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中美持續競爭,許多國家皆被影響。澳洲疫情後選擇親美,大幅捨棄對中貿易甜頭。但是在成功創立 AUKUS 聯盟之外,負面效應尾隨其後。(責任編輯:連柏翰)

澳洲親美抗中

澳洲在美中地緣博弈裡完全倒向華府。澳洲一些學者憂心與中國關係受損之餘,連帶疏遠最重要的與東南亞近鄰關係,不懂避險的外交作法最後恐兩頭空。

美英澳月初大張旗鼓宣布成立 AUKUS 安全協議,被外界視為又一抗中聯盟。當時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將 AUKUS 譽為保護共同價值觀、促進印太安全繁榮的「歷史性機遇」。國防部長杜登(Peter Dutton)日前也宣示,在因應北京可能武力犯台上,澳洲堅持與美國同進退。

與現澳洲總理不同黨派,前總理批評澳現有戰略

澳洲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指出,坎培拉當局應對中國崛起時更著重配合華府,而非與區域鄰國協作,但澳洲在區域的長期戰略利益支點應是與印尼的關係。

陸克文表示,美國的東亞盟邦一樣面臨「選邊站」難題,澳洲的處境並不特殊,「就控管澳洲戰略利益而言..我的看法一向是需在與美國軍事合作及深化區域所有國家經濟往來間取得平衡」。

澳洲學者:澳洲需在美中競爭間另闢蹊徑

雪梨智庫「羅伊研究院」(Lowy Institute)研究主任勒梅休(Herve Lemahieu)也主張澳洲應強化與東南亞近鄰間的關係,因為澳洲的繁榮繫於印太及東南亞,坎培拉與區域內其他主要國家合作至關重要。

勒梅休說:「在美中競爭間另闢蹊徑,並與東南亞鄰國營造建設性關係是澳洲最緊迫的外交優先事項之一,坎培拉需要一套更專屬自身的方法來與東南亞主要國家合作,這需要更加考慮各方的發展訴求,而不光是顧著抗中。」

雪梨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所所長勞倫森(James Laurenceson)在「財星雜誌」(Fortune)一篇專文直言,澳洲目前這種抗中方法,最後恐把自己弄成落單。

專文指出隨美中戰略競爭加劇,亞太沒有一個國家像澳洲般一面倒支持華府,從軍事與地緣政治看,AUKUS 安全協議代表澳洲的努力獲得美國認可。

南華早報:澳洲貿易恐兩頭空

但若從貿易領域看卻非如此,坎培拉應對身處美中競爭夾縫的作法恰可作為他人借鑑:澳洲是經濟靠中國、安全靠美國的鮮明實例,現卻把抗中當成榮譽勳章,這麼做極可能落得兩頭空早為專家普遍看法。

專文指出,澳洲是從 2016 下半年轉為抗中路線,一開始北京尚未撕破臉,直到去年 4 月澳洲政壇在 COVID-19 疫情上完全配合川普政府攻擊中國後,中澳關係急遽惡化,北京並阻撓從燃煤到紅酒等所有澳洲銷中貨品。

儘管澳洲國內反中者稱日本、印度都站在澳洲這邊,一同發聯合聲明「反對經濟壓迫手段」,但勞倫森認為日、印都沒指名道姓,不像澳洲那樣赤裸裸點名中國,堪稱東南亞經濟與戰略絕對核心的印尼,甚至不願跟任何這類譴責中國經濟壓迫的聲明沾邊。

而尷尬的是,美國駐澳洲大使高德曼(Mike Goldman)說澳洲應「繼續正在做的事,要有信心澳洲的成功有利美國及其他志同道合民主國家」,但最新貿易數據顯示,美國公司向中國出口更多商品,填補不少澳洲遭北京制裁的缺口。

白宮印太事務協調官康貝爾(Kurt Campbell)6 個月前堅稱,只要澳洲仍受貿易打擊,就不準備改善美中關係;6 個月後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卻稱美中間「有力的商業參與有助緩解任何潛在緊張」。

美國貿易代表戴琪檢視 8 個月美中貿易政策後還說,拜登政府的政策是美中再掛鉤而非脫鉤,執行 2020 年 1 月 兩國達成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是當務之急。這個協議包含中國加碼採購更多美國商品,對澳企有排擠效應。

反觀澳洲,貿易部長特漢(Dan Tehan)去年 12 月就任後,還沒跟中方對口通過電話。

勞倫森認為,不滿北京、甚至與北京間爭端比澳中摩擦更嚴重的國家比比皆是,卻沒人像澳洲這樣選擇正面對槓,而都是採取謹慎的避險策略。澳洲如今既深陷與中國貿易爭端,也完全無法與中國高層政治對話,彷彿局外人般,全然不符合國家利益。

推薦閱讀

【即將出現一個抗中挺台的美國駐中大使?】他說:美國必須幫忙把台灣變成一顆「難敲開的堅果」

【G20 是否會召開緊急會議討論台海議題?】澳洲戰略專家:民主國家需聯手增加習近平開戰成本

【北約未來 10 年目標:抗中】NATO 秘書長向歐洲國家喊話:別再只看俄國,要一起抗中!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美中角力完全倒向華府 澳洲學界批政府不避險〉。首圖來源:Phil Whiteho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