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俄國入侵烏克蘭後,不少歐洲國家開始回頭檢視自身能源市場,並試圖降低對俄國能源的依賴。不過,為甚麼歐洲會嚴重依賴俄國能源?明明許多歐洲國家都有頁岩油儲量,而且可透過「水力壓裂法」開採。其實背後有一場俄國策畫的陰謀,好讓歐洲依賴俄國能源。(責任編輯:游絨絨)

華爾街日報社論曾指出,人們認為歐洲依賴俄羅斯能源是因為自身缺乏,但 15 年前歐洲出口的天然氣比今天的俄羅斯還多,如今俄羅斯出口量是歐洲產量的 3 倍,因為部分由俄羅斯資助的氣候活動者及環境保護組織,阻止有關非綠能的能源活動。

2020 年,俄羅斯出口天然氣幾乎是歐洲產量 3 倍。令人驚訝的是即使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一再暫停經烏克蘭的油氣管道出口歐洲之後,歐洲對俄國天然氣依賴仍增加。

德國就此卻回應,透過興建北溪 2 號油氣管可減少依賴經烏克蘭的天然氣,但實際上卻逐漸讓歐洲及德國對俄羅斯的天然氣進口,超過 3 成及 5 成,造成當前俄羅斯對歐洲有恃無恐的態度。

根據美國能源情報署(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2013 資料顯示,許多歐洲國家都有頁岩油儲量,這些都可透過「水力壓裂法」開採,與美國開採方式相同。

10 年前,包括雪佛龍(Chevron)、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e)、殼牌(Shell)與法國道達爾能源集團(TotalEnergies)等跨國業者,曾探索歐洲非一般性的天然氣礦藏,並積極打算重複美國的開採方式。

根據紐約時報 2014 年的報導,在羅馬尼亞東部小鎮蓬蓋斯蒂(Pungesti),美國能源巨頭雪弗龍打算進行頁岩油鑽探,但來自羅國各地反對水力壓裂或水力壓裂活動的專家集結抗議。

當時羅國官員指出,一個神祕且資金充足的組織資助抗議活動,以環保為由抗議水力壓裂法,最後導致貧窮小鎮無法開採頁岩油。類似事件不只發生在羅馬尼亞,全歐的水力壓裂抗議背後確實有個巨人-俄羅斯天然氣公司(Gazprom)。

前北約祕書長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指責俄羅斯助長水力壓裂反對派勢力,他曾在 2014 年於美國媒體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撰文,俄羅斯透過資訊戰,積極且技巧性的與所謂非政府組織、反對頁岩氣的環保機構接觸,以確保歐洲對進口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

之後反對水力壓裂法的抗議活動在保加利亞、烏克蘭、拉脫維亞、羅馬尼亞與波蘭等國陸續發生,最後歐洲各國政府紛紛取消頁岩油開採計畫,向俄羅斯的能源主導地位屈服。

跨國公司也透過與俄羅斯合作實現所謂能源多元化,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WSJ)曾報導,英國石油公司(British Petroleum,BP)於 2013 年收購俄羅斯石油公司 19.75% 的股份。BP 時任首席執行官杜德里(Bob Dudley)宣稱,交易提供與一家偉大的俄羅斯石油公司建立新夥伴關係的絕佳機會。

殼牌、埃克森美孚與俄羅斯天然氣公司、俄羅斯石油公司也成立合資企業,埃克森美孚把與俄羅斯石油公司在俄國東部的合作描述為,這是俄羅斯最大的單一國際直接投資其中一個項目,也是應用先進技術,回應世界能源需求不斷增加挑戰的良好範例。

華爾街日報(WSJ)報導,西方能源公司透過收購股權及合資等方式,希望在能源產業獲利,但實際上陷入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把輸出歐洲的天然氣「武器化」而不知。如今俄烏爆發戰爭,英國石油和殼牌在政府壓力下試圖撤資,恐面臨巨額損失。

儘管去年秋天俄羅斯天然氣公司放緩對歐輸出,但英國監管機構仍否決殼牌在北海開發油氣田的大型計畫。路透社(Reuters)曾報導,隨電價攀升,英國監管機構已恢復與殼牌的討論計畫,這更凸顯歐洲無法僅靠風力和太陽能推動經濟的冷酷現實。

歐洲能源狀況也再次提醒美國,阻止歐洲發展化石燃料,不會讓碳「留在地下」,「只是把戰略武器拱手交給獨裁者,而他們將轉用來對付我們」。

推薦閱讀

歐洲要在 10 年內擺脫對俄能源依賴,但實現能源安全的代價是?

【戰場不只是俄烏】俄羅斯帶來反向能源衝擊,收到電費單的美國人,請對普丁發脾氣!

【即使不是戰爭國也身處戰爭之中】德國叫停俄羅斯天然氣管線,將如何面對能源安全與轉型危機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莫斯科暗助環保組織 確保歐洲依賴俄天然氣〉。首圖來源:Andrey Rudakov/Bloombe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