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編輯檯好書推薦:《未來生存地圖【全彩精裝版】:面對下一個百年,用100張地圖掌控變動世界中的威脅與機會

1% 超級有錢人擁有世界大部分的財富,這一點都不新鮮的事實,對絕大部分人來說都不是件開心的事。

根深蒂固的財富與無法翻身的貧窮,造成如此不平等的局面,究竟是由什麼樣的原因組成的?(選書編輯:陳怡君)

文/伊恩.高丁,羅伯特.穆加

1% 超級有錢人

前 1%賺錢的人在全球化之下表現得很不錯,極少數個人取得了大筆不成比例的利益。最懸殊的情況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光是貝佐斯、比爾.蓋茲和巴菲特3 個人所擁有的財富,就相當於美國 1 億 6,000 萬人所有。

此外前 1%的人——在美國專指年收入 75 萬美元以上——在過去 5 年內,佔全國收入的比例變成 2 倍。這些人的收入增加速度,比後 20%的人快了 7 倍。前 1%的收入平均比後 90%多了 40 倍。超富有的前 0.1%年收入在 300 萬美元以上,比後 90%多賺了 188 倍。下方圖表由經濟學家托瑪.皮凱提與同事所製作,顯示出美國收入成長集中在一小部分人口身上

同樣的趨勢在其他富裕國家中也很明顯,包括在英國,只要 5 個富裕家庭就勝過最貧窮的 1300 萬人,相當於 20%的人口。大約 5000 人左右的英國居民(其中有 90%是男性)佔全國總財富的前 0.01%,每人平均年收入是 220 萬英鎊(270 萬美元)。

這些人靠財產和其他投資生活反映在「不勞而獲」的利潤上,投資獲益佔他們收入的 40%,而非就業領薪水。近幾十年來,英國工人的收入停滯,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更加惡化,反觀極少數菁英(每一萬個英國公民中有一人)的收入卻在過去二十年間增加了 277%。

全球 500 位最富有的人,財產在 2019 年成長了 25%。據估計,最富有的 2153 人所持有的財富,比全球人口後 60%的 46 億人還要多。2019年,這些億萬富翁的財富加起來有 8.7兆美元,相當於最貧窮 150 個國家的總收入。

此外,最富有的 22 個男人所擁有的財富比全非洲的女人都還要多。2020 年 4 月,新冠肺炎危及全球半數以上勞工的生計,2 億 6,000萬多人面臨飢餓,但 10 個億萬富翁的總財產卻增加了 1,260 億美元。

這張圖反映出經濟成長無法轉換成更高的薪資,儘管經濟持續成長,美國過去 50 年來的實際薪資卻停滯不前。顯然經濟成長讓富人獲益,卻沒有提供迫切需要的改善動力,提高一般受薪者的收入。

另外在英國,前 0.01%的收入在 1995 年到 2015 年這 20 年間,幾乎翻了 3 倍,這些人大部分集中在倫敦。這也說明了為何英美兩國許多中低階級的民眾對於他們眼中「脫節的」菁英如此失望。因此不意外地,許多人要求終止現狀,把票投給承諾將確實做到這一點的民粹主義領導人。

根深蒂固的財富

許多不平等既棘手又根深蒂固,因此很難克服。出乎意料的是,收入和財富最大的預測因子與我們個人決定的關係不大,而是幾乎完全取決於父母的地位,還有我們成長的街區。這份圖表以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的著名小說來命名,書中「了不起的」傑.蓋茨比(Jay ‘ The Great’ Gatsby)是個私酒販,他脫離低下階級的出身,成為上流社會成功的一員。

圖表描繪出與父母留在相同社會階級的可能性,十分明顯地呈現出不同程度範圍的不平等,以及獲得社會流動性的不同潛力。採用的不平等測量工具是吉尼係數,不流動性則是看跨世代薪資彈性(Intergenerational Earnings Elasticity),這個經濟象徵是指父母與子女之間的收入持續性,表現出世代之間所得的關係,顯示同家族內的幾代人是否有能力隨著時間向上或向下流動

丹麥有低度不平等,相對容易享有向上流動。相較之下巴西、智利、中國和美國則是高度不平等,很難有能力擺脫個人背景。以低度不平等和向上移動的潛力來說,最佳出生地點是澳洲、加拿大和歐洲。

圖表顯示美國不只承受高吉尼係數的不平等,其實對個人來說,相對也很難發揮向上的社會流動性。寓言故事總說只要肯努力,人人都有機會成功,在許多國家可能是這樣,但是在美國卻未必如此。

如圖表所示,丹麥不只格外平等,比起其他地方,在這裡人們也更容易克服出身的劣勢。斯堪地那維亞的國家在克服不平等上做的比巴西或智利還要好,在巴西和智利,大部分人的命運都取決於父母的地位和郵遞區號。

打擊不平等

為了克服不平等,我們必須決定哪些不平等有關係,理由是什麼。人皆獨一無二,我們都有能力可以從事不同的事情,有些人擅長運動或戲劇,有些人擅長數學或音樂。在這些潛在能力之外,幾乎所有的生活機遇都受到我們的出身影響,父母的收入和教育、我們所受的學校教育和其他因素,都遠遠超出我們的掌握。

減低機會不平等,像是確保住在貧困街區的少數族裔年輕男性能就讀合宜的學校,著眼於提供每個人平等的成功機會,是很重要的。但要想擊敗不平等,關注結果也很重要,因為歧視根深蒂固,由於種族、性別、宗教或其他種種因素,即使個人能得到相同的機會,也仍會發現自己無法像享有特權的人那樣取得成功,最終結果也大不相同。

為了持續降低不平等,人人應該擁有相同的機會,但就算確保每個人都有相同的起點還是不夠。不平等研究的著名學者東尼.阿特金森(Tony Atkinson)明白表示,人生的競賽是不公平的,有的人是單手綁在背後往前跑,一路上還可能被放置的障礙物給絆倒,有的人則是毫無阻礙,一路向前衝刺。贏家全拿(包括獎賞和競爭的機會),輸家全無,不平等就是如此根深蒂固。隨著財富的差異開始擴大,下一代的機會變得越來越侷限,成功父母的孩子擁有更好的準備、培訓和營養,強化並延續了不平等的循環。

推薦閱讀

【想當古希臘人嗎?】他們追求絕對不受限制的生活!但若活在東方世界,你會被罵「很自私」

美國金字塔頂端 1% 的富人,為何會說出:「放任貧富差距擴大,將毀掉我們的社會」

為何有些人能逃離貧窮,有些人卻沒辦法?諾貝爾經濟學得主用自身經歷為你解惑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未來生存地圖【全彩精裝版】:面對下一個百年,用100張地圖掌控變動世界中的威脅與機會,由 日出出版 Sunrise Press 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Skitter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