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的疫苗也要來了】當一千萬劑疫苗到位,我們大規模疫苗施打網路服務的準備在哪裡?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假設我們已經克服了疫苗取得的(國際政治)問題,同時也解決了疫苗施打順序的(國內政治)問題。想像一個理想的疫苗預約施打網路服務,這樣的服務可能長甚麼樣子?

日前西園醫院的案例,正好顯示出中央與地方嚴重欠缺數位轉型意識以及政府網路治理能力的不足。我們不妨從資訊流、人流與物流,這 3 個電子商務和網路服務經常要處理的面向,來檢視西園醫院的案例。

在西園醫院的事件中,我們撇開政治性的批評或臆測,大概也可以看出,醫院、政府和施打者之間的資訊流落差巨大,人員可以掌握的資訊不同步、資訊來源紛亂,安排有限疫苗配送的即時性低、數量分配不透明,以至於整個疫苗施打的過程產生混亂。

這篇文章想要探討的一個問題是, 如果我們在幾個月內,終於可以大規模全民施打疫苗時,我們有沒有能力發展一個系統,能夠提供低染疫風險的高效能疫苗施打服務? 又或者這套系統在未來可以應用在有更多變種病毒,及對抗秋冬流感等其他疫病?我們能不能把握好一場危機,針對全民建立起一個好的大規模疫苗或醫療服務的服務介面?

讓我們從全球網路服務的成功案例以為借鏡:Uber 自 2009 年創立,不到 6 年時間 Uber 從舊金山擴展到全球 300 多個城市。這樣的成功,據說概念源自於 Uber 的創辦人卡拉尼克(Travis Cordell Kalanick),在 2008 年巴黎的一個寒冷冬夜裡站在街頭叫不到車,希望可以打開手機,按一個鍵就可以叫一台車拯救他們。我們不妨試著仿照多數成功網路服務常見的概念發想過程,拋磚引玉,試著從一個 user story 發展看看:

在這個 user story 中:早上 9 點,我從手機收到一則簡訊和一則 email,通知我已經符合目前的疫苗施打序列,可以立即線上預約就近的疫苗施打站安排疫苗施打。我可以在未來的 3 天中,安排我自己最恰當的施打時間,決定自行前往或預約車輛,接送我到施打點完成疫苗施打。

這是其中一個簡單的 user story。user story 可以有各種情境,在施打疫苗的網路服務的設計中,我假設這樣的服務終極目的,是要在疫苗數量充足的前提下,盡快達到群體免疫的目標。要達成這樣的目標,同時需要滿足幾個面向:

一、最短的時間內完成最多的疫苗施打。二、盡量壓低接種者與疫苗施打工作人員的移動距離和群聚接觸頻次。要滿足上述兩個面向的最佳配置,可能要盡可能安排最多數量與分散的疫苗施打地點,從收到疫苗到打完疫苗之間的時間要最短,將疫苗接種者和疫苗接種相關服務人員整體的染疫風險最小化。

這麼一個簡單的 user story,功能或許並不簡單。我們至少需要解決 3 大難題:

一、正確一致的施打名單資料與查核機制。簡單講就是一套 ID 系統,能夠有效區分人別、確認施打身分,與紀錄施打與否。

二、搭配疫苗施打地點的施打速度,安排物流配送數量。

三、直覺性強的好用預約介面,能夠即時更新每個施打點每天(或每個時段)的可施打人數。

而這些機制,其實是台灣電子商務商、外送平台與各種網路服務業者的日常。

醫療影像 AI 公司雲象科技執行長葉肇元就曾 為文 指出:「疫苗分配施打的問題,是個複雜的動員問題。到目前為止,我們所看到政府的大部分的作為,都是靠著一股台灣人經典的人定勝天的精神在做事。造冊、造冊、造冊、里長通知。這充分顯示了臺灣在政府數位治理上的落後。這種複雜的動員問題,是一個好的流程以及資訊系統可以發揮最大用處的地方。在現在這個節骨眼上,我看到過去一年我們對於智慧醫療大談特談,只覺得荒謬。我們一直在幻想著不屬於我們的未來,卻無法解決眼前屬於我們的問題。 如果我們連疫苗分配都做不好的話,我們實在沒有資格談智慧醫療,這是癡人說夢。」

我們的疫苗荒在政府與各界賢達奔走解決的同時,小英總統、蘇貞昌院長與唐鳳政委,或許應盡早考慮結合民間的網路服務經驗與能力,在下一批疫苗到港前,盡快促使疫苗預約系統上線測試。善加利用這場危機,奠定台灣新一代智慧醫療的軟體基礎建設,加速推動台灣國家數位轉型。最重要的是,避免因為疫苗施打延誤,可能造成的寶貴人命傷亡。

推薦閱讀

疫情下,教育部編有 314 億的特別預算,作為家長的你會給「遠距教學」及格嗎?

【為什麼美國要送台灣新冠疫苗】美中疫苗外交戰正式開打!拜登能後來居上嗎?

【吳柏毅也需要疫苗】外送員是群聚新破口?點單的你支持他們列入疫苗優打施打序裡嗎?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