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蔡英文總統日前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專訪,針對區域及台海情勢、台美關係、兩岸關係、台灣國際參與、錯假訊息攻擊、婚姻平權、半導體產業發展及全球供應鏈、氣候變遷及能源轉型等議題。然而其中最敏感的中美台關係,又該如何解讀?(責任編輯:陳怡君)

文/趙君朔

繼出乎意料強硬的國慶演說之後,在台北時間上週四(28日)早上播出的CNN專訪蔡總統再度以首次公開證實有美軍在台協助訓練和強調對美國協防台灣有信心成為舉世媒體矚目的焦點。大部分的主流媒體分析都是非常正面的看待蔡總統釋放這些訊息,認為美國的對台政策正巧妙地往「戰略清晰」移動,再加上其他美國友台的政策宣示,如國務卿布林肯在中共依據聯大 2758 號決議取代中華民國聯合國席位的 50 周年當天發布支持台灣有意義參與聯合國體系的聲明,美台關係也被多數分析家認為處於空前良好的狀態。

這類看法的主要論據是對於美軍在台如此敏感的訊息,蔡總統一定有得到美國首肯才會公開說出來。這樣說當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本文會結合蔡總統的國慶演說關鍵內容、今年中共軍機繞台幾次高峰的時間點、台海局勢得到先進國家媒體的空前關注、最近美中也明顯往破冰、降溫的方向移動,還有周日布林肯、王毅G20峰會場外會面中共官媒揭露的內容各方面進行綜合分析指出,究竟美台關係是否會持續一帆風順恐怕還是要打個問號,還是謹慎看待為宜。

蔡總統發言有李登輝味道

上周的 CNN 專訪不是第一次蔡總統丟出很不符合其一向謹慎穩健風格的大膽談話,在國慶大會的演說,蔡總統便以1949年之後的中華民國台灣這個政治共同體的論述強調和對岸中共政權的分別,這也是用比較隱晦的方式將自己當年受李前總統委託進行的「兩國論」論述前期研究工作的結論再次拋出,其實就是繼承李前總統的「兩國論」2.0版。

此外蔡總統還新加了關於中華民國台灣前途的「四個堅持」來補強她的論述,並頗強硬地直接說出「我們也會全力阻止現狀被改變『還有』絕對不要認為台灣人民會在壓力下屈服」。這些話語看似只是針對中共,但這些敘述都不是在針對中共可能對台用武表達抵抗到底的決心,反而是在強調中華民國台灣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各有獨立的主權這個現狀不容任何人加以改變。

那麼究竟來自何方的壓力可能會改變這個蔡總統想全力維護的現狀?如果以過去為鑑,李登輝前總統是為了反制柯林頓總統訪問中共時,公開說出對台灣不利的新三不政策,還有預防 1999 年江澤民在中共的國慶典禮上和來訪的各國外賓說出兩岸將在「一個中國」前提下開始進行政治談判而決定推出「兩國論」來抵抗美中聯手施壓。

在 22 年後,也同樣有一件可能讓蔡總統腦中警鈴大響的外交大事就在今年的國慶大典不久前發生,那就是 10 月 6 號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和中共國務委員楊潔篪在日內瓦的會談,這非常可能是內容最為實際的首場高層會談,沒有 3 月楊在阿拉斯加會場上長達 17 分鐘的無理叫囂,也沒有 7 月底副外長謝峰以同樣歇斯底里的風格在副國務卿謝爾曼面前胡亂指控美國的「惡行」並漫天喊價的提出兩份很詳細的清單要美國「改正」。

美中密會防衝突是拜登所嚮

相對的,由事後媒體所揭露的少量訊息和上周蘇利文在白宮回答記者問題時都證實美國還是持續要求中共在年底前要訂下拜習線上高峰會的時間,雖然中方還不願意給具體的承諾。蘇利文之後也公開解釋對現任美國政府而言,要管理好美中激烈進行中的競爭不滑向衝突,那麼領導人層級的密集外交至關緊要。

他這樣說更非一時興起,早在 2019 年,蘇利文還是在野的平民之時便和現在印太政策的真正操盤手白宮印太事務協務官坎貝爾在權威的《外交事務》雜誌上一起發表了有別於他們眼中「躁進」的川普政府的新中國政策綱領,該文的標題就一目了然,叫做「不會釀出大禍的競爭:美國該如何和中共叫板又彼此共存」(Competition without Catastrophe:How American Can Both Challenge and Coexist with China )。

該文中反覆強調了避免和中共發生衝突的重要性,也有一段在專門討論如何讓雙方的軍隊高層建立溝通管道以防誤判。此外在 10 月 25 號剛結束不久的日經全球虛擬論壇上,擔任來賓的坎貝爾在會議發言中一樣強調了拜登政府有責任要採取必要措施讓雙方的競爭不滑向衝突。

而真正令人擔憂的是,媒體也證實了會中一樣談到了台灣問題,雖然揭露的內容都是沒有新意的官方公開說法。但很可能就是有雙方可能對台灣問題有做出一些不利於台灣的初步協議所以聽到風聲的蔡總統馬上選擇在國慶一反常態的高調反擊。

這樣的解讀和樂觀的主流分析相比看似離經叛道。但從這個角度出發便能為拜登在十月初被記者問到軍機繞台時竟然說出中共違反了「我們」關於台灣的協定這個當時引起廣泛猜測,但都只是解讀為他失言的回答提供另一種詮釋。

也就是說當時為了即將舉行的日內瓦會談,美國有可能和中共對台海現狀如何看待正在進行新的協商,而走漏的消息和拜登不小心的脫口「證實」讓蔡總統擔心兩岸兩國分立的現狀有被外力施壓改變的風險,就如同柯林頓 98 年為了修補和中共的關係講出的對台「新三不」讓李前總統感到無法坐視。

蔡總統發言是不讓美中默契傷台

幸好拜登在總統演說後在一場 CNN 主辦的市民大會上再度因為將近尾聲時一個大學生關於中共軍力和保衛台灣的提問給了蔡總統槓桿反擊,拜登回答主持人追問中共犯台美國是否要保衛台灣時說出美國會保衛台灣,因為美國有承諾這麼做,這個和美國現行「戰略模糊」大相逕庭的說法果然馬上被行政部門接連做出澄清、被媒體記者詮釋為失言,連 6 月搭乘軍機「快閃」松山機場一個上午的共和黨參議員蘇利文都在參議院質詢國防部政務次長 Colin Kahl 追問他政策是否有變,當然 Kahl 的回答是按照標準的官方模板來說明政策沒變。

這個對台灣有利的失言,蔡總統當然沒有放過,於是她利用 CNN 專訪的機會再度出招。這次她便順著拜登的承諾對記者表示她對美軍會協防台灣有信心,而且應該是為了佐證她所言不虛,她直接正面回答 CNN 詢問是否有美軍在台協助訓練國軍的敏感問題。如此一來便能在萬一拜習舉行線上峰會上如柯林頓一般如再度提出對現狀不利的主張台灣有籌碼反制。

同樣的,這個推測基於以下兩個重要但被觀點相反的多數分析忽略的事實:

(1)因為拜登不管是不是失言的回答而論斷美台關係堅若磐石,關係持續升溫甚至要改變「戰略模糊」忽略了其實是中共看透了美國政府想避免衝突的底牌,所以今年才頻頻在刻意選好的時點讓軍機大舉繞台,增加在各場談判中威脅美國的籌碼,這就是為何台海情勢從今年以來是越來越緊張,到了最近甚至不少住在非英語系國家的台灣人都被是當地人的配偶或是配偶的親戚問到台海發生戰爭的可能。

換言之,拜登八月在美軍狼狽地撤出阿富汗引起各方質疑後他一樣在專訪中被問到台灣時也「意外」加碼把台灣的地位提昇到北約盟國的層級一樣沒有嚇阻到中共。無法產生嚇阻力的原因也很簡單:中共打算在和美國的持續協商中對台灣問題施壓就好,所以對於拜登在被問到時的即興回答,雖然聽來對中共很不利,中共其實一直並沒有什麼激烈反應。

這是因為美中雙方的高層秘密溝通持續在進行,但中文媒體的所有主流分析今年以來每次看到中共鬼吼鬼叫就馬上斷言美中必定走向對抗,美國必將維持川普時代的強硬路線,結果是 9 月初氣候特使凱瑞在半年內二度訪中,拜登還在今年 9 月 9 號公開表示他因為天津會談的後續協商進度不順,他直接打給習近平,然後不到一個月內楊潔篪和蘇利文就見面密談了。

(2)台灣現在很不幸就是被當美中協商的一個籌碼,所以中共軍機每次高頻率繞台時威嚇台灣只是表面上的目的,今年 6 次軍機繞台的高峰期時都緊跟者和台灣無關的大事:第一波一月底的高峰是拜登剛就職要給下馬威,第二次是四月中氣候特使凱瑞首次訪中前(這也是川普政府以來首次美國高官訪中),第三次是六月中拜登、普丁元首峰會前,第四次是孟晚舟要被不認罪便釋放回國的前幾天,第五次就是楊、蘇會面前破紀錄的五天 150 架次繞台,而最新一波周日的8架次軍機繞台就是選在國務卿布林肯要和王毅會面的同時。

反而是蔡總統國慶日提出了新版兩國版中共只派出發言人層級出來不痛不癢的打打官腔就收場,就是中共軍機每次高密度繞台都是看準美國怕滑向衝突而在談判前藉機勒索的明證。

中共軍機擾台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當然美方也不是全然挨打,在 9 月上旬拜登公開抱怨中共以不合作的態度進行協商的同時,目前常被白宮選為放話管道的《金融時報》(美國副國務卿謝爾曼7月要擔任第二次美中破冰的任務也是該報獨家披露)同時也放出了美國考慮將台灣駐美代表處更名的消息來施壓中共,但很不幸的在雙方溝通開始順暢後這個好消息就完全沒有後續。

所以要馬上斷言美台關係是否大幅升溫,其實現在無法回答這個讓人尷尬的問題:既然美中持續往和解的方向移動(《華爾街日報》的 Heard on the Street 專欄也剛出一篇文章提醒讀者這個越來越明顯的趨勢),但過去中方屢屢在會談開場強調台灣問題是不能逾越的紅線,而現在的美國政府對於美中關係的最高原則是不要發生衝突,在這些不利的因素交織下,怎麼可能美國政府有辦法再把對台政策變為戰略清晰,又能同時和中共在談判桌上好好釐清雙方什麼該合作、什麼該競爭?

所以根據央視旗下一個公眾號「玉淵譚天」轉述王毅和布林肯在羅馬 G20 場外會面的內容,王毅直接說出「當前台海局勢的癥結,就是因為台灣當局屢屢突破一中框架,而美方對台獨勢力的縱容支持也難辭其咎。制止台獨傾向的發展,就是在維護台海和平。」王毅前面對美國的一大段喊話不出要美國撤裁以改善美中關係的老套,但這段就非常耐人尋味。

這段可以說是終於有中共的高層而非發言人在例行記者會上對於十月美台兩國元首對於美台灣關係所有講話的正式表態,而且精準的點出了蔡總統要突破一中框架(但為什麼這次蔡總統國慶談話美中的反應和 1999 年 7 月李總統丟出「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後,美中都是馬上動作頻頻,元首也直接通話討論是如此的不同?)再來可以想見在籌備拜習線上峰會的預備性磋商中,中共會施壓美國要再度做出「制止台獨傾向」的表態,因為這樣才能維護台海和平,也符合美國希望的避免發生衝突。

中共是否能成功施壓美方然後在拜習會上聯合發布類似第四公報還在未定之天,但拜登政府因為內政問題處理頻頻失誤的民調下滑也讓他有在外交問題上要交出成績單的壓力,他需要中共在氣候變遷、經濟重新掛勾(美國財長葉倫第二度公開表態應該撤銷中共輸美產品關稅來緩解美國國內空前的通膨壓力)兩個緊迫議題上的合作。

因此台灣人這時候應該做的不是樂觀的解讀拜登本人被訪問時的被動回答,而是應該如蔡總統在發布 CNN 專訪影片的臉書貼文引言上所言,把重點擺在「我們將持續強化自我防衛能力,並提昇不對稱戰力。台灣也準備好和區域行為者合作,確保區域和平穩定與繁榮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