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及烏克蘭戰爭爆發,有外籍民眾 26 日自發性前往莫北協駐台代表處聲援烏克蘭,圖為外籍女童手持中華民國國旗。(圖片來源:中央社記者游凱翔攝)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台灣與烏克蘭的境遇有許多相似之處,台灣要如何從今日的俄烏戰爭中學習,為明日做更多準備?

曾任烏克蘭國防部及對外情報局首長顧問的丹尼柳克,目前是烏克蘭「國防改革中心」的領導人,一起來看看他如何看台灣與烏克蘭的處境!(責任編輯:陳怡君)

台灣與烏克蘭的處境異同持續引發國際討論,立場差異往往影響對事實的詮釋。到底今日烏克蘭會不會是明日台灣?事實上主要取決於台灣從今日的烏克蘭獲得什麼啟發以及願意為明日做多少準備。強調美國對台灣的「堅定安全承諾」固然有助心安,但位處「捍衛自由民主、抵抗威權最前線」,台灣應可期待自己有不同格局的思維與作為。

台灣和烏克蘭都有一個帝國野心膨脹、企圖顛覆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和基本是非原則的鄰國。俄羅斯長期以來對烏克蘭實施混合戰、灰色地帶戰術,不吝分享自身遭受北京攻擊、脅迫經驗的台灣,理應容易對烏克蘭的處境產生共鳴。

2014 年 3 月台灣發生「太陽花運動」。在那之前,烏克蘭自 2013 年底至 2014 年 2 月也有反抗運動,反對政府停止讓烏克蘭融入歐盟的政策,並且要推翻莫斯科扶植的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政權。2014 年 5 月,台灣網路開始流傳一支影片,是烏克蘭大學生以各國語言跨海聲援台灣的太陽花運動。

8 年後的今天,當俄軍的飛彈、坦克攻勢已成許多烏克蘭民眾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烏克蘭有些人依然不忘台灣、希望台灣不會遭遇北京與莫斯科的協同作戰。

中國目前是烏克蘭最大的貿易夥伴,也是主要投資來源,但這不意味中國在當地社會的形象一片大好,或者烏國政府對北京構成的安全威脅缺乏警覺。

曾任烏克蘭國防部及對外情報局首長顧問的丹尼柳克(Oleksandr Danylyuk),目前是烏克蘭「國防改革中心」(Centre for Defence Reforms)的領導人,同時代表烏克蘭協調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合作事務。他近日告訴中央社記者,烏克蘭「當然有興趣」發展與台灣的關係,可惜就連西方國家也對烏克蘭態度消極,只有俄羅斯和中國深知烏克蘭的戰略潛力,積極在政治、經貿、科技等領域攻城掠地,且中俄很有默契,不相互競爭。

台灣與烏克蘭境遇之相似

他指出,台灣與烏克蘭的境遇有許多相似之處,包括北京不僅不排除武力解決所謂的台灣議題,也投放大量資源企圖影響台灣內部情勢。除了軍事手段,北京還有許多其他方法能讓對它有利的台灣政治勢力「順理成章」掌權。

他說:「在烏克蘭,真正的親俄人士不超過總人口的 8%,但在台灣,情況或許不同,畢竟中國至少在經濟領域有吸引力。」

丹尼柳克協助烏克蘭發展不對稱作戰和混合戰防衛能力。他提到,北京確實密切觀察國際社會如何應對俄羅斯在烏克蘭的作為,台灣有必要為各種可能的不利情況預作準備。若面對俄羅斯這樣多次囂張違反國際法,且整體軍事、經濟和政治實力都不如中國的國家,自由民主陣營都不願及早嚇阻,台灣顯然不宜過度樂觀。

以美國、英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很早就表明,不會派兵前往烏克蘭支援。不僅如此,專家指出,西方長期在幕後運作施壓,要基輔方面妥協,與莫斯科談出一個「雖不滿意,但不得不接受」的方案,無視莫斯科預設的諸多談判條件本質上就是要烏克蘭出讓主權,並接受部分領土被占領和併吞的既成事實。

西方犯下的最大錯誤

丹尼柳克說,西方犯下的最大錯誤就是以為可透過協商與莫斯科解決問題,但蒲亭政府不遵守國際協定,而且早該接受國際司法制裁,與這樣的政權談判毫無意義。

他舉例,莫斯科在 1990 年代初期即開始要求烏克蘭交出蘇聯時代建立的核武及其他軍備,甚至軍隊。面對龐大國際壓力,烏克蘭於 1994 年和俄羅斯簽署了布達佩斯安全保障備忘錄,交出核武,英、美等國當時承諾協助保障烏克蘭的安全,而承諾不以任何方式脅迫、侵犯烏克蘭的俄羅斯卻從未放棄侵蝕烏克蘭主權,並在 2014 年併吞了南部的克里米亞半島(Crimea)。多年來一再妥協的烏克蘭如今深感亡國危機,不願在不對等的條件下與莫斯科和談。

來自莫斯科的安全威脅越公開、開戰,戰略上其實對烏克蘭越有利

丹尼柳克說,來自莫斯科的安全威脅越公開、直接,甚至對烏克蘭全面開戰,戰略上其實對烏克蘭越有利,因為誰是誰非會因此相對清楚,也凸顯莫斯科才是無意追求和平的一方。他指出,自 2014 年以來,烏克蘭敵我意識和全民防衛能力持續提升,烏克蘭「能戰、也絕不怯戰」。

俄方在 2 月 24 日發動的戰爭不僅再次團結了烏克蘭,全民總動員勇敢抵抗侵略的烏克蘭人在國際社會的形象也大幅提升。各國媒體和政壇出現新風向,烏克蘭不再是任何國家的「小老弟」或本身也有問題的被害人,而是值得尊敬、捍衛,以具體行動證明自己決心的國家。長年擺脫不了喜劇演員形象的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如今也成了各界爭相頌揚的英雄,反倒是部分西方政治人物遭嘲諷比喜劇演員更有「笑點」。

烏克蘭在短短三天內讓世界認清蒲亭

更出乎許多人意料的是,烏克蘭在短短兩、三天內,讓世人真正認清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政權的惡形惡狀,並且大大提升他倒台的機率。各界彷彿突然覺醒,紛紛對早該被制裁的媒體(例如蒲亭的大外宣機構 Russia Today、Sputnik)、個人和銀行等實體下手,也突然對於跟早已手染鮮血的獨裁者合作感到羞恥。自認很懂歷史的蒲亭或許會想回頭研究,曾經不可一世的史達林( Joseph Stalin )死後發生了什麼事,而在史達林死前,「同志們」又是如何暗地為自己盤算。

如今烏克蘭就算要與俄羅斯談判,態勢已與過往截然不同。台灣當然不是烏克蘭,但烏克蘭的處境和它因應霸凌與侵略的做法,非常值得台灣參考。或許有一天,台灣與烏克蘭會樂於談論彼此的相似之處。

推薦閱讀

【在烏克蘭身上,看到台灣影子】普丁為什麼備感威脅?從「俄烏同源」與「示威運動」講起

「我需要彈藥,而不是逃跑」——一個誓死守衛國家的總統,如何扭轉西方各國態度

烏俄戰爭升溫後,美國還要對台保持戰略模糊嗎

(本文經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特派專欄 台灣不是烏克蘭 但他山之石可以攻錯〉,首圖來源:中央社,記者游凱翔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