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
19歲的布恬科是烏克蘭最大出版品銷售平台yakaboo的國際市場發展部主任。她告訴中央社記者,既然俄羅斯否定烏克蘭的存在,她就要拼命在國際間保衛、介紹烏克蘭認同和文化。她因此加入yakaboo團隊,致力維繫烏克蘭出版活動,把烏克蘭帶向世界,也把世界帶向烏克蘭。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陳韻聿倫敦攝,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美國總統拜登 13 日指控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的部隊在烏克蘭實施種族滅絕,這是拜登政府首度以「種族滅絕」一詞形容烏克蘭情勢。

面對「種族滅絕」的戰爭,除了武器,還有什麼方式可以抵禦?(責任編輯:連柏翰)

俄羅斯 2 月全面入侵烏克蘭,此前總統普丁等俄羅斯政要屢公開否定烏克蘭民族和國家存在的正當性。一名烏克蘭出版業代表近日接受中央社採訪時說,俄烏戰爭不只是軍事,也是文化與認同之戰。

這名受訪者也主動提及台灣對烏克蘭的援助,並對台烏發展文化交流表示期待。

19 歲烏克蘭女性用出版回擊俄羅斯

規模僅次於德國法蘭克福書展的國際圖書版權交易會「倫敦書展」(London Book Fair)5 至 7 日舉行,是 2019 年全球疫情蔓延以來,首次舉辦實體展。

承辦單位免費提供烏克蘭設置展區,位置就在媒體室旁邊。在展區招呼訪客的主要是旅英烏克蘭志工,19 歲的布恬科(Valentina Butenko)是現場極少數烏克蘭出版業代表之一。

出身基輔(Kyiv)的布恬科是烏克蘭最大出版品銷售平台 yakaboo 的國際市場發展部主任。她原本在英國過著一般大學生的生活,但俄軍全面入侵烏克蘭,追求學業對她來說已是次要問題。

她告訴中央社記者,普丁(Vladimir Putin)領導下的俄羅斯要消滅的不只是烏克蘭這個國家,更是每一個烏克蘭人以及烏克蘭歷史、語言、文化和認同。任何人自認是「烏克蘭人」,對俄方來說都是威脅;絕大多數烏克蘭人自始即明白,與俄羅斯的戰場不限於軍事。

「我在開戰前幾個星期特地回到基輔」,布恬科回憶,「因為我無法想像自己在戰爭爆發時,竟然人在海外。我當然要回家守住烏克蘭。」

俄軍在邊境集結數月,讓布恬科深感不安。2 月 24 日清晨基輔住家附近傳來轟然爆炸巨響。她的不祥預感應驗了。

布恬科說,她當然想拿起武器作戰,可惜沒受過必要訓練。但她轉念一想,或許她的戰場在別的地方。

她說:「既然俄羅斯否定烏克蘭的存在,我就要拼命在國際間保衛、介紹烏克蘭認同和文化。我們要讓普丁不只在軍事上,更要在資訊、認知和論述戰場上潰敗。」

從這個角度出發,串連國際力量讓受戰火衝擊的烏克蘭出版活動得以延續,捍衛知識和文字創作的流通管道,是無論戰爭結果如何烏克蘭都得以續命的關鍵:敵人可以奪取土地,但無法根除烏克蘭認同以及搭載、建構這個認同的各類型烏克蘭敘事。

布恬科因此決定加入 yakaboo 團隊,「把烏克蘭帶向世界,也把世界帶向烏克蘭」。如今的她穿梭歐洲各地和烏克蘭,暫把學位拋腦後。

她告訴記者,戰爭讓烏克蘭的出版活動停擺,政府資源也優先投入國防、農業等「救命」領域。作為烏克蘭最大出版品銷售平台,yakaboo 自認有責任支持業者、照顧讀者。

出版業如何救國?

布恬科說,yakaboo 是私人企業,但戰爭爆發後,烏克蘭絕大多數企業的首要關切是「救國」。

yakaboo 的合作對象包括超過 500 家烏克蘭出版社、逾 700 家外國出版公司。yakaboo 目前協助出版業者的方式是完全負擔印刷、發行、銷售等費用,業者只要專注產出「內容」即可。yakaboo 相當於是烏克蘭多數出版業相關人士的海外代理人,協助引介出版品、版權所有者、譯者等。

此外,yakaboo 有個重點計畫:讓暫居國外躲避戰火的烏克蘭人可以讀到儘可能多的烏克蘭原創或翻譯作品。

根據聯合國統計,自開戰以來,已有超過 430 萬名烏克蘭人避居國外。yakaboo 目前積極尋求與國際夥伴合作在各國佈建流通網路,要讓烏克蘭難民持續「有好書可讀」。

事實上,戰爭爆發不久,yakaboo 就開放所有烏克蘭民眾,從學齡前兒童到前線官兵,免費使用平台上總計超過 50 萬筆的電子書和有聲書,以協助他們紓解戰火造成的龐大精神壓力以及有系統地吸收新知。智識層面的武裝有助未來建設烏克蘭或持續抵抗。

不過,yakaboo 能開放大眾免費使用線上閱讀平台,有賴各出版社免費提供內容。但無論是 yakaboo 或其他出版相關業者,目前都亟需資金及國際合作夥伴。由於有許多跡象顯示戰事可能延續數月、甚至數年,「不缺好內容、只缺舞台」的烏克蘭出版業恐面臨斷炊。

布恬科對此十分擔憂。她認為,事實上,烏克蘭出版活動的存續不只是烏克蘭人的事。

她提到,烏克蘭是有深厚傳統的國家,歷史也比俄羅斯悠久,但國際社會長期以來低估烏克蘭的重要性,「往往要等到發生重大危機了,人們才容易看清現實。」

她說:「縱使代價高昂,我很高興歐洲終於認識到,烏克蘭比任何人都強力捍衛歐洲標榜自己擁護的自由、民主、主權獨立等價值。」

烏克蘭不僅需要國際社會協助戰勝俄羅斯,也期待各界能真正開始「聽見、看見」並進而「聽懂、看懂」烏克蘭。這也部分說明為什麼在倫敦書展,包括歷史研究、紀實報導等「非虛構」文類是烏克蘭展區的宣傳重點。

「西方世界其實能從烏克蘭學到很多」,布恬科說。她給自己訂下的長遠目標之一就是推動國際社會透過烏克蘭觀點認識烏克蘭,奪回並壯大烏克蘭的國際話語權。

「我想台灣人了解烏克蘭是為自己的身分認同和獨立自主而戰」

她還提到,經過這場戰爭,烏克蘭對「台灣觀點」的興趣只會有增無減。

訪談開始前,當布恬科得知記者來自台灣,她的第一個反應是「謝謝台灣支援烏克蘭」。

她說,「我想台灣人了解烏克蘭是為自己的身分認同和獨立自主而戰」。她認為,烏克蘭和台灣具備有助相互理解的價值觀基礎,出版交流就是一個很好的實踐方式。

「烏克蘭是一個放眼未來、追求與國際連結的國家」,布恬科說,「我們絕對歡迎台灣這樣的夥伴,也期待台灣和烏克蘭提升在彼此出版市場的能見度」。

在文化部支持下,去年有作家吳明益的「單車失竊記」等共 3 部台灣文學作品在烏克蘭翻譯出版,6 月並在基輔國際書展舉行發表會。

推薦閱讀

俄盟友塞爾維亞接收中國武器,恐再刺激「歐洲火藥庫」的敏感神經

俄國在被開除後遞辭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到底是做什麼的?

普丁 21 年前承諾推動民主自由,而德國用真心壯大了威權強人的野心?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烏克蘭出版業:與俄羅斯打的是認同和文化之戰〉。首圖來源:中央社記者陳韻聿倫敦攝,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