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俄烏戰爭開戰進入第 58 天,在戰爭前線,有位台灣人跟烏克蘭站在一起。他在外交部撤僑離境時決定不回台灣,於日前重返烏克蘭參軍,一起來看看王楠穎分享他於戰爭前線的第一手觀察與資訊。(責任編輯:陳怡君)

旅烏台僑王楠穎 7 日加入烏克蘭國際志願軍,目前已被派往戰區前線。他在砲聲隆隆的苦寒中站夜哨,有時野營露宿,連日僅能靠軍備口糧果腹,身心備受挑戰之餘,他在基地一角掛上青天白日旗,慰藉思鄉之情,也提醒自己勿忘「以台灣之名為第二故鄉而戰」的初衷。

「與其說我不會害怕而退縮,不如說是已做好最壞的打算才來的。」王楠穎入伍 2 週來已隨軍多次轉移陣地,中央社記者持續跨海與他連繫,但隨著軍隊愈往前線愈困難通聯,常因部隊管制手機或地處偏僻而失聯數天,他表示沿途也持續有不少人陸續退出志願軍。

王楠穎 3 月初隨外交部撤僑巴士抵達波蘭,隨後轉往波蘭邊境擔任難民志工,4 月 7 日他決定返回烏克蘭參加國際志願軍,以台灣之名為第二故鄉奮戰。(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黃雅詩台北傳真,王楠穎提供)

「所謂最壞的打算即是挨子彈、斷手斷腳、陣亡或被俘虜後的折磨。」王楠穎說,還可能包括與部隊走散,要獨自一人在荒郊野外,在沒有補給、沒地圖的情況下,如何不被俄軍俘虜,而找回部隊歸建的問題。「軍隊跟夏令營的區別極大,許多人可能抱著半旅遊的心態來,所以每往前線一點,覺得不妙真的會死人或受不了苦而想退出的人就多一點。」

台僑王楠穎 7 日從波蘭邊境進入烏克蘭參加國際志願軍,目前已隨軍多次轉移陣地至交戰區前線,因手機管制不得拍攝軍營情形。(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黃雅詩台北傳真,台灣赴波蘭志工王芮緹提供)

來自新北市樹林、精通五種語言

來自新北市樹林的王楠穎今年 40 歲,他原是精通烏克蘭語、俄語、英文、日文、中文 5 語的科技與營造業專才,到烏克蘭奮鬥近 8 年,在烏國第二大城哈爾科夫(Kharkiv)置產,曾有論及婚嫁的女友,卻因俄羅斯 2 月 24 日揮軍入侵,人生藍圖一夕破滅。他 3 月初由外交部撤僑至波蘭,4 月 7 日從波蘭邊境小鎮米迪卡(Medyka)返回烏克蘭參軍。

在烏克蘭戰爭爆發前,王楠穎生活多采多姿,在烏克蘭置產並有論及婚嫁的女友,圖為去年底他參加萬聖節遊行,未料短短幾個月後俄羅斯入侵,各種恐怖場面成為他如今生活日常。(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黃雅詩台北傳真,王楠穎提供)

「在邊境報到後,換了 4 次軍方運輸車才到募兵處,經過兩輪面試後才能確定被錄取,而當晚就開始站了凌晨 2 到 4 點的夜哨。」王楠穎入伍前在米迪卡擔任難民志工,那裡匯集來自世界各地人道組織,到處堆滿食物藥品、保暖衣服,他跨過邊境進入距離僅百步之遙的烏克蘭參軍,等待他的則是一連串艱苦訓練,及極度匱乏的物資狀態。

俄羅斯揮軍入侵烏克蘭,使王楠穎從一位精通 5 種語言的科技與營造業專才,成為提槍上前線戰場的軍人,圖為他在哈爾科夫航空大學取得碩士學位時的答辯照片。(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黃雅詩台北傳真,王楠穎提供)

高強度的北約式軍事訓練

4 月 12 日,王楠穎抵達新訓營地時已超過半夜 12 點,整個營地只有露宿在野外的軍用帳篷,大家就只好隨意找空位睡。「那晚天氣極冷,連帳篷內的睡袋都結霜,我整晚幾乎沒辦法睡,而是一直發抖到天明。」曾在馬祖北竿服志願役時睡在戰備坑道 1 年多的王楠穎表示,隨後幾天他們做了實彈射擊、戰術編隊、戰場急救和夜間搜索與夜間行軍等各種訓練,「我從來沒有受過這麼高強度的北約式軍事訓練。」

隔天一早,從募兵處一起來的同梯志願軍有半數的人,就在這波嚴酷訓練過程中自動離開。 4 月 15 日,王楠穎隨軍準備往前線調動。「晚上忙著整理行李到一半時,還兩次遇到空襲警報而必須跑去躲避。」他表示因為被告知,只能帶必要軍需用品,其它物品都將寄存在新訓中心,所以大家前一晚都在斷捨離,而凌晨1點半時,又臨時被通知要去領取子彈,且子彈必須全部裝入彈匣內,因此忙到凌晨 2 點半才能就寢,凌晨 5 點半即須集合啟程,並經歷長達 10 小時車程到基輔中轉,每人當日配給的只有一瓶礦泉水和一個小麵包。

次日從基輔準備出發進入交戰區之前,連長最後一次問有沒有志願軍要退出,此時又有 4 人當場舉手離開。王楠穎抵達前線途中,痛心目睹大量建築與美景成為一片焦土,「每天周遭都有轟炸聲,到處都有火災,空氣中都是火藥味,缺水又下雨。」

烏克蘭軍隊屬境更加艱困

軍隊處境也更加艱困。「至此我已超過 10 多天沒機會換衣服,連兩天只能吃軍用口糧,在雨中站夜哨,第 4 天才終於能喝到杯熱水。」王楠穎表示,班長把他們當成特戰部隊在訓練突襲,每天全副武裝加防彈背心執勤與訓練超過 8 小時,因為國際志願軍比起烏克蘭部隊,更是俄軍重點狙殺的目標。部隊內也開始有人感冒,在密閉空間內傳播很快,他數度也感覺喉嚨有異樣,只能趕快喝濃縮維他命 C 緩解症狀。

險象環生的戰爭前線

王楠穎表示進入前線後,所有槍枝都必須隨時上膛並提高警覺,某次連隊忽然聽到類似空襲接近的巨大噪音,大家都慌忙找掩護,後來發現竟只是一列烏克蘭舊式電聯車經過,虛驚一場,而大家就一起相覷莞爾一笑。在前線的移動方式必須十分隱密,車輛必須在沒有路燈的夜間行進且不能開車燈,「為了跟緊隊伍,車距不能太遠,幾次差點撞上前車而緊急煞車,險象環生。」

戰爭克難環境下的溫暖時刻

儘管經常在克難環境下紮營,前線仍有溫暖時刻。在台灣就是基督徒的王楠穎說,4 月 17 日是天主教的復活節,他參與連上波蘭志願軍們所組織的簡單且克難的復活節彌撒,大家就用僅有的一片餅乾、一杯水舉行聖禮,也絲毫不減對信仰的虔誠。

除了宗教信仰的支持與感謝許多默默為他禱告的人,王楠穎也悄悄的在基地一角掛上青天白日國旗(各國的志願軍也都有掛),慰藉思鄉之情。

與同袍討論戰後重建家園的想像

「我和一位瑞典人站夜哨時,聽了他關於瑞典的難民安置想法與瑞典美食做法。」國際志願軍成員來自世界各國,王楠穎經常一邊傾聽同袍的故事,一邊向同袍介紹台灣,以及討論他夢想,如何在戰後協同烏克蘭重建家園與建孤兒院、扶助單親家庭等願景,他們共同心願是戰爭早日落幕,得以親見烏克蘭浴火重生,台烏外交關係有良性突破。

旅居烏克蘭的台灣僑胞王楠穎日前撤離到波蘭後,7 日重新返回烏克蘭境內加入烏克蘭海外志願軍,盼為第二故鄉奮戰。(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黃雅詩台北傳真,台灣赴波蘭志工王芮緹提供)

推薦閱讀

俄國難以攻下基輔,換成人口相當的台北市,中共攻下難度有多高?

台灣能學烏克蘭打網路戰嗎?95% 數據都由 1 方法傳輸,台灣專家坦承:我們很脆弱

【普丁為何急於蹭好萊塢明星?】連李奧納多都曾和普丁同框,現在只剩這位武打巨星仍忠心耿耿

(本文經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台僑王楠穎烏克蘭戰區前線苦鬥 攜國旗慰思鄉情〉,首圖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