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台灣順利產出武漢肺炎的抗原了!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為了要追查已故白牌司機的感染源,除對鎖定的3名對象進行篩檢,也為防範已有抗體的情況,因此把檢體交由台大醫學院、中研院實驗室以不同方式檢測,雙重確認下才公布感染源是一名浙江台商

據《自由時報》,在中研院拿到浙江台商檢體前,研究團隊就已完成基因合成並進入生產抗原的階段,把通常需花費6周時間縮短到10天完成。而你知道「抗原」的誕生對疫情有多大的幫助嗎?

日前有位批踢踢鄉民用比喻法解釋,不僅讓網友驚呼「文組生也看得懂」、「把這篇傳去老人群組」,也有人大讚「台灣真的很棒」。(責任編輯:徐子捷)

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影像。圖片來源:NIAID,CC-Licensed。

文/kings37

抗體有如身體中的「士兵」,為你我對抗病毒

身為一個對於抗體還算了解的博士生,剛好看到這篇新聞加上朋友也詢問了一下,所以也想來發表一下感想。

剛好我對於抗原以及抗體有自己的解讀,跟大家分享一下。想和大家簡單釐清一下抗體跟抗原的區別,簡單的說明!

我個人很喜歡把抗體比喻成士兵,當今天有病毒或細菌感染我們,身體的免疫機制會作用,並且會產生抗體來對抗它們,就像是敵人入侵時,士兵會去上場對抗一樣,但是士兵是需要訓練的,因此我們的免疫系統必須很嚴格、「精準」的訓練這些士兵(抗體),否則如果士兵分不清敵我,那很有可能就會攻擊自己人,這樣反而達不到保衛的效果。

所以,怎麼樣才可以讓士兵精準的攻擊敵人呢?那就是要了解敵人。

一般來說,像是一般輕微的感冒,敵人並不是很強大,那我們的士兵可以在面對它們的時候,很輕易地對抗,然後下一次同一個敵人再入侵時,這些士兵們就可以很輕易地作出反應。

但如果敵人很強大或是根本沒有遇過的時候,這些士兵就會不知所措,就像這次的武漢肺炎病毒一樣,因為對於我們來說,它是個全新的敵人,我們無法立即反應,那我們就只有被宰的份。

這邊就要稍微提到疫苗的概念,一般疫苗都是利用減毒或是死毒來製作的,也就是說將這些細菌病毒減低毒性或是碎片,打到身體,讓免疫系統去辨識,讓我們可以製造出對抗他們的士兵(抗體),所以當真正敵人來時,我們就有戰力去消滅,疫苗的概念就像是演習,讓我們可以防患未然。

那如果這樣我們又何必需要前面提到的抗原呢?

有「抗原」就能設計出「人工抗體」

有時候雖然減低病毒的毒性,但始終都還是有危險性,所以聰明的科學家就想到,如果我們只要拿到一些病毒的部分,告訴我們的士兵,針對這些部分去攻擊就好,那訓練的時候就不需要跟一個完整的病毒去對抗,只要想辦法得到病毒重要的一部分,針對病毒的弱點去攻擊,那就可以了,這就是抗原的概念。

就像原文提到,他們利用基因合成的方式去合成病毒蛋白,並且純化然後取得,這就是為了能夠訓練有用的士兵。

那得到抗原之後,事實上我們也能針對這個抗原去設計相對的抗體,這種人工的抗體我喜歡稱作它們為傭兵。那這邊又可以有個疑問,既然有了這些傭兵(人工抗體),何不將它們送到我們身體去幫我們對抗呢?那是因為這些傭兵畢竟是外來的,如果將他們送到身體裡,很有可能我們的士兵也把這些傭兵當成敵人,而開始攻擊,那這樣別說攻擊敵人,可能都會先內鬥然後垮台。

那這樣這些傭兵有什麼用處呢?他們就可以拿來設計一些檢驗的試劑或是應用於研究,這樣就可以很快地檢驗出病毒或是方便實驗更進一步找到更好的方法來對抗。

回覆這篇,只想用很簡單的方式和大家分享,如果有地方錯誤或是不完整的,也請見諒。

台灣真的很強!中研院花10日設計出抗原、合成並且純化

最後,雖然文章中簡單描述中研院在很短的時間就得到抗原,但實際上去設計抗原,合成並且純化,這些看似簡單,事實上卻需要很強的技術以及經驗,甚至這種設計抗原製作抗體都可以是一名碩士生的研究計畫,往往可能都需要一年到兩年才有可能成功,所以當看到這篇新聞時,也很替台灣開心,希望這次的疫情,也可以讓世界看到台灣的強大,也希望疫情可以有效地被控制,願大家都安好!

推薦閱讀

【沒有醫護因畏懼病毒而想逃跑】政府拋「限制出國」政策引醫界反彈,急診室主任曝「感性真相」

【白牌司機的感染源破案】時隔 3 周、接觸對象超過 200 人!陳其邁曝「追查過程」讓網笑:國家機器比柯南厲害

【台灣醫療能貢獻全球防疫】登國際醫學權威期刊!台第一篇武漢肺炎論文被證「極具醫療價值」

(本文經原作者 kings37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NIAID,CC-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