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有強敵環伺、內有家族鬥爭,三星帝國在李健熙倒下後該何去何從?

「我將帶著過去所有的過錯離開。」三星掌門人李健熙上一次因醜聞被迫離開三星時這樣說。但他不久複出,並帶領三星博弈蘋果。前不久,他發病入院接受治療,這引發了外界對三星重組的猜測及對這個龐大的電子帝國未來走向的擔憂。

「我將帶著過去所有的過錯離開。」

2008 年 4 月,66 歲的李健熙面對電視鏡頭,宣讀了《對國民道歉和辭職聲明》,鏡頭裡的他表情沉鬱。

李健熙的故事當然沒有就此結束,不久他又複出,到了 2014 年 5 月的一天,他突發心肌梗塞並引發心力衰竭而入院接受治療,並因此引發了外界對三星重組的猜測及對這個龐大的電子帝國未來走向的擔憂。

影片《機器人歷險記》臺詞有這樣一句臺詞:「人無法選擇生命的開始,但一定要有勇氣走完最後一步。」

三星是如何從一家向中國東北批發乾魚的小商會,發展成全球最大智慧手機製造商;又是如何錯過並購安卓系統,並在創新上差強人意,結果被蘋果用專利武器痛擊,並在今天面臨著東方社會那句古老的警句所預言的「君子之澤,三世而斬」的肅然局面?

下面將花一些篇幅將故事從頭開始講起。

  • 家族內鬥種子很早就埋下

「在人生遼闊的海洋上航行,只有你的心在引導你前進。」語出吉伯特的《魯迪戈爾》。

「三星」是 1938 年 3 月 1 日「三星商會」成立之時公司創始人李秉喆起的名字,他以此命名,寄含著對自己事業的希望和憧憬。

李秉喆早年靠將韓國的乾魚、蔬菜、水果等出口到中國東北發家,又擁有了自己的麵粉和制糖廠,自己進行生產及銷售。 李秉喆被韓國人譽為「創業之神」,三星的業務蒸蒸日上,然而其家門不幸,父子、父女間爭鬥不休。

李秉喆育有三男五女,李孟熙與李淑熙分別是長男與次女,排行第三的是次子李昌熙,李健熙是三子,在所有兄弟姊妹中排行老七。

1966 年發生在三星的「糖精走私事件」,迫使李秉喆辭去三星會長職務,次子李昌熙則被捕入獄。成為公司代理人的長子李孟熙在上任後,便開始排擠他父親的親信。其中受到最嚴重打壓的,是與他父親關係密切的中央日報社會長,也就是李健熙的岳父。

到了 1969 年,又發生「青瓦台上書事件」,李昌熙寫信到總統府,告發當時重新接掌三星的父親「在海外有非法財產」。李秉喆對此大為震怒,除了開始打壓次子,並懷疑長子李孟熙才是事件幕後的黑手。

李秉喆曾使用家法監禁李昌熙,又以長子李孟熙罹患妄想症為名欲將其關押到精神病院。李孟熙以死相拼,才逃過一難。後來,由於李昌熙曾哭著向李秉喆請罪,因此得到了一家小公司,至於李孟熙,李秉喆則是至死都不肯原諒。

其次女李淑熙後來也成為家族內鬥的一個重要人物,起因源自於她與 LG 創辦人具仁會的三子具滋學的婚姻。雖然這起婚事是兩家企業的創始人在打高爾夫球時決定的,但是三星進軍家電產業的舉動,卻讓 LG 的具仁會大動肝火,導致兩家翻臉。為此李淑熙曾向父親哭訴,但李秉喆卻說:「你還是我的女兒嗎?三星的股票我一股都不會給你!」

被父親看好的三子李健熙在只有 12 歲時,便被送到日本留學。幼年時期的孤獨經歷,磨煉了李健熙少年老成的性格,鑄就了他獨特的思考問題方式和看待問題視角。之後,李健熙又被父親送往日本早稻田大學和美國華盛頓大學學習。身在異鄉獨自長大,使得李健熙篤志而善思。

1969 年,李健熙只有 27 歲的時候,李秉喆就已經立好遺囑將李健熙確定為三星集團的接班人了。

1976 年,李秉喆被查出患有胃癌。雖然早已經就接班人的事情立過遺囑,然而一向謹慎的李秉喆仍然害怕萬一手術失敗,三星可能會陷入內亂,於是在接受手術的前一天,他將家族成員召集一堂正式宣佈遺言:「今後,三星就交給健熙了。」這一年,李秉喆在接受採訪時,提及李健熙的兩個哥哥時說:「他們不適合管理職位。人的一生很短,但企業必須永續 。」

1987 年 11 月 20 日,李秉喆因肺癌離世。兩周後,李健熙繼位,成為了三星集團第二任董事長。

李秉喆的八個孩子中,除了李健熙接掌三星,長女李仁熙則從他的遺產中繼承了醫院和高爾夫球場等資產,並另外成立了新的集團企業;而五女李明熙也于繼承了百貨公司等資產後,成立了「新世界集團」,並擔任該集團的會長。

「夢斷南窗啼曉烏」。三星創始人無意間播下的內鬥的種子,未來還將困擾李健熙和他打造的三星帝國。

「除了老婆、孩子,一切都要變」

三星原來黑白兩色的商標也沿用了幾十年,然而,李健熙接手三星後,很快放棄了這個商標,取而代之的是沿用至今的中性藍色橢圓圖案。重塑品牌是李健熙計畫的一部分,他希望將這家成功的韓國企業打造成一家國際化大公司。

成功學教練埃裡克·愛倫包夫說過:「如果你不主動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將會被別人掌控。」

李健熙 45 歲子承父業執掌三星,在就任總裁後不久,他就雄心勃勃地宣佈, 一定要將三星發展成為 21 世紀的世界超一流企業。

  • 三星早年黑白電視機生產流水線

1993 年年初,在美國的洛杉磯,李健熙帶領三星的眾多高級經理們,到當地的大百貨商店考察。當時的三星產品很便宜,且在商店裡總是被放在不起眼的角落裡,少有人光顧。而 Sony 等名牌產品雖然比三星產品貴許多,可購買者如過江之鯽。

當時,李健熙給每位經理發了 1000 美元,讓他們購買並使用當時最受歡迎的對手們的產品,並和自己的產品進行對標。

回國後,李健熙寫了《三星新經營》一書, 提出「變化先從我做起」的口號,告誡三星人要以人才和技術為基礎,創造最佳產品和服務,認識並且迎接來自全球的挑戰 。在這書中,李健熙甚至提出,為了讓三星的產品達到高水準,即使把生產線停下來也在所不惜。

為了讓部屬接受自己的觀念,1993 年 6 月,李健熙帶領三星的 150 名高級經理乘坐頭等艙飛到德國的法蘭克福開會。會上他口滔滔不絕地講了 7 個小時,發佈了自己的新經營宣言。

「我們離 21 世紀只有 7 年時間了,世紀之交將會使世界發生多少變革。走向 21 世紀的三星將如何立足於世界。」李健熙在會議上提出,徹底改革三星。

如今,在距離首爾約 40 公里的龍仁,有三星的人力資源開發中心,每年約 5 萬名三星員工在這裡接受培訓。中心最神秘的聖地就是「法蘭克福廳」,完全按照當年李健熙在德國那家酒店發表「法蘭克福宣言」時的樣子打造。

一個當年曾經參加過會議的經理回憶說:「李總裁在講話期間甚至連一次廁所都沒去過。他滔滔不絕地講世紀末的潛在危機以及為此需要進行的革新,我們中的不少人被他大膽、新穎的理論震驚了,甚至無法理解。」

對於新經營理念,李健熙並不是直喊口號而已,而是迅速地付諸實踐。這在守舊的企業管理層中遇到了阻力,一些高管跑到李健熙的辦公室,希望能暫緩推行新經營理念,並說即使要革新,也要採取漸進式的革新,不要激進地一下子全都變了。 對此,李健熙說了一句當時轟動韓國並流傳至今的話:「除了老婆、孩子,一切都要變。」

李健熙提出以品質管制和力求變革為核心,徹底改變當時盛行的「以數量為核心」的思想。當時,秘書室室長李洙彬提出了異議:「我們現在還不能放棄量的經營。」李健熙聽後很生氣,丟下手中的茶匙,拂袖而去,這成了三星人之間流傳的「茶匙事件」。不久,李洙彬的秘書室室長一職被替換。

「1995 年,在韓國飛往西雅圖的飛機上,一位坐在頭等艙的中年人正在將手中一款滑蓋手機打開又合上,合上又打開,臉上緊鎖的眉頭及微微泛白的髮際邊緣,都在預示著他將要做一個重要的決定。到了地面,他拿出手機,撥號,給市場部經理,說出了一句讓身邊工作人員都驚異的話,『15 萬部手機全部召回,所有代價我們承擔,從今以後不再生產這樣的產品』」洪夏詳在《李健熙傳》中這樣描述。

當時,三星電子生產的一款手機出現了嚴重的品質問題,遭到用戶的大量投訴。李健熙下令召回,並將它們陳列在公司大堂處。為了加強警戒效果,他還下令用推土機碾過 1.5 萬部劣質無線電話,並命有關負責人到場觀看。

英國劇作家莎士比亞說過:「不要只因一次失敗,就放棄你原來決心想達到的目的。」

在李健熙帶領下,三星帝國走向輝煌。然而,襲向這個帝國的風暴在逐漸醞釀之中。

  • 為錯誤買單

20 世紀 90 年代末期,在韓國國內汽車市場供大於求的情況下,李健熙宣佈進軍汽車行業,很多人都質疑這是否為一個明智的商業決定。眾所周知,李健熙個人是一個狂熱的汽車愛好者。

有媒體報導,儘管在此前,三星公司除了製造過為數不多的電動汽車以及一些卡車等,從未生產過一輛小汽車,李健熙還是計畫每年要生產 150 萬輛汽車,以求「躋身世界汽車生產的十強之列」。

他說「為了國家的利益我們即將推出三星汽車。既然我們在 70 年代和 80 年代分別以電子產品和半導體推動了國家的發展,那麼 90 年代我們當然應該以汽車工業來領導國民經濟。」

三星在釜山花了 30 億美元建成了年產量能達到 24 萬輛以上的汽車製造廠,新廠外面豎起了標語牌,上面赫然寫著:「我們的夢想和韓國的未來。」這句話顯示著三星進軍汽車工業的野心勃勃。

不過,最後的結果是,三星汽車只賣了不到 5 萬輛,其中大部分還是賣給了職工。

有媒體報導,僅 1998 年上半年,三星汽車就損失了 1560 億韓元。1999 年初,三星汽車向銀行提出了破產管理,並通過各種手段來挽回損失。2000 年,三星汽車被迫賤賣出售給雷諾汽車公司。

此舉極其拖累集團,李健熙一度被投資者批評為「失敗的管理者」,有韓國媒體評論,三星汽車公司的建立「不僅是個盲目的決策,也是官僚主義管理體制的一次失敗」。

為此,李健熙宣佈自己為該事件買單。他一次性捐獻出 20 億韓元的個人財產,承擔了投資汽車領域失敗的幾乎全部責任。

《財富》雜誌撰文稱讚李健熙是「為錯誤的投資決策承擔責任的 CEO」。

經濟危機和在汽車業的慘敗讓三星集團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進行了一次痛苦的整個公司範圍內的重組。為了讓財務結構更加健全,他們被迫賣掉了 10 個附屬公司,解雇了 5 萬員工。

理查·呂克在《危機管理》一書中提到,「管理者在組織處於危機中時,必須迅速行動,辨明危機根源,遏制它,最終以最小的代價解決危機。」

在 2006 年 11 月一天召開的一次會議上,韓國政府決定對像三星集團這樣的迴圈公司結構實行禁止。韓國公平交易委員會 KFTC(Korean Fair Trade Commission)的主席表示,三星集團應該精減錯綜複雜的迴圈交叉持股體制,通過重組使三星成為主要由三家公司控股的集團。

KFTC 的主席表示:「三星集團的大股東可以控制 40 到 50 間子公司,即使他們只擁有公司 5% 的股份。」而做為一年盈利 600 億美元的三星電子的大股東卻只擁有 15% 的股份。此前一年,三星被指控試圖通過它的控股公司 Samsung Everland 把集團的控股權傳給李健熙的兒子。

2007 年 11 月,有人檢舉三星涉嫌建立秘密資金、非法轉移公司經營權和向政府官員行賄等,韓國檢察廳特檢組對三星集團展開了大規模的特別檢查。

電影《教父》中有這樣一句臺詞:「巨大財富的背後,都隱藏著罪惡。」

2008 年 4 月,66 歲的李健熙面對電視鏡頭,宣讀了《對國民道歉和辭職聲明》。

「我將帶著過去所有的過錯離開」,鏡頭裡的李健熙表情沉鬱。他宣佈辭去三星集團社長職位,並向國際奧會申請暫停自己的委員資格。

電影《一代宗師》中有這樣一句臺詞:「刀為什麼有鞘,不是為了殺,而是為了藏。」

隨後,李健熙因涉嫌非法轉讓經營權和逃稅而被起訴,在 2008 年 7 月 1 日的公審中,李健熙落淚道:「三星電子的世界首位產品有 11 項,要培育這樣的企業花上 10 年、20 年都很難。」這位很少在公眾面前喜形於色的商界傳奇不禁悲從中來。

就在李健熙接受公審的前四天,微軟為比爾·蓋茨舉辦了退休儀式,蓋茨揮淚告別了微軟。

「他倆的命運為何如此的截然不同呢?財界認為,除了韓美之間企業環境和文化的差異,蓋茨是白手起家的企業家,而李健熙是繼承父親家業而成為三星的總裁,此原罪在起作用。特別是,當時他上交的繼承稅比其他企業少得多,只有 70 億韓元,而且近來還被捲入了兒子非法繼承的爭議。兩位巨頭相似而完全不同的退出,告訴我們作為最高經營人透明的為人處世和受人祝福的退休多麼寶貴。」《朝鮮日報》對比二者評論道。

2009 年 8 月 14 日,首爾高等法院宣佈判處李健熙有期徒刑 3 年,緩刑 5 年,另處罰金 1100 億韓元(約 6.2 億元人民幣)。

在與三星展開的專利大戰中,蘋果在很多的官方聲明中都採用了這樣陳述:蘋果在 iPhone 和 iPad 研發過程中耗費了大量的資源,而三星有意地抄襲蘋果的這些產品和設計,構成不正當競爭。

針對蘋果對三星的連環訴訟,三星掌門人李健熙說,「不光是蘋果,連全世界與我們沒有關係的非電子企業都在加大對三星的牽制」。他解釋說「這是槍打出頭鳥的原理」。

此時,英雄垂暮的李健熙不僅僅要面臨系列外部的強大對手,家族內鬥也再次困擾著他。

  • 豪門恩怨

2012 年 2 月,李健熙的哥哥李孟熙決定對弟弟提起訴訟,要求李健熙交出從父親處得來的股票。

面對親哥哥的控告,李健熙怒不可遏,對媒體揚言道:「他真是連一般人都不如!我一毛錢也不會分給他!」

6 天后,李孟熙透過代理人展開反擊,他說:「健熙只知道追求他自己的個人欲望。」第二天,李健熙便回應說:「大約 40 年前,他為了把父親送進監獄,向當時的朴正熙總統密告。這個被逐出家門的人,根本沒有資格喊我健熙。」

李健熙還在一次採訪當中,隱晦地說:「有的說我曾出車禍差點變成植物人,有的又說我染上毒癮。我的確曾經於 1982 年因為出車禍而受重傷,所以當時打了很多止痛針,至於那些謠言則全部都是胡說八道。是誰散佈謠言我都知道,這一切不過是為了爭財產罷了。」而當訪談中提到其兄李孟熙曾出的一本涉及家族內幕的書時,李健熙一臉不悅地說:「我沒有興趣。5 年前我曾跟他見了 10 分鐘的面,那是我們最後的來往了。」

「三星對大哥的不公平待遇實在令人難以忍受。」李健熙的大姐李淑熙也站了出來,向法庭提出訴訟,索要價值大約 1960 億韓元的股份。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李孟熙、李淑熙這兩人均聲稱他們的弟弟在其他人不知情的情況下、以其他人的名義私藏了他們父親遺產的一部分。大部分糾紛都是圍繞 2010 年上市的三星人壽公司股份的。在三星人壽兩億韓元的流通股當中,李健熙持有 4150 萬股,占該公司總流通股的 20.7%,是該公司最大的獨立股東。李孟熙索要的 824 萬股占他弟弟所持股份的 19.8%,而李淑熙索要的 223 萬股占 5% 左右。

2013 年 2 月,首爾高院作出一審判決,駁回李孟熙的訴訟請求。法官稱:「部分股票不能看作是繼承遺產,而剩下的部分已經過了可請求繼承恢復的期限(訴訟時間)」。但李孟熙不服輸,仍然堅持上訴。二審時,李孟熙曾提議與弟弟李健熙和解,但李健熙認為「此案關係到三星集團正統繼承人問題」,因此對兄長的提議一口回絕。

這也驗證了韓國甲南大學一位教授此前的分析:「李孟熙等人請求恢復繼承三星人壽及三星電子股票的原因,不僅在於這些是最賺錢的股票。會長一族之所以能夠主宰整個三星集團,持有這些三星集團主要企業的股票乃是最重要的關鍵。因此,三星集團是不會輕易讓步的。」

李孟熙是韓國希傑集團總裁李在賢的父親,這也就引發三星和希傑這兩大財團的對峙。李孟熙在上訴過程中,曾給李健熙寫過一封公開信,陳述了李在賢作為李家長孫,卻在家族分產中被不公正地待遇過。媒體還爆出一個影視中可以見到的豪門恩怨的橋段,稱三星集團曾派人跟蹤和偷拍李在賢。

豪門恩怨確實比起普通人家的糾紛來得更猛烈,甚至是慘烈。

早在 2005 年,李健熙的小女兒李尹馨在其紐約寓所自縊身亡,她是李健熙的第三個女兒,當時擁有三星集團 1.91 億美元的股份,被視為韓國最富有的女性之一。李尹馨在赴美留學前本打算和男友結婚,卻遭到父母反對。她被迫同男友分手後,患上嚴重抑鬱症,赴美後,更是感到無助與寂寞,最後竟然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

美國舞蹈家伊莎朵拉•鄧肯說過:「你能留給孩子的最好財產,莫過於允許他完全獨立地走自己的道路。」

2010 年 8 月 18 日上午,創始人李秉喆的孫子李在燦在其位於首爾的寓所跳樓身亡,他是李秉哲的二子李昌熙的兒子,其父于 1991 年去世。李在燦與妻子兩人分居已有 10 年之久。金融危機爆發後,李在燦經營的事業失敗,之後,就再沒有工作過。據韓國警方估計,時年 46 歲的李在燦因生活所迫患抑鬱症,跳樓自殺。

案發後警方發現,李在燦的房間裡到處都是垃圾,同住一棟樓的鄰居都沒有想到李在燦竟是三星家族的人。李在燦的一位朋友說:「李在燦自殺後,沒有任何三星家族的人出面處理這件事,想不到財閥家族第三代的結局竟然如此慘澹。」

  • 前途未卜的重組

2014 年 5 月 10 日,三星電子會長李健熙住進了住處附近的醫院,並接受了心肺復蘇術,並于 11 日淩晨零點 15 分許轉入三星首爾醫院接受治療。

李健熙今年 72 歲,1990 年代末接受肺部淋巴癌手術後,多次患上呼吸道疾病。近年來,他正逐漸把所有職權逐漸轉移給了自己的孩子們。

一年多以前的 2012 年 12 月,三星電子已正式宣佈,任命公司總裁兼首席運營官李在鎔為董事會副董事長。

李在鎔生於 1968 年,首爾大學東亞歷史系畢業,在日本慶應大學攻讀 MBA,于美國哈佛大學商學院獲得博士學位。2001 年,任三星電子常務助理,後任經營企劃組常務,2009 年 12 月任三星電子副社長,2010 年 11 月升任社長,2012 年 12 月出任副會長。

這一任命標誌著他子承父業,朝著掌管這家全球最大的電視機和手機製造商又邁進了一步。

三星電子在聲明中表示,「在認識到李在鎔作為公司創新和變革推動者領袖所取得的傑出成就,讓三星電子成為最受寵的品牌之一,並讓公司股東價值獲得相應的增長之後,我們對他進行了提拔。李在鎔一直對三星電子智慧手機和電視機業務的空前增長做出了無可估量的貢獻。」

「此舉很明顯,李在鎔已是三星帝國的『儲君』。」韓國財界人士這樣評價。

作為李健熙獨子,「三代」李在鎔已進入了接班程式。但他是否能成功接班並傳承三星不斷求變的生存之道,業界存疑。 李在鎔必須找到增長的新途徑,同時還需要應對三星電子第一大客戶、主要競爭對手蘋果的挑戰

李健熙住院之後,三星集團進入緊急狀態。目前,三星集團正在計畫消除子公司之間的連環控股現象。同時,李健熙還在指定名叫「馬赫經營」的三星集團改革計畫。有媒體認為,三星集團的重組可能因為李健熙的健康原因而提前落實。

還有人猜測,重組提前或與三星集團繼承人的高額繼承稅有關。有消息稱,根據韓國 50% 的最高遺產稅率,李健熙獨子李在鎔和他的兩個妹妹可能需要繳納約 60 億美元的遺產稅。銀行人士預計,三星未來兩年在重組諮詢方面的費用可能超過 1 億美元。

知名財經專欄作家葉檀認為:「三星重組有兩個目的,第一個目的是為李健熙的兒子李在鎔接班來鋪平道路,第二個目的是為了清理整頓下屬的公司,建立更加強大和更加獨立的經營和資產體系。」

葉檀分析三星重組是一個非常困難的過程,如果在李健熙非常權威的主導下,有可能進行得很順利,但現在由於李健熙的身體出現了狀況,所以底下各種各樣複雜的利益糾紛層出不窮,面對反對聲音也非常大,在這種情況下,恐怕重組步伐不會像想像的那麼順利。

即使重組成功,三星的未來之路仍罩著一塊最大的陰影,即等級森嚴的官僚體系對創新的壓抑。

在蘋果供職了 17 年的設計師 Christopher Stringer 曾說,蘋果在全球約有 16 位「瘋子」設計師,他們經常會圍著餐桌探討公司的產品設計。與之對比,三星的設計部門則與其他部門類似,泯然眾人矣。牆上貼著那些放之四海而皆準但毫無個性的的格言:「與客戶同在」、「創造產品,貢獻人類」,以及「挑戰世界,創造未來」。

「這是一種自上而下、等級森嚴的文化,根本無助于啟發創意。」有設計師分析,「我認為這不是三星獨有的問題,而是韓國社會的普遍問題。三星正在努力改變這種狀況,但仍然很看重『自上而下』的模式。或許我們需要的是矽谷那樣的創新環境。」

美國 LinkedIn 公司產品及使用者體驗高級副總裁迪普·尼沙爾說過:「現在讓你成功的東西,並不能保證你未來仍然能夠取得成功。必須每天不斷學習,不斷成長。」

  • 尾隨者沒有前途

「設計師有很多獨特而有創意的理念,但卻必須受到最高決策者的認可。問題在於,他們都沉迷於蘋果的設計,根本不滿意這些理念。」三星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設計師說。

他還補充道:「我認為無論在哪裡,最高管理者都應當尊重首席設計師的決定,但在三星,他們卻淩駕于設計師之上,對最終設計決策指手畫腳。這限制了我們的能力。為了不再局限于優秀的跟隨者,三星需要更加水準化的文化,還要放權給設計師。」

英特爾聯合創始人安迪·格魯夫的一段話曾被世人歸納為《尾燈理論》:「在霧中駕駛時,跟著前面的車的尾燈燈光行路會容易很多。『尾燈』戰略的危險在於,一旦趕上並超過了前面的車,就沒有尾燈可以導航,失去了找到新方向的信心與能力。因此,做一個追隨者是沒有前途的。早早行動的公司正是將來能夠影響工業結構、制定遊戲規則的公司,只有早早行動,才有希望爭取未來的勝利。」

有媒體稱,三星成功的原因固然數不勝數, 但其中最核心的原因只有兩個,那便是製造競爭力和徹底的模仿 。但是問題在於,這種優點具有明顯的兩面性。三星的優點只能在那些產業標準已經確定,而且發展方向較為明確的產品和技術上發揮作用,而對於那些目前尚無產業標準、發展方向不甚清晰的產品和技術領域,三星一籌莫展。就是說,三星電子如果想持續保持業界重量級地位,就必須創造出領先世界的新的趨勢。

賈伯斯說過:「追尋夢想就是一個冒險的過程,但我們甘願賭一把也不願追隨他人。對於我們來說,夢想不斷,追求不止。」

李健熙在獲得了韓國總統特赦,並重新執掌三星帥印時,曾這樣說:「我們處於真正的危機之中。全球頂級企業都在步履蹣跚,我不知道三星會怎樣。如今代表三星的多數產品和業務都將在 10 年後消失。我們應該再次啟程,不能浪費時間了。」

  • 延伸閱讀

如果三星集團會長李健熙真的過世了,南韓也會一起往生?
中國怎麼看南韓崛起?拿了一手爛牌卻打出世界大國的表現,值得學習!
專訪南韓樂天員工:在大企業上班,虛榮只是剎那,壓力才是永恆

(本篇轉載自合作夥伴《i 黑馬》;圖片來源:Janitors,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