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 單曲 Permission to Dance' Official MV ,將「歡樂、跳舞、和平」的國際手語融入編曲。圖片動作中,BTS 團員們一隻手掌心朝上攤開,另一隻手的食指和中指朝下擺出的「A」樣子表示「跳舞」。(圖片來源:BTS (방탄소년단) 'Permission to Dance' Official MV 截圖)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每日防疫記者會上,網路直播有兩種版本,一是畫面右下角有手語老師的版本,二是 AI 即時字幕版本,以上都能為手語族、口語族,先天聽障與後天聽障能掌握最新疫情資訊。

聽障者生活裡面臨各種資訊落差,特別是防疫期間每個人都戴著口罩,口罩同時遮住了手語裡很重要的「口語表情」,將無法完整讀取資訊。

(責任編輯:陳怡君)

每天召開的 COVID-19 疫情記者會儼然是全民追劇,畫面一隅沒戴口罩的手譯員或即時字幕,都成關注焦點。用看的得知天下事,是為達到資訊平權,訊息傳遞也能無障礙。

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籠罩,全民關注疫情,口罩不離身,但手語翻譯員沒戴口罩卻屢遭關注。事實上,手語是視覺的語言,手譯員的表情猶如說話的語氣或聲調,若被口罩遮蔽,可能導致聽障者無法讀取完整訊息。

聽障者又分手語族、口語族,先天聽障與後天聽障,因此,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直播記者會也結合人工智慧(AI)推出即時字幕,讓不同族群掌握第一手疫情資訊。

聽障者面臨的資訊不平權,不只存在疫情之下,而是多年難解的問題。

「聽障者不要當二等公民。」中華民國聾人協會常務監事黃淑芬接受中央社記者採訪時,透過手譯員翻譯,道出聽障者說不出口的心聲。

黃淑芬說,早年國內手語翻譯員制度不成熟,不僅手譯員人數少,也沒有手語新聞,聽障者看電視新聞只能靠字幕、跑馬燈,或看畫面猜測發生什麼事,吸收到的資訊相當片段,難以理解事件全貌;縱使有報紙,也會因每個人對文字理解能力不同,不見得都看得懂。

她舉例,以往每當颱風、地震等重大災難導致停電,家家戶戶都靠錄音機掌握最新動態,聽障者連打電話都成問題,難以向外求援;2001 年美國發生 911 恐怖攻擊事件時,電視不斷播放畫面,但因沒有字幕、沒有手語,很多聽障者根本搞不懂事情的來龍去脈,只能靠親友轉述。

此後,黃淑芬和聽障者團體推動手語翻譯制度化,並推動手語派遣團隊。歷年由不同障別障礙者團體上街爭取權益的「千障大遊行」中,聽障團體也多次提出文化資訊平權訴求,也向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爭取電視節目應配置手語翻譯員,尤其發生天災、地震、颱風、重大疾病等重大事件時,必須保障聽障者資訊平權。

近年部分媒體雖推出手語新聞,政府宣布重大訊息時也會由手語翻譯員在旁翻譯,但手語新聞篇幅短、廣度不足,一般新聞節目則因跑馬燈太多,經常將手譯員「斷手斷腳」,根本看不清楚,直到去年 COVID-19 疫情爆發,才讓聽障者手語翻譯需求漸漸被看到。

黃淑芬呼籲,政府應比照原民會,籌組聽障者或障礙者政策的主管單位,確保障礙者權益受保障。

近年隨輔助科技發達,年輕一輩的聽障者不再像過去這麼仰賴手語,也有部分長輩因聽力退化成為聽障者,即時字幕的需求也逐漸攀升。

長期服務聽障者的中華民國聲暉聯合會秘書長江以文指出,近年推動新生兒聽力篩檢與助聽器、電子耳等輔具發展,現在多達 9 成的聽障學生是念普通學校,可能沒學過手語,或者對手語不熟練,光靠手語翻譯員不見得能獲知完整資訊。

江以文也提到,國內 12 萬名聽障人口中,老人因退化導致聽損就占了7成,通常也不熟悉手語,此時字幕就成為傳遞資訊的利器,近年聲暉聯合會致力推廣同步聽打服務,並推廣資訊平權概念。

「資訊平權很簡單。」江以文說,不管是同步聽打服務,或者 AI 語音辨識的即時字幕服務,都是類似通用設計的概念,適用族群不僅是聽障族群,任何人不方便聽聲音,或者聽不清楚聲音時,有字幕輔助就可以獲得資訊。

推薦閱讀

黑猩猩 KoKo 用手語與人類拜年:拜託人類快點修復汙染嚴重的地球

北捷無名英雄的故事:為什麼捷運車門打開前就有人在等著視障者了?

視障者要怎麼逛攝影展?看似不可能的任務,體貼的日本人想到了溫馨無比的解法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聽障資訊平權/從手譯員沒戴口罩爭議 看見資訊不平權〉。首圖來源:BTS (방탄소년단) ‘Permission to Dance’ Official MV 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