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俄戰爭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美國總統拜登 26 日在波蘭首都華沙皇家城堡發表激昂演說,把烏克蘭對抗俄羅斯入侵,與對抗蘇聯的「自由戰爭」相提並論,也表示:「看在老天爺的份上,不能讓這個人(普丁)繼續掌權。」(For God’s sake, this man cannot remain in power.)

此話一出,白宮和國務卿紛紛解釋美國並非想要俄國政權更迭。德國總理蕭茲 27 日也表示,俄羅斯政權更迭並不是北約目標。為什麼拜登這句話如此沈重,逼得大家紛紛澄清?(責任編輯:連柏翰)

美國總統拜登一席不能讓俄羅斯總統普丁「繼續掌權」的言論,在華府引起不小波瀾。專家憂心,拜登發言恐使情勢惡化,讓普丁能借題發揮;但也有人為拜登講話,認為他所言並不過分。

拜登:不能讓普丁繼續掌權

拜登(Joe Biden)26 日訪問波蘭華沙,原先一場盼進一步團結歐洲盟邦對抗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演說,卻因他一席「不能讓普丁(Vladimir Putin)繼續掌權」的脫稿言論,在美國政壇引發軒然大波。

白宮官員雖迅速出面為拜登緩頰,解釋他是指不能讓普丁對鄰國或區域行使權利,並非討論俄國政權更迭;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也強調,在俄國尋求政權更迭並非美國戰略。但拜登這番「失言」卻持續發酵。

美國智庫:拜登此話一出,驗證普丁最大恐懼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FR)會長哈斯(Richard Haass)向「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表示,目前重點應該只有 2 個,一是在烏克蘭可接受條件下結束戰火,二是勸阻普丁升高情勢,但「(拜登)言論與這 2 項目標都不符」。

哈斯指出,拜登此話一出,普丁基本上就不會做出任何讓步。他解釋:「若可能失去一切,反而讓他(普丁)無所顧忌,他為什麼要克制?這也驗證他內在最大恐懼,亦即(俄國政權更迭)是美國所尋求的,希望看到他被驅逐與制度性改變。」

哈斯隨後推文直指,拜登言論讓目前的困難危險情勢更雪上加霜。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俄羅斯專家查拉普(Samuel Charap)呼應指出,拜登政府雖試圖澄清,但在改變俄國觀感上效果有限。

查拉普說,普丁一直都相信美國想找人取代他,而總統發言傳統上一向被視為官方政策,拜登發言讓俄羅斯把美國意圖視為更大威脅。「他們(俄國)可能比之前更傾向以敵對作為回應,這就是挑戰。」

美國國會共和黨人也對拜登言論多所批評。參院外委會共和黨首席議員里契(Jim Risch)以「驚人失言」(horrendous gaffe)來形容拜登的發言。他說,沒在處理外交的人可能不會意識到,拜登這席話會造成何種重大事件;任何時候只要提到或暗示尋求政權更迭是美國政策,「就會造成大問題」。

共和黨籍參議員波特曼(Rob Portman)雖認為拜登演說相當強而有力,但他告訴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拜登針對普丁執政的發言,正中俄國政治宣傳者與普丁下懷,讓他們能借題發揮。

拜登真的失言了嗎?有不同意見

拜登言論雖招致不少批評,但仍有人為他講話。

民主黨籍參議員華納(Mark Warner)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訪問時表示,現在只有一個人試圖在歐洲促成政權更迭,那就是普丁,他正試圖在烏克蘭進行政權更迭。

曾任美國國務院高階職務的俄羅斯專家佛里特(Daniel Fried)也向華郵指出,為普丁感覺著想從未成功讓他改變行為。他說:「有鑒於普丁當前作為,我認為拜登責問他是對的…拜登做的不是執行政策宣示,而是道德宣示,兩者有差別。」

美國駐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大使史密斯(Julianne Smith)說,拜登訪歐期間目睹俄烏戰火造成的人員傷亡,且發表演說前才與難民見面,他的言論是「符合原則的人性反應」(a principled human reaction)。

美國前駐俄大使麥弗爾(Michael McFaul)則認為,普丁是否升級烏克蘭情勢,會以他對戰況的評估為準。意味著拜登言論對普丁在烏克蘭的盤算影響有限,主要因素還是俄國國家利益及普丁想避免戰敗丟臉。

從台灣的民主來看,市井小民才是掌權之人!

來填《宜居城市滿意度大調查》,為你的城市生活打分!

推薦閱讀

俄烏戰事滿月,北約大動作加強東翼軍事力量,能震攝普丁?

為何有人想當戰地記者?台灣記者前進烏克蘭能帶回什麼不同視野

烏克蘭有西方國家用「金融制裁俄國」撐腰,台灣可以如何做準備?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拜登稱不能讓蒲亭續掌權 專家憂恐使情勢惡化〉。首圖來源:Gage Skid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