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全台 COVID 疫情連環爆,許多師生確診,超過 200 所學校停課或部分停課。指揮中心與教育部研商最新停課標準,從以往 2 個確診學生就全校停課,現在以「班」為單位。

一起來看看巴西的一所高中,學生疫後返校集體罹患「集體焦慮症」的現象,反觀台灣能為疫後返校做哪些超前部署呢?(責任編輯:陳怡君)

巴西一所州立高中的 26 名學生,日前突然在教室內身體不適,出現呼吸急促、出汗、缺氧、心跳過速、顫抖和哭泣等症狀,經醫護人員救治診斷為罹患「集體焦慮症」。

根據培南布可州首府雷西夫(Recife)教育局表示,16 名醫護人員 8 日迅速抵達Ageu Magalhães 高中,現場救治這些學生後,校方通知家長將他們接回家,校內其他 514 名學生也被解散。

目前學校正值期中考,雖然今天恢復上課,但並非所有學生都回去學校。一名 15 歲的女孩告訴當地媒體,因為內心害怕,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重返教室。

根據學校教務主任龐特斯(Neuza Pontes)描述,8 日當天,學生之間像產生骨牌效應,一個人看到另一個人感覺不舒服、呼吸急促,結果產生集體反應。

龐特斯表示,今年學校恢復實體教學後,校方積極對學生進行傾聽,了解和幫助學生解決學習和重新適應學校的困難。

巴西神經外科醫生葛梅斯(Fernando Gomes)指出,這起在雷西夫發生的案例很少見,從神經生物學基礎的心理學來解釋,可稱之為「羊群效應」,例如一個人在房間裡開始打哈欠,隨後幾個人也跟著打哈欠。

葛梅斯指出,多名學生同時出現焦慮症的臨床表現,可能與同一種心理作用有關:焦慮症是一種以焦慮和恐懼感為特徵的精神障礙,可以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來,除了強迫症和創傷後應激障礙外,主要包括廣泛性焦慮症、恐慌症、恐懼症和社交焦慮症。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在COVID-19(2019 冠狀病毒疾病)大流行的第一年,全球焦慮和抑鬱的患病率增加 25%。調查顯示,年輕人和婦女受影響最大。泛美衛生組織估計,美洲地區有超過 5800 萬人患有焦慮症。

葛梅斯指出,儘管焦慮是個人履行職能的刺激來源,但過度焦慮會產生相反的效果,因為這是一種會帶來相當嚴重的心理和生理表現的疾病,有時會阻礙人們過正常生活。

焦慮發作的症狀及療法

焦慮發作的症狀包括極度恐懼、過度擔心和哭鬧,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包括每名患者的創傷和觸發因素治療可以通過心理諮詢、使用精神科醫生處方的藥物或兩種療法的組合來進行。

聖保羅奧斯華多克魯茲德國醫院(Oswaldo Cruz)精神科醫生木下(Débora Kinoshita)表示,焦慮症的初期症狀可能難以辨識,許多人以為是呼吸或心臟問題;許多患者會抱怨肌肉緊張、頭痛和疲倦,卻忽略他們認為是理所當然的心理擔憂。

木下指出,尋求專業護理有助於減少焦慮發作的影響和頻率,深呼吸、緩慢呼吸、尋找安靜的地方、分享感受和理解焦慮感可能稍縱即逝等,都可以緩解症狀,降低神經系統對焦慮的反應。

推薦閱讀

未染疫也會有新冠後遺症?公衛學者呼籲留意,你是否在這兩年出現生、心理等「長新冠」症狀!

【疫情讓你覺得煩、焦慮、憂鬱嗎?】WHO 示警:COVID 影響每人心理健康長久且深遠

嘴巴停不下來!營養師教你「mindful 飲食法」,減少你的壓力、焦慮與體重

(本文經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巴西26名高中學生出現集體焦慮症狀〉,首圖來源:xfr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