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SARS 來勢洶洶:回顧 12 年前,和平醫院的「官僚殺人」實錄

Mers-virus-3D-image

(圖片來源:Wikipedia)

致死率達 4 成,先前在中東國家肆虐的「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感染症」(MERS-CoV,前稱新 SARS,如上圖),病例在本月 21 日已蔓延至南韓,短短一周時間,就已出現 7 起確診病例 (更新:6 月 3 日最新消息,確診病例已增加至 30 例,並有 2 名患者死亡),引發國際高度關注。

新 SARS 來勢洶洶,不禁也讓人回想起 12 年前 SARS 來襲時,那段用 N95 口罩蓋住人際間信任的日子 ──2003 年 4 月 20 日,台灣剛剛舉辦全球第一場 SARS 國際研討會,政府仍沾沾自喜創下「零死亡、零輸出、零社區感染」的三零紀錄,未料 2 天後,和平醫院就爆發院內集體感染事件,中央、北市府下令「封院」,疫情自此一發不可收拾。

《BuzzOrange》以時間軸方式,帶著大家回到 12 年前 SARS 風暴中,空氣中瀰漫著不安與恐懼的和平醫院 ,看看官僚體系如何在一次又一次的錯誤決策中,賠上那些病患、醫護的健康與無辜性命,而 12 年後,當我們準備面對威脅更大的新 SARS(MERS)時,我們真的準備好了嗎?


 

【風暴初期:院方隱匿,讓醫護承擔染病風險】

◎2003 年 4 月 9 日:台北市和平醫院收治一名已感染 SARS 的曹姓婦人。 但根據世界衛生組織認定,曹姓婦人沒有接觸史,因此在當時第一時間未列入 SARS 病例,導致院內人員資訊不足,未做好完善防護措施, 為隨後的院內交叉感染埋下伏筆。

H03

台北市立和平醫院收治染 SARS 的曹姓婦人,打破當時「拒收 SARS 病患」的承諾
(圖片來源:台北市政府)

◎2003 年 4 月 16 日:和平醫院劉姓洗衣工出現高燒不退等症狀,住進和平醫院 B 棟 8 樓 801 號房 ,但因當時資訊不足,第一時間沒有研判是感染 SARS,未進行隔離,儘管院內醫護間已開始耳語流傳「醫院已收治 SARS 病患」,但院方仍未進行管控作業。

◎2003 年 4 月 17 日:在和平醫院 B 棟 8 樓工作的護理長陳靜秋,開始出現高燒、咳嗽症狀。 隨後,8B 護理站內的護理師也陸續發燒, 但院方仍堅稱「院內沒有 SARS 病患」,繼續讓這些染病的護理人員在開放環境下工作。

A101-26-06_1399859252241_27364_ver1.0

和平醫院封院後,在 B 棟隔離病房照顧病患的醫護人員(圖片來源:壹週刊)

◎2003 年 4 月 20 日: 台灣舉辦全球第一場 SARS 國際研討會,在和平醫院疫情未公開引爆的情況下,台灣還保有「零死亡、零輸出、零社區感染」的 SARS 三零紀錄, 中央與台北市政府當時還頗以此紀錄自豪,間接導致部分醫院為了維持「三零」紀錄而隱匿疫情。

◎2003 年 4 月 21 日: 陳靜秋護理長拖著病體撐了 3 天後,在 21 日前往和平醫院急診室打點滴,隨後轉診至台大醫院。此時,B 棟 8 樓的醫護人員已經半數病倒,紛紛前往急診室求診,院內感染不斷擴大中。

◎2003 年 4 月 22 日:7 名醫護和行政人員感染 SARS 的消息正式曝光 ,台北市政府下令和平醫院暫停急診、緊縮門診、停收住院病人。疾管局則在夜間訪視和平醫院後,當場建議封院。

◎2003 年 4 月 23 日: 專家與時任台北市衛生局長邱淑媞開會時,認為「封院必須有配套」,並提出 3 點採取「異地隔離」的建議, 但北市府並未採納 ,在隔天就採取「原地隔離」的封院措施。

 

【風暴中期:封院決策引爆壓力鍋】

◎2003 年 4 月 24 日:行政院與台北市政府共同宣布和平醫院封院 14 天 ,要求全院 900 多位醫護人員返院隔離,家屬居家隔離,200 多位住院病患集中治療,總計約 1200 人被鎖在醫院鐵門內,求助無門。

A101-26-01_1399859286952_27369_ver1.0

和平醫院封院後,醫護被全數召回隔離,只能在院內隔窗觀望(圖片來源:壹週刊)

A101-26-19_1399859377585_27378_ver1.0

醫護人員不滿封院隔離措施,衝出封鎖線抗議(圖片來源:壹週刊)

◎2003 年 4 月 25 日: 和平醫院部分醫護人員不滿被要求與疑似感染者同院隔離,企圖衝出封鎖線抗議;當時正在台北市議會進行專案報告的台北市長馬英九強調「防疫如作戰」,醫護人員「敵前抗命」將依法究責。

◎2003 年 4 月 26 日: 一位疑似感染 SARS 患者在和平醫院上吊自殺。總統陳水扁緊急邀請召集專家開會,隨後下令在 36 小時內將院內所有 SARS 病患移出和平醫院,避免院內交叉感染。

◎2003 年 4 月 27 日:前台北市衛生局長葉金川,與時任台北市衛生局長邱淑媞穿「太空裝」進入和平醫院 ,負責分棟分層的動線管制,以防止院內感染再度發生,並開始移出院內 SARS 病患。 但事實上,當時院內醫護僅能穿著簡便雨衣及口罩,無人可享有同等「太空裝」的防護功力。

A2855914

邱淑媞的「太空裝」引人側目(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

 

【風暴後期:官僚讓人無辜喪命,成為冤死的「抗煞鬥士」】

◎2003 年 4 月 29 日:疑為和平醫院 SARS 感染源之一的劉姓洗衣工,在這一天傍晚病逝。

◎2003 年 5 月 1 號:染 SARS 的 護理長陳靜秋,因呼吸衰竭導致休克,在林口長庚醫院病逝,成為台灣第一個因為 SARS 院內感染而犧牲的醫護人員。 但若當時院方不隱匿疫情,及早通報 SARS 病例並進行隔離治療,陳靜秋有很高的機會可被治癒。

0

和平醫院護理長陳靜秋病逝,剛進入台灣的蘋果日報創刊號以頭版報導(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2003 年 5 月 8 日:和平醫院最後一名病患移出 ,最後一批醫護人員隨之撤離,全院淨空,將由國防部化學兵進行徹底消毒;和平醫院疫情危機處理第一階段暫告一段落。《壹週刊》派出 2 名記者潛入封院的和平醫院,報導在當天出刊,直指和平醫院院長吳康文隱匿疫情,「謊言殺人」

和平醫院內染 SARS 人數統計:
總計有 150 人在和平醫院感染 SARS,當中有 35 人不幸病逝,其中 1 人在院中上吊自殺。

◎2003 年 6 月 18 日:和平醫院院長吳康文和感染科主任林榮第涉嫌怠忽職守 ,刻意隱匿疫情不報,造成該院 27 名醫護及病患因交叉感染 SARS 致死, 台北地檢署依公務員廢弛職務釀成災害罪將兩人起訴,各求處 8 年重刑。

◎2005 年 8 月 10 日: 台北地院認定吳康文、林榮第雖有疏失,但不構成怠忽職守,因此判決兩人無罪。


 

  • 柯 P:「封院」是 15 世紀對抗黑死病的做法

和平醫院錯判疫情、延誤通報,導致院內感染一發不可收拾,但當時的「封院決策」是對或錯,至今仍各說各話。

台北市長柯文哲在去年競選時就指出,「和平醫院封院是錯誤決定」,應該是釋出空間,一人一間隔離並疏散,而不是把全部的人封在醫院裡,「只有 15 世紀的黑死病鼠疫才用這個方法」。彰化基督教醫院醫師 錢建文 也認為,實施封院決策後,當局者也沒有給予院內的醫護人員適當的隔離防護措施,導致後續造成更多病例與傷亡。

但總統 馬英九 表示,「封院是正確決策」,不但阻絕了對外的感染,也使得院內的感染得到控制;雖然封院後雖然還有死亡的病例,但都是封院前就感染的個案。馬英九認為,在和平醫院事件之後,台灣在感染防治上有極大進步,「與 SARS 得到的教訓有很大關係」。

 

  • 唯利是圖的醫療體系,難保不會有第二個和平醫院

儘管 SARS 風暴至今已過了 12 年,從一個造成全民恐慌的未知傳染病,到目前成為實驗室下的檢體,但台灣的醫療環境在過去 10 年間,顯然變化不大:由財團把持的大醫院,結合即將崩壞的健保制度,構成當今依舊是「唯利是圖」的醫療體系,以及不斷緊縮的醫護人力。

根據當時傳出的 內部消息 指出,和平醫院隱匿疫情的主因,是為了「業績考量」而做出的決策,「一方面就是想能賺錢就盡量賺錢」。 當我們再回過頭看看 現在的醫療體系,依舊是在追求利潤最大化,以這種經營邏輯,若是再碰到 MERS、甚至是是未知的傳染疾病,難保不會再製造出「下一個和平醫院」事故。

由此看來,不論是政壇還是醫療體系高層,這些掌握台灣醫療資源的既得利益者,真的從 SARS 學到教訓了嗎?


MERS(又稱新 SARS)小檔案

全名為「中東呼吸道症候群」(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MERS)
致病原與 SARS 一樣,均為冠狀病毒
傳染途徑為飛沫、接觸傳染,潛伏期約 2 至 14 天
臨床反應會出現發燒、咳嗽、呼吸急促、呼吸困難
也可能伴隨腹瀉、肺炎等症狀,嚴重者會引起急性腎衰竭或敗血性休克等併發症
死亡率約 4 成。
原在中東地區流行,本月 21 日在南韓出現首宗確診病例,目前已有 2 名患者死亡。

延伸閱讀

台灣醫療崩壞的元兇:外行領導內行的商業財團,與法界訟棍

專訪血汗護理師:我們用命支撐崩壞的台灣醫療,但誰為我們拚命?

參考資料

獨家直擊 深入和平醫院 100 小時(壹週刊)

紀錄觀點:和平風暴(公視)

和平隱匿疫情 市府混亂封院(中國時報)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