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大陸服刑期滿的台灣 NGO 工作者李明哲(中)15 日上午自廈門返抵桃園國際機場,經環宇商務中心通關,相關人員穿著防護裝備提早現身機坪,待李明哲下機後以專人、專車接待,一路送至環宇商務中心,並以專案方式在內完成採檢。(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葉臻攝)

文/施逸翔

李明哲若未消失,這五年可能的活動

如同漫威電影薩諾斯的彈指事件,李明哲的人生就這樣被消失了五年,這五年世界局勢劇烈動盪與變化,明哲卻在囹圄中失去自由恍如時間靜止不得動彈。明哲作為台灣 NGO 工作者與人權捍衛者,如果沒有在中共政權的控制之下被失蹤與被監禁在赤山監獄中,復刻 1987 年的二二八遊行隊伍中,明哲應該會安靜地在隊伍中,聆聽戰車不斷放頌波麗露進行曲,與無數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時期受難者的姓名。

如果沒有被消失,明哲可能會在每年的 310 西藏抗暴日前後,隨著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的理事長 Tashi Tsering 一起騎著 U-bike,肩披雪山獅子國旗在台北街頭高喊 Free Tibet;如果沒有被消失,2019 年反送中運動以來,相信明哲也會出現在各種撐港行動當中,並因為觀看《時代革命》而流下熱淚;如果沒有被消失,六四晚會、抵制北京冬奧、聲援東突厥斯坦、抗議蝦皮、乃至各種大大小小抗議中國、監督台灣政府、與聲援國際人權的行動,應該都可能看到明哲的身影。

如果明哲沒有被消失,台灣各公民團體就不用組成「李明哲救援大隊」,密集緊急召開各種聲援明哲的記者會;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黃怡碧與邱伊翎就不用寫緊急救援信給聯合國強迫失蹤小組,並屢次飛往日內瓦進行明哲近況的報告;如果明哲沒有被消失,我們不用在大太陽底下排字呼籲中國政府立即放人,也不用以沈重的鐵鍊在台北街頭遊行,更不用 365 天,天天一人一信寫信給明哲;如果明哲沒有被消失,我們不用想盡各種方式:憤怒抗議與軟性藝術的活動,只為了讓台灣人和世人,不要忘記李明哲。

李凈瑜的「高調」不斷被抹黑

明哲消失的這五年,最令人動容的,莫過於李凈瑜的勇氣與堅毅姿態,為了救援明哲,凈瑜每次出手,總是以最冷靜的招式,對抗整個中共政權的壓迫。凈瑜有別於許多沈默怕事的家屬,一再以最大甚至加乘的聲量,向中國傳遞最嚴正的抗議,要求中國立刻放人。正因為凈瑜「非典型」的家屬姿態,引來許多批評者的罵聲,指責凈瑜不是在救明哲而是在害明哲。

甚至有蔡正元、李俊敏這幫人打著中共掮客的名義,宣稱有私下管道可以讓明哲回家,這些骯髒事都被凈瑜揭穿並攤在陽光下供大家檢驗。事實證明,凈瑜並不是這些雜音小人所謂的「高調」,凈瑜的吶喊,就如同天安門母親,就如同阮美姝女士、以及許多二二八與白色恐怖時期受難者家屬的訴求一樣,要求的是真相,要求的是正義,如此而已,這不是「高調」,這是作為一個人最卑微也最真實的聲音。

無論如何,明哲已經如民間團體推算的日期一樣,在 4 月 14 日正式被中國政府釋放,並在隔天 15 日安全搭機返抵國門,儘管需要一段時間的隔離防疫,但明哲真的在被消失了五年後,如凈瑜與救援大隊們五年來的期待一樣,真的回家了。

「現在的隔離和在中國的隔離有完全不同的感受,現在我是被愛緊抱,而不是被恐怖圍困。」明哲返台後第一次的言說,就已精準且濃縮了過去這五年,凈瑜以她代表愛的存在,對比明哲被中共恐怖統治的消失,存在與消失之間,凈瑜沒有放棄,救援大隊沒有放棄,所有聲援明哲的大家,都沒有放棄,直到明哲平安回家。

控訴才正要開始

明哲回家了,但正義與人權還沒有回家。五年前 2017 年的 3 月 19 日,明哲被失蹤,以及當年隨後緊跟著的法庭審判與關押,這是中國政府一連串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標準、侵害言論自由與人身自由、違背公平審判原則並任意加諸「顛覆國家政權罪」、以及因為剝奪明哲的家屬探親權、吃腐敗的食物、各種監禁過程中的不人道對待,所構成的酷刑對待。以上中國政府的罪行,並沒有因為明哲刑滿如期被釋放而一筆勾消。

明哲獲得自由,並不代表中國政府的仁慈,或者某些媒體竟然說這是中國政府所釋出的善意,完全沒有,中國政府侵害人權違反國際人權標準,但卻不用負責,這種免責或稱有罪不罰(impunity)的情況,就是長期以來國際社會放任中國極權政府侵害人權的後果,不只李明哲,許多國家的公民都因為進入中國而遭到侵害人權的對待,包括被失蹤、不公平審判、被道歉、以及被監禁,情況與明哲一模一樣,李明哲案絕對不是個案。

至少還有 402 個人等待被救援

當明哲平安返家後,很多人都在說,不要再有下一個李明哲,但事實上,我們已知包括李孟居、蔡金樹、施正屏、鄭宇欽等四位台灣人,都還在中國狀況未明。且不只台灣人,前年台灣民間團體在倡議台灣政府應該在 APEC 會議上開始討論亞太人權機制時,就曾根據各種公開可見的資訊,算出至少有 402 名包括台灣、香港、美國、加拿大、瑞士、日本等需要被救援的名單,這批名單都是像李明哲一樣在中國被侵害人權的跨境案件,且都求助無門。

亞太欠缺歐洲人權法院的機制

如果要處理跨境人權案件,就必須要有像歐洲人權法院這樣的區域人權機制,但亞太地區仍欠缺這樣的人權機制。明哲被消失的五年,他被剝奪的人身自由,對付他的不公平審判,以及在牢獄中的酷刑不人道對待,他都有追求有效救濟的權利,他應該獲得賠償。但在當前毫無人權機制的情況下,這些正義與人權的訴求,形同空談。

對我們而言,明哲消失了五年,且明哲要補的五年人權歷史和功課還很多,但凈瑜曾說,明哲作為一個人權捍衛者,她相信明哲在中國赤山監獄裡,不僅僅只是一個犯了「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囚犯身份,她相信明哲自始自終都是一位人權捍衛者的身份,明哲在獄中幫台灣人進行中國監獄的田野調查,其實李明哲並沒有消失五年,我們需要等待與聆聽,明哲如何度過這艱苦的五年,我們需要你第一手的五年故事。

推薦閱讀

嗆中國武術就被封殺!從李明哲到格鬥狂人徐曉東,看中國如何用恐懼逼你就範

我們該如何看待李明哲「被認罪」?與其冷嘲熱諷,不如了解背後「政治現實」

俄國在被開除後遞辭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到底是做什麼的?

(本文經 思想坦克 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李明哲消失的五年?〉,首圖來源: 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