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上報》總主筆 陳嘉宏

過去兩個月,顏寬恆一路挨打,理不理虧是其次,重點是顏家對於別人所設定的議題戰場幾乎無反手的能力;在空戰全面失守的情況下,只能靠黑派的在地組織硬撐盤。黑派原以為罷免陳柏惟之後,這席立委將手到擒來,沒想到偷雞不著蝕把米,近 8 千票的差距也成為顏家在歷來在當地選舉最慘烈的敗績。對國民黨來講,這是個三輸的局面,對後續台中政壇也將造成莫大衝擊。

第一輸當然就是黑派顏家。

持平而論,黑派在顏清標交棒後的這幾年,顏寬恆的形象經營非常成功。透過「聽海」、「消波塊」等等自嘲的手法,不但成功「洗白」自己,也拉近了與年輕人之間的距離。不過,誤判民意氛圍,亟於罷免陳柏惟,卻意外讓自己身陷火線。顏寬恆抱怨過去兩個多月遭到「毀滅式的檢驗」,但從昔日顏家的黑資料重新被攤在陽光下,到各地屢屢爆出的顏家豪宅招待所違建,甚至連捷運設站都被拿來圖利自家土地,其實都是回報他們當初操作罷免案的急切與貪婪。選民用你們當初檢驗陳柏惟的標準來檢驗顏寬恆,顏家左支右絀,無力應對,只是咎由自取,一點都怪不了人。

眼下,顏寬恆不僅輸掉了這次選舉,一屆連輸兩次,恐怕也輸掉 2024 年「王子復仇」的能量。對黑派而言,最麻煩的是競選過程中被掀開的爭議,未來恐怕跟著他們的從政路如影隨形;不只顏寬恆,從只當一屆議員就當上台中市副議長的顏寬恆妹妹顏莉敏,到顏家所掌握的大甲鎮瀾宮,會有越來越多的台中人問:「為什麼都是他們家的?」

第二輸是國民黨朱立倫。

嚴格來說,朱立倫就任國民黨主席僅有三個月,無論是罷免陳柏惟或發動四大公投,都不是他自己設定的議題,敗戰不應該全掛在他的身上。問題是,朱立倫並沒有在這些戰役裡設妥防火牆,這一方面代表他對時局的誤判,二方面也顯示他無法為病入膏肓的國民黨止血,會讓原本已經弱勢的黨主席會更加弱勢。而連續的敗仗將導致國民黨內的分歧更形檯面化,奪權鬥爭將更形慘烈,朱立倫若無法銳意改革,只求保位,這將會帶著國民黨進入惡性循環,所謂的「谷底」將深不可測。

第三輸是台中市長盧秀燕。

盧秀燕是聰明人,身為地方父母官,也一直與罷免這種負面動員維持距離。不過,黑派是當初是力拱盧秀燕上台的重要支柱,顏寬恆家族的違建爭議、捷運設站,也將在選後從顏寬恆的問題變成盧秀燕的問題。當選民利益與派系需求被搬上檯面仔細端詳,媽媽市長的連任之路恐怕也出現破口。

而小小一個中二選區,無論罷免或補選都成為全國矚目的焦點,敗陣的陳柏惟因此變成「悲劇英雄」,擊退顏家的林靜儀也成為「勝利女神」,兩人在短時間內都成為「有故事的政治人物」,形同服下「政治大力丸」。國民黨平白奉送這兩個已具全國知名度的民代戰將給民進黨,政治的禍福相倚可見一斑。

民主政治有它正常的規律,所謂的「罷免」、「補選」、「公投」都不該是常態。從《選罷法》、《公投法》於 5 年前修正通過後,國民黨已經發動 5 次罷免投票、2 次大規模公投,縱然在其中曾獲得短暫的勝利,但政黨支持度卻毫無起色,還每況愈下,根本是在折騰選民,損人又不利己。選民用補選結果告訴國民黨:別再搞惡鬥了。如果再聽不懂,一旁虎視眈眈的柯文哲民眾黨很樂意取而代之。

推薦閱讀

用「台灣」設代表處讓立陶宛執政黨內部政治壓力山大!立國的挺台意識能凝聚成社會共識嗎?

當媽祖遶境被禁止、廟宇升起五星旗,我才醒悟「如果當初沒有統一有多好」

【想用公投來對執政黨信任投票,ok嗎】學者:先專注思考,你真心認同提案方的方案?

更多上報好文:

【選戰分析】國民黨公投皆墨後未及時檢討「進廠維修」 中二、罷昶雙輸反慘遭民意「靜昶報廢」

【中二補選】顏家「王子復仇」失利 爭議未釐清+組織疲軟成關鍵

顏家制霸海線夢碎!林靜儀搶下中二立委 盼家族政治「體會民主轉型的重要」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上報 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陳嘉宏專欄:搞到三輸 國民黨咎由自取〉。首圖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