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與中國的關係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15 日與美國總統拜登會面,雖然場面和諧,但德美間還有許多懸而未決的議題。最令拜登關心的是,德國到底能否一起抗中?梅克爾下台後,新任總理會翻轉她的親中路線嗎?

梅克爾與拜登會面,德美關係有拉近?

與川普關係頗僵的梅克爾,這次與外交好手拜登見面,增進了彼此的情誼,梅克爾對拜登稱呼為「我親愛的喬」,拜登也展現了他對梅克爾的友善;但美德的合作,沒有很大的進展。

比如從俄國出發,直通德國的能源管線「北溪二號」,原先美國認為「北溪二號」將會讓德國更加依賴俄國,且折損烏克蘭的天然氣樞紐地位,使其損失寶貴的過境費,因此反對興建,並制裁「北溪二號」的營建公司。但拜登在今年 5 月已經宣佈撤回制裁。

即便如此,拜登仍然對此管線表達關切,他和梅克爾一致認為,俄羅斯不該利用能源作為武器。梅克爾表示,如果俄國不尊重烏克蘭作為過境國的權利,德國會隨時應對。同時她強調烏克蘭的領土主權。

雖然在北溪二號有共識,但美德還有其他嫌隙。美國自去年(2020 年)3 月實施的歐盟公民入境限制,至今未解除。梅克爾表示他詢問拜登是否會終止時,拜登並未承諾,只表示新冠工作小組正在評估。

關於中國,此次「拜梅會」也無具體進展。梅克爾表示「中國在很多領域都是我們的競爭對手,對此我們有很多共識。」但她強調,德國會謹慎地避免與最大貿易夥伴衝突。過去 5 年來,中國都是德國的第一大貿易國,德國企業也在電動車、創投、塑膠、化學等範疇,增加對中國的投資。

梅克爾不靠美國的原因

即使拜登從 G7 到北約,都希望能帶著歐洲一起抗中;但梅克爾卻公開表示,不用太過強調北約將中國視為威脅的決定,因為北京就像俄國一樣,是某些地區的夥伴,她表示重要的是找到適當的平衡。

梅克爾為何始終不跟美國一起抗中,除了因為德國經濟上依賴中國外,美國也是問題之一。

美國在國際舞台上的衰退,不是今年才開始。《外交政策》分析,梅克爾一直以來都關切美國內部的失能,川普上任後,更加震撼她心中的美國可靠度。 2017 年梅克爾曾說:「某程度來說,我們能夠完全倚靠他人的時代已經結束了。歐洲人必須要掌握自己的命運。」

拜登上任後,雖然實施多邊主義,但是目前美國的對中政策可說是「川規拜隨」;與川普不合的梅克爾,很有理由不隨拜登的對中政策起舞。美國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分析,梅克爾這次帶給美國 2 個訊息,一為我們不想要新冷戰;二為我們不想要脫勾。如果美國想要德國一起站在抗中道路上,德國不會上船。《曼海姆晨報》也分析「德國總理想要竭力避免『冷戰2.0』。面對中國的侵犯人權現象,梅克爾的姿態很清晰,北京既是『對手』,也是『夥伴』。」

事實上,《外交政策》分析,梅克爾認為美國衰退後,脆弱的歐洲沒有能力面對北京。如果梅克爾的接任者顛覆她的親中政策,就會真的需要相信歐洲能在充滿敵意與挑戰性的國際環境中茁壯。

那麼,最有可能接任梅克爾的人,怎麼說呢?

梅克爾下台後,德國的下一步,抗中嗎?

今年秋天梅克爾將退位,目前執政的聯盟黨,以及很可能成為新執政黨的綠黨,都在競選綱領中提到,應該透過歐美合作來抗中,同時也應在氣候變遷上與中國合作。

在競逐總理寶座方面,目前拉謝特(Armin Laschet)的贏面很大。對於美方想拉德國抗中的意圖,他不認同,他表示拜登視中國為主要的挑戰,這件事是正確的,同時也希望民主國家之間能加強合作,但西方應避免在跟中國進行地緣政治較量時落入冷戰思維,「我們現在處於有不同國家的多極世界。」

但拉謝特強調,如當選總理,對中立場不會軟弱,除了強化與中國的夥伴關係,同時表明對中國的期望是「對等、擁抱多邊主義和尊重人權。」

這樣看起來,德國未來的對中立場,並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同樣是在競爭中有合作,在尊重人權與民主的底線上,持續與中國有經貿往來。

推薦閱讀

德國國會通過《供應鏈企業責任法》,德國企業撤出新疆只是時間問題

【拜登抗中聯盟有人脫隊?】美國「拉歐抗中」效果有限!習進平與德法元首通話,談在 4 領域合作

外媒曝:日美為「台海戰爭」軍事演習!日本政府正意識到:防衛台灣就等於防衛日本

參考資料

Apnews路透社紐約時報外交政策 1外交政策 2RFA德國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