸理性,並且提到最近雙方都辦了許多場活動,相信立委都聽到大家的聲音,剩下就留給立院按照程序來討論。

123
民調顯示,超過一半的民眾支持同性婚姻。(尤美女提供)

延伸閱讀:
【同婚戰神的直播】反同方吵稱謂問題根本胡扯!許毓仁:你租房子簽完約會叫房東「甲方」嗎?
【BO 直播現場】挺同婚,雙「戰神」同台開講!許毓仁+尤美女談婚姻平權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