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kamleshverm

前文(〈心理諮商因疫情中斷就醫比例高,諮商師擔憂脫離療程的個案病症恐惡化〉)有提及一位諮商心理系的研究生,現為個案管理師(化名為Y),長期蹲點於社區及醫療院區進行個別諮商與團體治療,向《報橘》編輯台分享他於 COVID-19 開始到現在,疫情前線諮商師與個案的互動狀況。此篇Y將分享三級防疫警戒後,前線諮商師怎麼因應無法實體面對面諮商與治療,而發展出現有的工作方式。

疫情下諮商心理師的困難,很難觀察個案真實反應

Y 說,在疫情下,諮商現場與往日大有不同。主要是因為諮商心理師及個案都需要帶著口罩,但諮商是一個非常需要透過「觀察」臉部表情判斷個案的狀態的過程,舉例來說,個案呈現的情緒反應與說出來的內容是否一致;個案可能在分享憤怒想哭的事情,但表現出來的其實是笑容,因為口罩遮住大部分的臉面積,很難觀察如此細微又重要的資訊。

目前的替代方案是遠距諮商,視訊就可拿下口罩,諮商師能看見個案的臉部表情。但Y反應,網路視訊與實體面對面(專注地面對彼此)的互動模式有很大的落差,再加上不是每個個案都有辦法在一個獨立且隔音良好的空間,安心地討論自己的狀況,這也會影響心理諮商。

疫情持續不明朗,遠距諮商目前為最佳因應

三級防疫警戒不知會持續到何時,目前最可行的方法是有建立完善的遠距諮商,讓諮商師能趕緊為心理健康個案服務。世界衛生組織指出,直到 2020 年 10 月約有 70% 的國家採用了「遠距諮商」,透過視訊進行諮商療程,解決疫情下無法實體面對面進行諮商與治療的困境。

英國、法國、德國、義大利、紐西蘭於 2020 年實施封鎖令後,遠距諮商變得更普遍、更方便、更以使用,在此情況下,諮商被污名化的程度也因此降低了

在以前,前去諮商會被人說三道四,害怕別人的眼光而無法接受心理健康服務,讓猶豫或害羞的人們,勇於接受遠距心理諮商,免除了接受心理健康服務的障礙,大眾對心理諮商的負面觀感驟降。疫情帶來壓力與心理破壞,讓許多人首次尋求心理上的協助。

線上心理諮商的優點

網路普及的時代,許多人使用網路取得心理衛生資訊。遠距諮商減少了交通及等候叫號的時間成本,克服地理上的限制,觸及到往常實體諮商所到不了的地方,增加偏鄉地區、少數族群、監獄等地點服務的可近性。

遠距諮商帶來即時性與便利性,且不受機構服務時間的限制,雙方時間調配也能更加靈活,這點讓許多原本忙碌於日常的人參與諮商的意願升高且更方便。待在家熟悉電腦操作的年輕人更傾向於使用視訊諮詢,無論在哪裡都能進行諮商。

遠距諮商帶來更多的隱私與距離感,這還帶來另一個好處。有諮商需求者不用到診間或諮商所,可以選擇待在自己熟悉自在的空間,更敞開心胸暢所欲言,提供諮商師或醫師們更多資訊,療程進行地更順暢。

延伸閱讀

心理諮商因疫情中斷就醫比例高,諮商師擔憂脫離療程的個案病症恐惡化

【疫苗造冊不能用「人定勝天」精神】臺灣政府數位治理上的落後,在疫情下讓接種流程是場災難

【立陶宛的疫苗也要來了】當一千萬劑疫苗到位,我們大規模疫苗施打網路服務的準備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