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杜塞道夫的 Constanze 是提起訴訟的 7 位公民之一。(圖片來源:Nils Reinecke)

空汙季節又來了!據環保署,每年 10 月至隔年 3 月是臺灣空氣品質不佳的季節,因大氣混合層高度降低及東北季風增強,空氣品質受境外污染物傳輸、境內排放不利擴散及紫外線大氣光化反應衍生之二次污染物等多重來源影響,導致空氣品質較為不良。

不只台灣飽受空汙之苦,許多歐洲城市的公民也因為空汙問題,健康受到影響,他們公民的行動,是直接將政府告上法院。最近,就有一群德國公民為了「呼吸乾淨空氣」的基本權利,將德國政府告上法院。

我們有呼吸乾淨空氣的權利!

「呼吸乾淨空氣是一項基本人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現在要訴諸聯邦憲法法院。」來自德國 4 個空汙問題嚴重城市(柏林、慕尼黑、杜塞道夫和法蘭克福)的 7 位公民,正在就空汙問題起訴政府,上面這段話,正是上週一(9 月 26 日)宣布提起訴訟時發表的一份聲明內容。

這 7 位公民包括了氣喘患者和年輕家長,他們認為城市中骯髒的空氣侵犯了他們的基本權利。不過,這些公民要求的不是經濟賠償,而是要求政府採取行動來改變環境。

2021 年 9 月,世界衛生組織(WHO)15 年來首次更新其發布的空氣品質指南(WHO Air Quality Guidelines),這份新版指南的標準,比起 2005 年版本更加嚴格。

據《綠色和平》,國際綠色和平空氣污染專家 Aidan Farrow 博士表示:「科學已明確指出——暴露在空氣污染中,即使輕度污染,也會縮短人類壽命,並對公共健康產生嚴重影響。WHO 加強這份指南,並納入了研究的最新進展,但如果政府不採取行動解決空氣污染,這些目標就毫無意義。」

世界衛生組織更新空氣品質指南一年,但德國的法律仍沒有跟進最新標準,因此,公民們乾脆將空污問題提交到最高法院。

住在慕尼黑空污問題最嚴重的街道之一的  Volker 說:「我現在正在為我呼吸乾淨空氣的權利提起訴訟。」 (圖片來源:Nils Reinecke)

「關於空氣污染的最大問題在於,你看不到它。這就是為什麼大多數人都忽略了這個問題。」來自慕尼黑的公民 Volker Becker-Battaglia 說,「空氣污染通常不會被稱為官方的死亡原因,但它會導致長期疾病,包括癌症、心臟病、呼吸急促和中風。」Volker 本身患有氣喘病,並因空汙問題受到困擾。

他認為在整治空汙上有很多方法,但因為缺乏政治意願,許多相關政策都無法推行。「為了改變這一點,我現在正在為我呼吸乾淨空氣的權利提起訴訟。」 Volker 補充道。

德國父母為孩子而戰

來自柏林的父親 Georg 是將德國政府告上法庭的七名原告之一。

2013 年,9 歲的英國孩童 Ella Adoo-Kissi-Debrah 因氣喘發作而去世,這開創了一個重要的法律先例。英國氣喘協會及肺病協會表示,Ella 是世界上第一位死因被列為空汙的人。

居住在倫敦一條繁忙道路附近的 Ella 患有嚴重氣喘,3 年內進出醫院超過 30 次,也曾多次癲癇發作。2020 年,Ella 的死因裁決終於出爐,於醫學上,Ella 死因被列為急性呼吸衰竭,不過驗屍官表示,她是因過度的空氣污染導致氣喘發作而死亡。

這個案例也提醒了全球各地的家長,空汙問題的嚴重性不容小覷,它正在傷害我們的下一代。

這也啟發來自德國杜塞道夫的原告 Constanze 表示,保護我的孩子和我們所有人是我們政府的責任。」她認為孩子應該健康地成長,而不是因為城市的空汙問題而生病。

其他公民包括來自杜塞道夫的兩個孩子的母親 Tanze;Georg,來自柏林的父親;Saskia,一名來自柏林的助產士,帶著三個孩子;以及其他希望保持匿名的人。

目前,非營利性環境和消費者保護協會 Deutsche UmwelthilfeDUH和環境法慈善機構 ClientEarth 正在為這些公民們提供支持。

汽車排放的廢氣是空污的主要來源之一。(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政府有義務保障人民的基本健康權

雖然德國的空氣污染在過去幾年中顯著下降,現在在許多地方都符合現行的歐盟法律。不過,ClientEarth 解釋說,世衛組織已將其認為可接受的空氣汙染物濃度數值降低了 75%,這意味著就新標準而言,人們現在呼吸的空氣中有毒污染含量是科學家所知道的四到五倍。

例如,在柏林,細懸浮微粒 PM2.5 在過去十年中平均為 19 μg/m3(空氣中 PM2.5 的濃度單位以微克/立方公尺 (μg/m3) 表示),細懸浮微粒容易隨著人體呼吸而被吸入氣管,甚至可穿透肺泡,並直接進入血管中隨著血液循環全身。世界衛生組織現在已將其上限設定為 5 μg/m3。

DUH 解釋說,世界衛生組織(WHO)評估德國大多數城市和多數道路上的空污程度達到對人體健康有害的數值,幾乎每個靠近交通要塞的空氣品質監測站顯示的數值都高於世界衛生組織建議的上限。

在德國,空氣污染導致每年數萬人過早死亡,其中最容易受影響的是:兒童、老人和低收入族群。目前,德國在空氣污染控制上,有害細懸浮微粒(PM 2.5)和二氧化氮的適用限值顯然過於寬鬆,這無法確保能有效保護人體健康。

DUH 呼籲,聯邦政府必須保障人民享有憲法賦予的基本健康權。

在提起訴訟時,七名原告援引了德國《基本法》(Grundgesetz)以及該國簽署的《歐洲人權公約》和《歐盟基本權利憲章》。

ClientEarth 在利用法律追究政府責任方面有過成功的記錄。2021年,ClientEarth 與當地居民一起在布魯塞爾贏得了一場為期五年的乾淨空氣法律戰ClientEarth 和 DUH 此前曾在德國接手過數十起二氧化氮含量超標的案件,最終裁定允許德國城市禁止柴油車。

柏林的 PM2.5 值約為世衛組織訂定標準的四倍。(圖片來源:Sami Haidar

不知何故我們最終生活在一個運輸和工業似乎比人們本身擁有更多權利的世界。」ClientEarth 基本權利律師 Irmina Kotiuk 評論道。

為了交通便利性和經濟發展,人們似乎早已把「乾淨空氣」拋在腦後,忘記了身體健康的重要性。不過,每年都有越來越多的數據顯示有多少人受到空氣污染影響,有多少人過早死亡,以及呼吸有毒空氣會對人體造成傷害。

雖然有一些城市在整治空汙上已經做了很多,但各國政府解決這個問題的速度非常緩慢。因此,世界衛生組織也建議各國公民對政府要求減少排放、制定符合 WHO 空氣品質指南的國家標準,以及投資有關乾淨空氣和污染的研究和教育。

國際組織綠色和平基金會推出「政見選物所」,來逛逛有沒有你想要的城市好政見!

推薦閱讀

國家氣候變遷政策不給力怎麼辦?荷蘭、比利時、英國公民把「績效差」的政府告上法院

想保護學童安全,也受夠了城市噪音和空污──柏林擴大行車「限速 30 公里」計畫!

【倫敦整治空汙】車主進「超低排放區」除了繳「塞車費」,不改善車輛排汙還要被罰錢

參考資料

euronewsausblick-am-hellweg.debbcGreenpeace 

(本文歡迎合作夥伴轉載分享。首圖來源:Nils Reinec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