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互聯網發達下,中國媒體是如何避開中央的敏感字詞或事件呢?這篇文章帶你解析中國的特色行業:網路審查員,看他們是如何幫中國媒體把關,不踩到習帝的底線的。(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pxhere, CC Licensed。

《報橘》徵才中!和我們一起讓台灣變更好 >> 詳細職缺訊息
快將你的履歷自傳寄至 [email protected]

中國為數龐大的網路用戶及嚴格的審查規範,催生出人數快速成長的職業-網路審查員。這些大多才20幾歲的審查員,原本對天安門事件等一無所知,必須經過密集培訓和通過考試才能工作。

儘管有人工智慧可以審查,但很容易被演算法騙過去

紐約時報中文網報導,儘管大型媒體公司也運用人工智慧(AI)來審查,但因為網路使用者很容易就騙過演算法,目前人工審查仍扮演重要角色。

報導以總部位在北京、承包其它公司網路審查工作的博彥科技為例指出,博彥的內容審查工廠有4000多名員工,日夜瀏覽和審查網路內容,月薪僅約350到500美元。而2016年,這類業務的員工只有約200人。

中國網路審查員內容──幫中國媒體尋找任何可能激怒政府的內容

24歲的李城志是其中一員。他的工作內容是幫中國的媒體業者尋找任何可能激怒政府的內容,他必須辨別那些影射中國領導人和醜聞的暗語,還有政府不希望人們讀到的話題。

博彥的軟體在網頁上搜索,用不同顏色標記可能犯禁的詞語。如果一個頁面上到處都是按顏色分類的詞語,審查員就會仔細查看。如果只有一兩個,基本上可以安全通過。博彥的內容監控服務應用收錄了10多萬個基礎敏感詞和300多萬個衍生詞。政治敏感詞占總數的1/3,其次是色情、賣淫、賭博和刀具方面的內容。這個資料庫還會不時更新內容。

博彥網路服務業務主管楊瀟將這家公司比作「資料行業的富士康」。但和一般製造業工廠不同的是,他們不經常加班,因為過長的工時會影響判斷的準確性。

李城志跟多數同年齡的人一樣,以前沒有聽過1989年的六四鎮壓、不知道已故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是誰。在開始工作前,他必須經過一週的培訓,老員工會向他們傳授他們以前不知道的敏感資訊。楊瀟說,他經常會從隔壁的大培訓室裡聽到「嗷嗷嗷」的驚訝聲。

現在博彥的員工都知道,出現空椅子的照片要小心,因為那可能影射不能出席諾貝爾頒獎典禮的劉曉波。網路審查員的工作會知道被官方視為禁忌的內容,李城志被問到如何看到天安門事件時說:「有些東西就是要遵紀守法。」

推薦閱讀

話都不能好好說嗎?精選十個台灣人聽到會生氣的中國用語
【希望你還沒從地球上下架】爆料中國經濟 5 大問題,知名經濟學家影片慘遭下架
【現身吧,中國的騙子】中國農作物冒充台灣小農販售有機農作物,騙取金錢和信任

(本文經合作夥伴中央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中國特色職業:網路審查員 要先惡補禁忌歷史〉。首圖來源:pxhere,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