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轉型部部長費德羅夫。圖片來源:翻攝自 Mykhailo Fedorov 粉專。

俄烏戰爭開戰後,烏克蘭至今抵禦近 2 個月。這除了地表上的軍隊奮勇抗戰外,也歸功於網路上的虛擬戰役。而推動資訊戰、網路輿論戰與駭客戰的烏克蘭關鍵人物,就是身兼烏克蘭副總理與數位轉型部部長,現年 31 歲的費德羅夫(Mykhailo Fedorov)。

烏克蘭數位轉型部部長的任務,從推動智慧型手機,變到對抗轟炸機

費德羅夫原是數位服務公司 SMM Studio 的創辦人,烏克蘭現任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過去擔任演員時所屬的演藝事務所曾是他的客戶。後來澤倫斯基加入競選,請費德羅夫擔任他的社群媒體負責人,成功吸引了上百萬的追蹤者,並引領澤倫斯基當選總統。2019 年澤倫斯基成功上任,當年 29 歲的費德羅夫擔任新創立的數位轉型部部長。

由一個懂得網路行銷語言的年輕人領軍的政府部門,會是什麼風格?數位轉型部的數位服務發展負責人班尼克(Mstyslav Banik),把自己的同事視為在國家機器中強悍的「怪胎單位」。他跟費德羅夫一樣,過去曾在數位行銷的領域工作;在新創公司或大企業,這種人求快與把玩網路的熱情並不少見;但在官僚體系中,它簡直是一場革命。

在戰爭之前,數位轉型部最重要的政策,是把烏克蘭變成「智慧型手機之國」。為此,該部會研發了一款叫做 Diia 的 app。當時費德羅夫每週開 3 次會議,從提案到發行 app 只花了 4 個月,這款 app 可以變成電子護照、駕照,同時也可繳交交通罰款。

然而,費德羅夫大概沒想到,年紀輕輕的他後來竟會扛下攸關國家存亡的戰爭重擔。他並未退縮,以極高效率發動多項數位任務,力守烏克蘭。

數位轉型部部長費德羅夫。圖片來源:翻攝自 Mykhailo Fedorov 粉專。

施壓科技巨頭制裁俄國

部會顧問梅爾林克(Anton Melnyk)在基輔被轟炸的首日,啟動施壓科技巨頭的行動。2021 年梅爾林克曾和蘋果合作支援 Diia,因此與蘋果有良好的聯繫,他先鳴響第一槍施壓。接著部長費德羅夫跟進,發布推特文給蘋果執行長庫克,請該公司停止俄國的 Apple Store 服務。這揭幕了接下來一連串的企業施壓。

從付款服務到遊戲公司,包括蘋果、Google、臉書母公司 Meta、推特、 YouTube、微軟、Sony、甲骨文(Oracle)等,費德羅夫呼籲他們中斷與俄國的連結。數位轉型部的數位服務發展負責人班尼克表示:「這就是他的目標,費德羅夫說我們必須極盡所能的讓數位企業離開俄國。」

美國國際關係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的資深研究員布魯金(Emerson Brooking)指出:「費德羅夫和該計畫化為銳利的矛,凝聚了所有施壓。」在一週之內,蘋果在俄國停售設備,臉書母公司 Meta 向歐洲使用者封鎖了俄國官媒的臉書帳號,推特在每一則連結到俄國官媒的貼文增加了警告標示。

更重要的是費德羅夫向美國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發出推文,提出救援請求;不到 48 小時,馬斯克就調整了他的衛星系統「星鏈」(Starlink),並將網路終端設備送往烏克蘭。這讓戰時的烏克蘭能維持網路運作,更讓澤倫斯基不時發出貼文更新戰爭最新情況、澄清假訊息、穩定軍心。

號召「IT 軍隊」發動駭客攻擊

俄軍侵烏 2 天後,費德羅夫發文,徵召工程研發、設計、行銷與安全等人才加入一個叫做「IT 軍隊」(IT Army)的官方 Telegram  頻道,超過 30 萬人響應。每天都會有人分享俄國企業與網站的名單,以阻斷服務(DDoS)的方式攻擊,也就是向目標密集送出大量且無意義的網路訊息,藉以耗盡目標的網路及系統資源。「IT 軍隊」的任務也包括尋找哪些親俄國社群媒體的帳號正在散發戰爭假消息。

這批部隊的攻擊看來有效。俄國外交部 3 月 29 號的新聞稿表示:「國家機構、媒體、重要基礎建設設施、維生系統每天皆被先進資訊與通訊技術強力攻擊。基輔政權煽動一場由反俄電腦專家發起的國際號召,化為一波網路侵略行動,每日我們都有上萬則攻擊通報。」

費德羅夫表示:「烏克蘭 IT 軍團目標是俄羅斯和白俄羅斯企業、銀行和國家入口網站的數位和網路資源。我們關閉了俄羅斯公家機關和交易所的入口網站,以及塔斯社(Tass)、工商日報(Kommersant)、Fontanka 和其他支持俄軍與烏克蘭人民作戰的俄羅斯媒體網站。」

更新舊時代的警報系統,結合智慧型手機

烏克蘭的空襲警報系統可追溯自蘇聯時期,因此許多新城鎮未在偵測範圍。戰爭發生後,數位轉型部副部長依奥南(Valeriya Ionan)協助烏克蘭民防單位聯絡烏克蘭科技承包公司 Stfalcon 與智慧家庭安全新創 Ajax Systems,開發一款智慧型手機 app「Air Alert 」,擴大該國空襲警報系統的範圍。

現在每當軍用廣播警示時,民防單位除了要打開警笛外,也要點擊網頁,向 Air Alert 送出訊號,接著有 2 百萬以上的烏克蘭人就會收到警訊。數位轉型部同時也協助 Google 使用該系統的數據,向所有烏克蘭的 Android 手機的使用者傳送警告。

戰爭前研發的證件 app,戰時用來蒐集俄國戰爭影像

戰爭前研發的 app「Diia」迅速轉型為戰爭用途,包含了捐款給烏克蘭軍隊的功能、上傳俄軍動作影像的聊天機器人、24 小時的電視報導,以及提供給避難家庭的兒童影片頻道。

烏克蘭人民還可以透過 Diia 通報俄軍動向,將含有位置標籤的影片發送給烏克蘭情報部門。費德羅夫表示當局每天收到數以萬計的報告。該款應用程式現已成為烏克蘭人下載量的前 3 名 app。

烏克蘭的 Diia App。

結合社群媒體與人臉系統,辨認俄軍遺體身份

數位轉型部與紐約的臉部辨識科技公司 Clearview AI 合作。該公司表示自己的搜尋引擎擁有超過 200 億來自俄國社交平台 VKontakte 的照片。費德羅夫指出,藉由這些照片,系統可以辨認俄國軍人身份,並且聯繫家屬,安排他們尋回遺體。費德羅夫並未透露這項科技辨認了多少遺體,只表示經家屬確認身份的比例很高。

烏克蘭的數位轉型部在戰爭時期發動各項抵抗敵軍的行動,讓俄國至今未能打下基輔,體現了烏克蘭的韌性。台海是另一塊國際矚目的風險區域,看到烏克蘭的經驗,還有時間的台灣,在數位領域能多準備什麼呢?

推薦閱讀

美國是為台灣保留戰力?法智庫分析拜登拒絕參與俄烏戰,是在向習釋放 1 訊息

台灣能學烏克蘭打網路戰嗎?95% 數據都由 1 方法傳輸,台灣專家坦承:我們很脆弱

【可惜啊!差點能更壓制普丁】十年前歐洲這種「地下」交易興起,卻遇俄國操弄的環保團體登門阻撓

參考資料

wired陽明交通大學eurasiantimesreuterskyivpost

(首圖來源:翻攝自 Mykhailo Fedorov 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