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媽 比經濟硬著陸 更可怕

人民幣急貶,西方學派的經濟金融界分析出的原因,不外四點:

(一)中國經濟經過十餘年的超高速增長,已經越過頂峰,開始週期性的下滑,因此幣值也必須下滑,以反映真實經濟狀況;

(二)中國產能過剩,出口增長率下滑,貶值有利出口,如同所有其他國家;

(三)2008 年金融危機時所推出的四兆人民幣救市 QE,被地方政府七搞八搞擴張成為十七兆的地方債務,又被影子銀行搞出各種帳本外的「理財產品」,虛擬信用總量遠遠超過貨幣發行量,形成極大的泡沫,只能靠貨幣貶值來煞車,收拾局面。

最後,(四),貶值趨勢造成外資拋售人民幣,國內企業脫產,在預期心理下形成惡性循環。

這些都對,百分之百的對,但沒搔到癢處;中共三十年來經過多少大風大浪,還怕這些技術性的問題?它手頭有無數的另類工具,足以顛顛簸簸的渡過這場挑戰。西方人過去不了解那些另類工具的力道,因而耽心中國經濟硬著陸,現在他們多數都瞭解了,因而當下即使對人民幣貶值這事保持高度警戒,並歸納出以上四類分析,但幾乎每一個人都認為中共政府有能力掌舵,不至於硬著陸。

包括中共政府自己,都沒在耽心經濟的硬著陸;高速成長了二十年,即使硬著陸一次又怎麼了?人家美國和歐洲 2008 年還差一點翻車了呢。中共絕對沒怕在國際上丟面子,它怕的是在國內百姓前丟面子,因為對中共維持執政合法性這一點而言,面子,就是裡子。換個比方說,一個沒有穿內衣的人,外衣,就是內衣。

沒有和中國販夫走卒混過一段日子的人,無法感受到中國一般人內心深處的恐懼和期待。衣冠中人如教授、官員、企業老闆,都是門面話的高手,不可能讓外人知曉他們的內心,就像你我不可能讓外人看到我們在家中穿睡衣的樣子。本質上,這一代中國人無論如何衣著光鮮,都還是被恐慌、謠言驅動的傳統難民,他們或許愛中國,但從來不信任任何政權。他們對個人的細軟財物,防政府如防賊。一百年來,從來沒有過一個政府尊重過人民的私產,說拿就拿,說徵就徵。

人民幣急貶的預期心理,一旦形成小老百姓擠兌外幣的風潮,中國現在僅剩的三兆四千億美元外匯存底,在現行每張身分證每年五萬美元的換匯額度下,只要七千萬張身分證就能將其抹乾。在全國大媽搶金的經驗下,這件事可能只需要六個月。當局的唯一對策就是終止小民換匯,但那等於是殺了百姓的聖牛。殺了百姓的聖牛,這政權就難以為繼了。這,才是中共所害怕的;這,才是人民幣的威力。

(本文與標題為 范疇 授權刊載,粉絲專頁: 范疇 ,本文原刊於 今周刊 2016/01/28 997 期 ,非經允許,不得轉載;圖片來源:Tim Sheerman-Chase ,CC license)


延伸閱讀:

人民幣何時破七? 

台灣能否擺脫「雙重標準」的禍害?

靈肉分家——面對中資併購的最高原則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