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限電

中國東北部分地區從 9 月底起,在用電尖峰時間實施限電措施。這項舉措使得一些工廠停工,包括蘋果、特斯拉的供應商,其中也包括台商工廠。究竟中國這個世界工廠的限電事故,會如何影響全世界供應鏈?

中國怎麼突然限電?

中國限電的原因眾說紛紜。最常提到的原因有 2:能耗雙控與煤礦短缺。

中國計畫在 2030 年前碳達峰,2060 年達到碳中和。為此,中國今年加強能源消耗總量與強度的「能耗雙控」政策,地方政府也強化監管。中國媒體《經濟觀察網》社論分析,從 2021 年到 2025 年的「十四五」國家規劃,是重要的關鍵期。

但計畫趕不上變化。中國製造業為全球重要的供應商,在新冠疫情趨緩後,許多中國省的能源消耗反升;為了完成全年能耗雙控的指標,一些地方政府直接對產業園區和行業強制限產停工、拉閘限電。

但也有人認為中國此波限電與能耗雙控無關,根本就是一場來自「煤荒」的「電荒」。

在澳洲聲言要追討新冠疫情來源後,中國就禁止從澳洲進口煤炭。少了這個中國煤炭消費量 10% 的來源,使得中國境內煤炭短缺。同時,近一年來,國際動力煤價格增長數倍,不只不從澳洲進口,從蒙古進口的煤炭也減少,今年 1 月到 8 月,中國進口煤炭年減 10.3%。

不只如此,中國國內生產的煤炭量也減少。由於要改善中國境內煤礦供過於求、影響經濟結構的問題,中國自 2016 年開始去煤礦產能。華北電力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袁家海指出,中國煤炭年產量原為 50 億噸,去產能後變成 37.5 億噸;再加上產煤大省內蒙古對煤炭產業的反腐敗調查,煤炭產能被大力壓縮。

中國限電後,供應商倍受影響

來自煤荒的電荒,導致許多地方工廠出現問題。

紐約時報》報導,東莞有家僱 300 個工人的鞋廠,因應限電問題,只好花上約新台幣 180 萬的月租金租來一台發電機,確保工廠繼續生產。租金加上柴油成本,讓工廠的電價以往的 2 倍。該工廠的總經理堂先生表示((Jack Tang):「今年是工廠開業 20 年來最糟的一年。」

上游工廠的停工或成本上揚,影響到下游的末端商品。

華爾街日報》報導,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陸挺表示:「全球市場中的紡織品、玩具到機器零組件,都會感到供應短缺的壓力。」他進一步說明,這種供應鏈的影響會導致全球通貨膨脹。

總部位於英國的 Cre8tive Brand Idea,是品牌包、服裝、筆、計算機配件等的分銷商,總經理庫克(Steve Cooke)表示,他合作的供應商有 8 成產品採購自中國,隨著電荒延遲生產,他預計向客戶交貨的時間得延長:「我們如此依賴中國,已經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

調研機構 Counterpoint Research 的總監蓋(Dale Gai)向《CNN》表示,中國限電的狀況可能會為科技供應鏈帶來新患,然而他的態度相對樂觀:「可能有些零組件會晚到幾週,但狀況尚在可控範圍,只是比較慢到貨而已。」

許多在東亞與東南亞投資的北歐企業,與諮詢公司 Asia Perspective 合作。Asia Perspective 的合夥人安納爾(Johan Annell)向《CNBC》表示:「有些公司正在觀望要不要投資中國,他們決定先不入場。」安納爾估計這些外企的投資額高達數千萬美元,儘管中國對製造業來說仍是誘人的選擇,但這些外企正轉移目標到東南亞,尤其是越南。安納爾與 100 多家企業對話後發現:「情形很不穩定——沒人知道整體狀況,像是會如何發展,未來幾個月你的城市或省會如何實施等。」

中國限電也影響台灣

許多台灣科技業相關人士也認為情況不明朗,表示台商該提早準備。

目前有超過 30 家在台灣掛牌交易的企業,因為中國限電而暫停生產。台灣電路板協會(TPCA)表示 ,10 月後大陸各省能否穩定供給電力,為電路板廠第 4 季埋下變數。廠商需就風險策略管理、海內外產能配置、原物料供應來源分散、產業升級等方向準備。

一位不具名的台商電路板高層指出,往年 9 月、10 月是消費旺季,再加上限電使得上游漲價,導致消費端通貨膨脹,將帶來經濟失序;考量到這些的中國政府,不會任意續行限電。但他同樣提醒,調整產業結構、淘汰落後的耗能產能、升級技術提升資源利用率,都是台商未來必須面對的課題。

工研院產科國際所產業分析師張淵菘表示,由於中美貿易戰及新冠疫情,台灣電路板廠商已經計畫降低中國大陸生產比重,目前約 6 成;未來中國限電若範圍擴大或成為常態,台廠勢必要加速產能移出中國。

推薦閱讀

從恆大風暴到限電令──中國的經濟大洗刷,也許是台灣能源廠的機會?

「限電」成中國版魷魚遊戲,台商做好生存準備了嗎?

【台電看這裡!備轉「綠燈」不代表用電無虞】加州發展「節電警訊」通知,全民更智慧用電

(首圖來源:Nick Humph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