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抵制
1964 年東京奧運,中華民國隊伍揮著國旗進場。圖片來源:翻攝自 Olympics YouTube 頻道

美國 7 日宣佈不會有官員出席 2022 年北京冬奧,抗議中國在新疆進行種族滅絕與違反人道罪,以及其他侵犯人權行為。至今,五眼聯盟的國家都宣佈抵制 2022 年北京冬奧,德國與其他歐洲國家則還在考慮。

奧運抵制風波時有所聞,但你知道歷史上至少有 3 屆奧運的抵制與台灣有關嗎?

2022 年北京冬季奧運,各國相繼進行「外交抵制」

將在 2022 年 2 月 4 號舉行的北京冬季奧運,今年年底便有各國陸續宣佈抵制。立陶宛總統瑙塞達(Gitanas Nausėda)11 月 2 日接受立陶宛電視台 LRT.lt 採訪時表示,不打算參加冬奧活動。

接著,五眼聯盟(美、英、加、澳、紐)相繼宣佈外交抵制。美國白宮發言人莎琪在本月 6 日表示,鑑於中國持續於新疆侵犯人權,美國政府將外交抵制北京冬奧與帕運(帕拉林匹克運動會)。

紐西蘭副總理羅伯森(Grant Robertson)也於隔天宣布,紐西蘭早在 10 月就向中方表示,不會有部長級官員出席冬奧。他補充,此決定有許多因素,主要與新冠疫情有關,「但我們已經在許多場合向中國明確表達對人權問題的關切。」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 8 日指出,加拿大將追隨盟友腳步,對北京冬奧進行外交抵制,以就中國人權紀錄對其釋出訊息。

同日,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表示,由於中國遭控侵犯人權,英國將對北京冬奧進行外交抵制,不派任何大臣級官員出席。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也在同天宣佈,因應中國廣泛侵犯新疆人權,以及澳中之間長期的諸多紛爭,澳洲將加入美國行列,對北京冬奧實施外交抵制。

歐洲方面,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9 日表示,法國沒有打算加入抵制行列。近日才上任的德國新外交部長貝爾伯克(Annalena Baerbock)則說明,歐洲需要商定共同對策。

針對 2022 年北京冬奧,大多國家都採不會有官員出席,但運動選手仍可參賽的「外交抵制」。但是奧運歷史中,有許多次是以退賽為抵制方式,其中至少有 3 次與台灣相關。

第 15 屆奧運——漢賊不兩立,中華民國退出奧運

可想而知,與台灣相關的奧運抵制,出於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競逐。

最早可從 50 年代說起。1948 年倫敦奧運會結束後,「中國奧會」因為國共內戰而停止一切活動,直到 1951 年,「中國奧會」才在台灣恢復會務。同年 6 月接獲將在隔年於芬蘭首都赫爾辛基(Helsinki)舉辦第 15 屆奧運的邀請函,「中國奧會」隨即展開培訓與選拔過程。另一邊的中共政府,直到 1952 年 2 月才決定以「中華全國體育總會」名義聯絡國際奧會,表明將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唯一代表中國體育組織的名義,參加第 15 屆奧運會。

國際奧委會年會在奧運開幕前討論「中國問題」,以 20 票對 32 票通過 2 個中國都可以參加第 15 屆奧運。但中華民國因為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以「漢賊不兩立」為由,退出該屆奧運。

第 16 屆奧運,中華民國搶先升起國旗,北京退賽

第二次與台灣相關的奧運抵制,發生在 1956 年的第 16 屆奧運。

1954 年,奧運委員會年會以 23:21 的比數通過,正式承認中共的「中華全國體育總會」(簡稱體總)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奧委會」。當時中共的體總副主席董守義指出,根據奧委會憲章「一國一會」原則,中國不能有 2 個奧委會,應該開除中華民國的會籍,但被奧委會主委布倫達治(Avery Brundage)拒絕。

1956 年,北京寫信給台北,要求台北的運動員到北京參加中央舉辦的「全國奧林匹克運動會選手選拔賽」。台北當然不理會,並向國際奧委會抗議北京用政治干涉體育。

直到 1956 年第 16 屆澳洲墨爾本奧運要舉辦時,由於該屆奧運中,東德和西德首度合組成 1 個代表團參賽,國際奧委會希望以同樣模式,要求台灣以「福爾摩沙中國」(Formosa-China),與毛澤東的「北京中國」(Peking China)一起參與,時任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勉強同意此案。但中華民國希望搶先一步在選手村升上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所以提前進駐奧運選手村。等到中華民國國旗升上後,中共考量,若也在選手村升上中共國旗,等於出現「2 個中國」形象,於是北京宣佈退出奧運。

60 年代,中華民國被要求改變奧運隊伍名稱

之後 1960 年的 3 屆奧運,雖然沒有出現退賽抵制,但中華民國隊伍的名稱有所改變。這是由於 1960 年國際奧委會因為中國壓力,要求中華民國隊改名。因此 1960 年義大利羅馬奧運上,中華民國隊以「福爾摩沙」代表隊為名,當時「福爾摩沙」隊在開幕式進場時高舉「抗議」(under protest)字樣,表達不滿。

奧運抵制

1960 年奧運,中華民國隊伍舉著抗議字牌進場。圖片來源:Harry Pot

1964 年東京奧運,台灣使用的名義則是「台灣」,但加註了「中華民國」4 字。1968 年的墨西哥奧運,同樣使用「台灣」名義。

1964 年東京奧運中華民國隊伍進場畫面,17 分 18 秒開始:

第 21 屆奧運——蔣經國不願以「台灣」名稱參賽

回到抵制這件事。另外一屆台灣抵制奧運,則發生在 1976 年的第 21 屆加拿大蒙特婁奧運。時任加拿大總理老杜魯道(Pierre Trudeau),也就是現在加拿大總理杜魯道的父親,以「中國」名稱問題為由,拒發簽證給「中華民國奧運代表團」,要求需改稱「台灣」才准許入境參賽。

根據「進擊的台灣隊」粉專透露,時任美國奧委會主席克隆姆(Klum)當時向中華民國運動員,同時也是國際奧會委員的徐亨提議,美國願意以「退賽」與「電視轉播合約金」為籌碼,要求國際奧委會讓步,但條件是「隊名」需用「台灣」或「中華台北」。徐亨同意後,美國總統福特(Gerald R. Ford)就打電話給當時中華民國總統嚴家淦,告知此提議,並立刻在國際奧委會提案,奧委會以 58 比 2 的票數通過,讓台灣選手持「台灣」名牌入場。然而,當時的行政院長蔣經國因為不接受這項決議,下令宣布退賽。

台灣與中國、民主與威權的奧運抵制持續進行

過去奧運的抵制行動,幾乎都因為民主國家與共產國家的冷戰衝突浮現。而今,這樣的對峙則轉化為美中對抗延續。台灣曾在 2020 年進行台灣正名公投案,最終以同意票 476 萬對上不同意票 577 萬被否決。未來奧運還會出現抵制情況嗎?台灣又能以什麼面目參與呢?

推薦閱讀

【台灣霹靂舞前進 2024 巴黎奧運】台灣舞者排名世界第 3,但政府沒準備好把選手推向世界舞台

奧運比的不只是競技能力,更是國家科技力的較量!專家:盡快設立國家級運動科學中心,當選手最貼身的智囊

誰說運動歸運動,政治歸政治?數百名選手們趁奧運逃離專制,投奔自由新生活

參考資料

中央社張啟雄教授奔騰思潮中央社UDN進擊的台灣隊新公民議會蘋果日報德國之聲

(首圖來源:翻攝自 Olympics YouTube 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