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人口負成長/青年就業難職場不友善 韓國低生育率難救〉。首圖來源:Marc Smith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南韓與台灣,同樣在 2020 年出現首次人口負成長。

專家分析,台灣出生人口減少的主因是結婚率下降,不過年輕人為什麼不結婚,是不婚主義,是理想跟現實有落差,或缺乏社交技能找不到對象,還需要釐清。而台灣政府的補救方法,除了育兒補貼外,也需要提供穩定、優質的公托環境,譬如改善育嬰假與職場歧視。

反觀韓國,低生育率則關係到年輕人的經濟、工作與家庭這 3 個層面,且職場文化也直接影響生育的決定。(責任編輯:連柏翰)

首爾地鐵。

南韓去年首見人口負成長。圖為首爾地鐵。圖片來源:Marc Smith

隨著經濟快速成長,躋身世界主要經濟體之一的韓國,面臨生育率降低及高齡化問題的速度領先各國,雖然政府近年屢次推出對應政策,但在青年就業困難及職場育兒環境不友善的狀況下,效果僅如杯水車薪。

韓國在 2020 年首次人口負成長

韓國總生育率在 2018 年跌破 1,意指平均每名育齡女性生育子女數量不到 1 人,成為全球唯一生育率跌破 1 的國家,當時韓國統計廳預估,韓國人口數量將在 2028 年後開始呈現負成長。

但僅過 2 年,韓國行政安全部今年 1 月 3 日發布的人口統計顯示,2020 年韓國人口較前一年減少 2 萬 838 人,首次迎來人口負成長。

韓國中央銀行就低生育率及高齡化現象提出的報告分析,2020 年韓國爆發 2019 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助長這些趨勢惡化速度,統計廳以悲觀情況推估,韓國總生育率可能在 2022 年降至 0.72。

疫情使得韓國 2020 年結婚對數減少,韓國央行認為將對未來一段時間的生育率造成負面影響,且疫情對社會整體經濟及心理造成的不安感估將延續,即使疫情解除,也不太可能像一般災害過後出現嬰兒潮。

除了疫情猶如黑天鵝的影響,韓國生育率降低速度本就像脫韁野馬,近十年來人口成長增幅快速縮減。行政安全部認為,韓國生育率降低速度加快,必須從基礎上改變。

專家建議:擴大公托基礎建設、建立協助育兒體系、穩定房價

韓媒「數位時代」(Digital Times)一項針對 100 名經濟相關專家學者的調查顯示,41% 的專家認為,為改善低生育率,政府應擴大公共育兒基礎建設,與企業、個人攜手構築協助育兒的體系;同時也有 37% 專家認為應從房價穩定著手。

從專家意見不難看出,經濟及如何兼顧工作與家庭,是影響韓國年輕人決定是否結婚生子的重要因素。

韓國政府近年持續制定的人口政策都已考量上述問題。去年底敲定的第 4 次基本規畫中,預計 2022 年起,向育有 0 到 1 歲嬰兒的家庭提供每月 30 萬韓元(約新台幣 7700 元)育兒補助,至 2025 年逐步上調至 50 萬韓元,並提供 200 萬韓元生育補貼,及父母同時申請 3 個月育嬰假的每月 300 萬韓元津貼。

不過,「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即使可依法規定請休育嬰假,實際上敢請且能成功請假的案例並不多,如同韓國小說「82 年生的金智英」情節,生兒育女在韓國被視為女性的責任,即使年輕人觀念改變,許多長輩及公司中掌權的上位者觀念仍是如此,結婚生子後的女性很難再回到職場。

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男性身上,近年來越來越多韓國男性開始關心育兒問題,也願意請育嬰假,但大多遭公司勸退,或礙於經濟考量放棄。

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2018 年的報告,韓國女性薪資較男性少 34.1%,兩性薪資差距遠高於 OECD 成員國平均的 12.9%,在所有成員中排名最末。這樣的狀況下,放下工作回歸家庭照顧小孩的一方通常還是女性。

更別說韓國年輕人工作本來就不好找,截至 2020 年 11 月,15 至 29 歲青年就業率已降至 42.4%,較 2019 年同月減少 1.9 個百分點,若請育嬰假或申請留職停薪,無疑是降低自己的競爭力,甚至可能直接丟飯碗。

韓國政府在低生育率議題上面對的不僅是年輕人意願及錢夠不夠的問題,若是整體經濟狀況及職場觀念無法改變,「補助永遠追不上物價上漲的速度」,政策也無法確實實踐。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推薦閱讀

少子女化的主因不是「生太少」!誰讓台灣年輕人不敢結婚、不敢生小孩?

【富者越富,窮者越窮】六都握全台 75 %資源,彰化縣人口 15 年少 4 萬人

【消失的下一代】台灣人口數首見負成長,未來十年將驟減 30 萬個孩子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人口負成長/青年就業難職場不友善 韓國低生育率難救〉。首圖來源:Marc Sm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