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導致歐洲 2020 年出現前所未有的經濟衰退,歐盟實際 GDP 下降 6.1%,降幅超過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不過,歐洲央行通過一系列的貨幣政策來配合財政措施,達到良好效果,對經濟影響遠沒有最初預期的那麼嚴重。

另外,歐洲各國廣泛施打疫苗,隨著疫情變化,也逐漸放寬防疫措施,歐盟經濟在 2021 年春季強勢恢復增長,失業率也開始持續下降。

好不容易熬過新冠疫情,戰爭卻又暴擊歐洲經濟

新冠疫情對歐洲的影響已經逐漸淡去,未料俄羅斯在 2 月 24 日入侵烏克蘭,大批的烏克蘭難民湧入歐洲。聯合國難民署(UNHCR)表示,目前已經有超過 250 萬烏克蘭人逃離,成為二戰以來歐洲增長最快的難民危機,遠超過 2015 年敘利亞戰爭引發的難民危機,當時約有 100萬非法移民橫渡地中海,前往較富裕的歐洲國家。

《中央社》報導,與烏克蘭歷史、地理、文化相近的波蘭在這次的難民潮首當其衝,截至 3 月 11 日,已有超過 150 萬名烏克蘭人進入波蘭,占烏克蘭難民總數約 6 成;人口僅 550 萬的歐盟邊境國家斯洛伐克,也正在經歷史上最大移民危機,已湧入近 18 萬名烏克蘭難民。

東歐國家首當其衝,敞開雙臂擁抱逃難中的烏克蘭人,卻也開始面臨資源與空間上的壓力。

據聯合國難民署稱,自 2 月 24 日以來,約有 23 萬烏克蘭難民進入摩爾多瓦。作為歐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摩爾多瓦沒有足夠的資源來應對源源不斷的新移民;在靠近烏克蘭國界的波蘭城市普瑟米斯(Przemysl),市長巴昆(Wojciech Bakun)也指出,難民親友團人數越來越多,空間逐漸不夠,新來的人目前被迫必須到其他地方尋找避難所。

儘管難民接收國的民眾抱有巨大的同情心,但最初的熱情可能被疲勞與沉重的社會成本所取代。時間一長,是否會因為社會張力緊繃,逐漸出現反難民聲浪,是所有人都不樂見的局面。

難民不等於「難題」

3 月 4 日,歐盟部長一致投票決定啟動《臨時保護指令》,這是該指令自 2001 年公布以來首次使用。

這項指令與之前的歐洲移民政策明顯不同,有機會掀起大規模且的長期人口遷移。

《臨時保護指令》允許難民在歐盟國家停留至少 1 年(最長 3 年),而無需申請庇護或其他形式居留權。在這些保護下,烏克蘭難民將有機會進入歐盟成員國的勞動力市場、教育系統、醫療保健和合法取得住宅。

如果接收難民的歐盟國家在人道精神與法令支持下,能將難民安排妥當,大量湧入的勞動力可能可以讓許多歐洲國家得以補充國內短缺的勞動力。

也就是說,富裕的西歐國家在被戰爭再次影響經濟時,友善地擁抱接納烏克蘭難民,不僅是彰顯反戰意識與支持烏克蘭,對於國家自身能否再次經濟復甦,也是可以觀察與期待的「好報」。

然而,對東歐接收國來說,考量則有兩點不同。

首先,與西歐國家不同,東歐國家在接納大規模難民的經驗不多,收容機構和人民也可能尚未做好準備;其次,湧入這些國家的烏克蘭人主要是婦女和兒童,因為處於戰鬥年齡的男性仍留在烏克蘭。因此,在為難民作安排時,必須將性別與年齡納入審慎考量。

雖然歐洲在包容難民與移民方面的紀錄參差不齊,但是人們希望這是一個新歐洲的曙光,全力捍衛自由民主和重視人類價值。或許,東歐國家出人意料的團結應對,可以向其他國家展示未來如何應對難民問題。

日本也開始接納接納烏克蘭難民

不只身為烏克蘭鄰居的歐洲國家正在接納難民,據《中央社》報導,日本也開始接納烏克蘭難民,以有親友在日本者為優先,截至 3 月 12 日已收容 29 人;日本政府正研議與地方政府或企業合作,進一步擴大接納難民,包括沒有親友在日本者。聯合執政的公民黨也提議,為接納在日本沒有親友的烏克蘭難民,應讓這些人不須保證人即可入境,也應要確保其住處與支援就業。

俄烏戰爭目前仍在持續,難民也不斷增加,歐盟在第一次啟動友善難民的《臨時保護指令》行動中,接納烏克蘭難民的同時,法令上絕對支持難民融入接收國,轉變看待難民的思維,難民不是只能被當成難題,而也非常有機會貢獻自己的能力與勞力,讓接收國可以更加壯大。

一起為守護家園努力,讓台灣更美好,

集氣來填《宜居城市滿意度大調查》,共同打造美好城市!

推薦閱讀

【我家就是你家】Airbnb 攜歐洲熱血房東救烏克蘭難民,打開大門免費提供 10 萬個床位

【俄烏戰看這篇就懂了】為什麼台灣人要關心東歐?全球共榮靠的是信任,不是強人信仰

【問題出在台灣未獨立?】台灣就算通過《難民法》,也幫不了香港人!

參考資料

voxeu.org中央社Quartz中央社UNHCR

(首圖來源: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