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決定中共命運

列寧曾經說過:資本主義將被自己編織的繩子吊死。1929 年的西方大蕭條,2008 年的世界金融風暴,似乎使得這句話越來越真實。但在 2016 年當下,非常弔詭的,全世界最失控的資本主義卻發生在中國,這個依然撐著「共產黨」名號的國度。共產經濟吊死了蘇聯,中國因即時拋棄共產經濟而而得以倖免;然而,三十年後,脖子卻已經纏進自己編織的中國特色資本主義的繩套中。

上世紀 80-90 年代,中國金融的大問題是「三角債」,也就是國企與國企、與地方政府之間你借我、我借你,最後誰也還不出錢的問題。朱鎔基總理以成立四大不良資產收購公司、重整銀行系統、發展股票市場、國退民進、加入 WTO、大舉引入外資等策略,緩和了國內信用危機,奠定了中國經濟崛起的運作平台。

然而,在一黨專政、法制為黨所用的情況下,引進的資本主義很快就餵養成了中共特色的怪獸;黨的系統及其家族,作為怪獸的母體,各級政府以及各級國企、民企,孕育出一圈又一圈的小怪獸,爭食著母體的奶頭甚至排泄物。

過去二、三十年的高速成長,就是這樣來的,整個過程可說是「有西方資本主義之形而無其神」,在成千上萬的官、民小怪獸交織之下,當年的「三角債」,今天用「三百角債」恐怕也不足以形容,全國內債總額沒有人說得清楚(但總在相當於三倍 GDP 的兩百兆人民幣左右),更要命的,負債方和債權方之間的環扣鬆脫,經常說不清楚究竟誰欠誰多少。

比起今天中國的金融失控,2008 年的美國次貸危機根本不算什麼。好消息是,中國金融體系還沒與世界接軌,因此其泡沫還屬於「悶燒型」,即使爆了,也只會給世界帶來實體貿易層面的衝擊,而不至於引起全球性的信用危機。壞消息是,台灣和香港不但貿易與中國掛鉤,在中投資也佔很大比例,一旦中國金融泡沫破裂,將受到實體面和金融面的雙重夾擊。

中共現在的狀況是:得了資本主義的病,卻拒絕服用資本主義的藥。關起門來用集權主義玩資本主義,中國再大,也到頭了。

(本文與標題為 范疇 授權刊載,粉絲專頁: 范疇 ,本文原刊於 今周刊 2016/01/28999 期 ,非經允許,不得轉載;圖片來源:vtpoly ,CC license)


延伸閱讀:

中國大媽 比經濟硬著陸 更可怕

 十年後,台灣靠什麼「產品」吃飯?

「相對剝奪感」吃垮台灣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