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編輯檯好書推薦:《菁英媽媽想上班:美國頂尖名校女性重返職場的特權與矛盾 》

從古至今養育子女的工作大多落到母親身上,女性從事母職懲罰特別大,在性別平權的現代,男性從事父職工作的懲罰亦是如此。一起來看瑞典、加拿大魁北克、冰島,政府是如何制定友善的制度,讓男性們主動申請帶薪育兒假!(選書編輯:陳怡君)

文/ Pamela Stone, Meg Lovejoy

鼓勵男性共同養育子女

不論對男性或女性,生兒育女都標示著人們在工作和家庭有了重要轉變,而在這樣的時刻,我們看到階級和性別的差異浮現,伴隨母職而來的父母身分認同跨越所有階層,但是男性養家糊口的優勢在富裕的中上階級最為明顯,這使得性別和照顧工作的脫鉤特別不容易。正如證據表明,女性從事母職的懲罰特別大,證據同樣表明,男性從事父職工作的懲罰也是如此。

男性因休育兒假而受到懲罰

從事專業工作的男性幾乎是唯一可以享受帶薪或不帶薪育兒假的上班族,他們因休育兒假而受到懲罰,而且一如眾人所料,他們對休育兒假猶豫不決,或者只休了一小部分可用的假期。除了減少工作天數之外,男性使用育兒假似乎還違反了深植於男性氣概上的理想工人規範。質疑他們夠不夠具有男子氣概,也等於質疑他們的工作能力和對工作的承諾。克服這種對彈性工作的異樣眼光,正是我們需要公共政策而不是私人解決方案的另一個原因。

照顧工作是一種公共財

如同制定政策來解決市場的不平等問題是一件充滿挑戰的事,結束(或開始消除)家庭照顧工作的性別不平等,也一樣具有挑戰性,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正如我們需要在勞動力市場上更重視有償的照顧工作一樣,我們也需要更重視並支持家庭之中的無償照顧工作。更大的目標是設計一套嶄新的照顧基礎設施,既承認照顧工作是一種公共財(public good),也呼籲男性多多分擔自己的照顧責任,或真正地共同養育子女。

帶薪休假,男性休假的意願會比較高

同樣地,我們可以從其他國家找到範例和先例。例如,他們的經驗表明,如果是帶薪休假,男性休假的意願會比較高,那可以抵消他們高薪的一時損失;不帶薪休假,如美國通過的《家庭和醫療休假法》(Family and Medical Leave Act)所實施的休假,有利於女性休假,並且強化傳統的家庭勞動分工和女性在市場上的從屬地位。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瑞典提供了一個如何誘導男性帶薪休假的例子。

瑞典推「父親不用就沒了」,讓父親有誘因使用帶薪休假

透過普遍的社會保險體系,瑞典人為同一家庭中的母親和父親分配了單獨的、不可轉讓的帶薪休假,從而讓父親有誘因使用帶薪休假,父親不用就沒了。即使是像瑞典這樣一個進步的國家,也對該政策的成功感到驚奇。不僅男性休假的人數多上很多,而且這樣做的經驗對男性履行父親照顧工作的文化態度產生長期影響——使他們的照顧變為常態。在瑞典的文化態度大為改變之後,有證據指出,不願意充分利用育兒假的瑞典父親,正是覺得這樣做會受異樣眼光傷害的人。

請產假的比例從 28%飆升至 86%

加拿大魁北克省的一項類似「不用就沒有」(use or lose it)的陪產假計畫,不論是對父親接受產假,還是讓父親分擔照顧的責任,都大為成功。最近請帶薪陪產假的父親,比例從 2005 年的 28%(就在「父親額度」〔daddy quota〕實施前)飆升到 2015 年的 86%。

休過育兒假的男性,花在照顧孩子時間多 23%

更令人吃驚的是,研究表明到 2010 年為止,比起加拿大其他地區的男性,魁北克男性休過育兒假且重返工作崗位之後,花在家務和照顧孩子的時間多了 23%。同一研究發現,隨著父親增加在家的時間,母親花在家裡的時間也減少了,而工作的時間則增加了。

同樣的,冰島的父親額度也帶來顯著的進步。冰島有 90% 父親選擇使用而不是放棄專屬的陪產假,根據一項研究,自法律通過以來,已婚且同住夫妻平均分擔育兒的比例大約增加了一倍。顯然,有策略地使用公共政策,可以對家庭內部的性別動態產生重大而持久的影響,包括讓父親參與孩子的養育。

 

推薦閱讀

你聽過產假與育嬰假,那有聽過「育嬰假保險」嗎?加拿大育嬰制度如何讓人更想生

除了窮,台灣年輕家長還沒有時間!5 成以上生活都在超時工作,育嬰假?傳說中的吧!

社評:年輕夫妻不生小孩不是為了選生肖,而是顧慮有時間生,也沒時間陪

生一胎就累壞了的厭世媽咪,辛苦了!研究:台灣年輕媽媽的「第二輪班」,阻擋了第二胎的誕生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菁英媽媽想上班:美國頂尖名校女性重返職場的特權與矛盾 》,由 游擊文化  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xfr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