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台灣便利超商的密度是全球第二名,平均每2,211人就能分配到一家便利商店。然而在面臨許多競爭對手的情況下,努力追求符合時代的創新,例如無人商店。

本文作者觀察統一超商(小七)的變遷,看出超商可能正遭遇什麼困境?(責任編輯:周政毅)

文/Sting Leon

在小七買杯咖啡,此景讓我沉吟許久。個人來看,小七一直是島嶼社會某種「創新介面」,其集團有製造業的基礎、也有通路的優勢、也有物流的規模、資訊流的後勤也不差,「早社會一步嗅到變動」是其持續擴張與成長的核心競爭力,「研發社會需要的新服務」是其必然也必要的。

統一超商洞察台灣社會變遷

小七咖啡,是2005年引進的,當初為了掌握尖峰時大量、快速供應、品質穩定的上班族咖啡,據聞其店內咖啡機需從瑞士進口、且一部要價四十萬。而豆源、產序、行銷、咖啡期貨等營運技術與變數也都是know how,但只要能賺錢,這些技術性問題都不重要。

關鍵在於「看出台灣社會變遷的能量,理解咖啡將從過去聚餐消費或買個休息座的附屬飲料,轉為(特別是)上班族日常生活風格的一個必要元素」這個趨勢,並用商業模式與服務流程去承接之,而形成今日年售三億杯的規模。

從上述從無到有的過程,我會說小七是一個社會創新介面,它看到了變遷,並看到了商機,它用其優勢,以商業服務述說這個變遷以及「進步」(當然有些事物在其中被消滅或犧牲)。類似的模式,還有把服務資訊化或資訊服務獲利化的ibon、以及因應電商產業的店取與宅配(雖主發動引擎不是小七,但便利店物流是關鍵)、與滿足小確幸的集點加購等;這些都回應了這個社會的變化與「前進」的力道。

小七現在變不出新把戲了

但小七咖啡已是2005年的事了,ibon跟電商物流也是那時期左右的新服務模式,集點加購似乎也欲振乏力了,小七似乎已頗久變不出新把戲了。是這社會成長緩了?還是小七鈍了?我猜都有。

小七門口的轉蛋機已出現四五年了,但算是轉蛋迷的我,認為小七轉蛋的表現不算及格,轉蛋是一種快速變換的流行物,機主必需相當注意市場口味,一週不行就立刻折賣或去化,但小七轉蛋物很少看到熱門品,蛋機賣的常常是類似長黴燒臘的過氣品或滯銷品,所以一直沒成為轉蛋界的優先通路,似乎是一種可有可無、只是為了簡單機台放置租金、多少增加收入的轉蛋機,也許也說出了小七對社會的敏銳度下降了。

我看著這櫥窗,一是感到也許是這社會已停止成長、小七找不到新商機沒有變遷可反映,變不出新花樣了,二是覺得集多重優勢於一身的小七是不是自己也停止成長了?相同主題也無法比別人更靈活,陳舊感在心中縈繞不去。

小七前的轉蛋機。(圖片來源:Sting Leon 攝影)

我不是便利商店從業者,本文的看法必有以管窺天之限,而我也了解小七只是商家的一種,營利是其目的,創新並非其公共責任與義務。我也敬佩小七的內部策略部門,我們現在享受的方便就是其實力的展現。但我也曾聽聞十多年前小七就想轉型成為電信與金流整合的業者,若台灣的法規有足夠彈性,公共管制夠有實力,支付工具很可能很早之前就會出現台灣,或能觸發更多新的應用。

當然,這樣的匯集發展會碰到寡佔的古典議題,但寡佔與否,要看公共管理的能耐,而我們規模有限,與其產業圈內眾多小朋友激烈廝殺,不上不下,集中發展也許是小國家必須面對的選項之一。

結語

這篇文比較多想說的是,個人覺得台灣社會已似遇動力不足與不利創新的情況,連小七這麼有優勢者看來都越來越不易施展,倒不是我對小七有成見,或覺得小七沒有貢獻。若有讓大家覺得過於嚴厲處,應是我文字不夠準確,也請大家包涵。

但想到如果連聚小利以匯潤的便利店業都難再找出創新服務,這社會停止成長、難以創新的景況,可能就反映在這窗景中。

推薦閱讀

【老闆,可以加薪嗎?】台灣小七店員稱霸世界,不只要能防災,未來還要說故事給小朋友聽
【皮夾消費分析】這家店的聯名促銷很棒不買不行?小心,你可能被消費者的「群體行為」綁架了
【台灣超商店員簡直神】超商開放借還書好棒?一張圖秒懂借還書服務背後的血汗

(本文經原作者 Sting Leon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在小七買杯咖啡,此景讓我沉吟許久〉。首圖來源:Sting Leon  提供。)